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二部曲的宿命--新人類計畫:園遊會
分享 | 瀏覽數: 353
|

二部曲的宿命--新人類計畫:園遊會

Author: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21年05月14日 21時32分

評論的展演: 臺北藝術節|新人類計劃:園遊會《新人類計劃:園遊會》

從2016年開始,周瑞祥企圖結合魔術與劇場的嘗試,這之間的脈絡觀察不再贅述,可參考之前的兩篇評論:

周瑞祥 《Animator2.0》--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餘音繞樑的《新人類計劃:預告會》

由於「新人類計畫」,是跨度很大很不同的嘗試,在上一篇中僅提及我對於那個轉換的欣賞,以「魔術已死」作為創作的基礎,想要以可培訓的「能力」來取代「魔術」的神奇。但卻輕忽了看完後的一個擔憂,而這個擔憂在這次的「新人類計畫:園遊會」更被放大。

在首部曲中以縝密的宣言,八大類的特訓手法,在觀眾眼前展開那有如神秘主義般的結構,由於命題的先行,格局的龐大繁瑣,使作品有種滿盈的效果,二部曲中延續了首部曲的訓練結構,但不再強調,少了那分類(念力、苦行僧等八大類)的介紹會讓首次觀看的觀眾無所適從,但若介紹了又會顯得重複,而陷入二部曲的困境,若不知背後那縝密的新人類計畫架構,即便比首部曲增加了強度與密度,看起來反而顯得鬆散。

而在首部曲中沒提出的擔憂是周瑞祥的Loading太重,從那個密密麻麻的新人類宣言,一字不漏的背完,還得在演出中背下整副撲克牌隨機的排列順序,在長達90分鐘以上的獨腳戲,對白量高得驚人,對於一般演員都是極大的挑戰,更何況當中對於身體技能的訓練,以及整場演出的專注能力,不得不佩服,但同時間也捏把冷汗,太過仰賴表演者現場狀況,密度太高的緊繃而無喘息,都考驗著表演著的體力與意志力。

新人類II-1

《新人類計劃:園遊會》演出劇照        攝影|羅慕昕        圖片提供|新人類計劃

二部曲「新人類計畫:園遊會」,我看的是雲門鏡框式劇場的版本,觀眾席的數量與距離都沒有中山堂中正廳來得親密,雖然團隊裡羅列很多演員參與製作,但仍舊是周瑞祥一人的重頭戲,一人要掌控節目結構、順序、節奏等等,在破解與重新建構新的魔術,在真真假假之間的遊走反覆,都在削弱魔術的神奇感,或是再次重申「魔術已死」的決心,讓抱著想來感受魔術驚奇的觀眾,相對失落。我喜歡從歷史、神話、經典中耙梳各種巫術、魔術與神秘學的解密,雖未從中理出個脈絡或發展成新的故事,但光是點到為止以及破除調侃歷史著名魔術表演的手法,仍舊是新人類系列中的看頭,努力進化成新人類的思維。 

若以魔術演出來看,新人類計畫像是自廢武功,看破魔術手腳,企圖鍛鍊各種意志力來達到魔術般的神奇效果,但神奇的部分終究要靠魔術手法來達成,而遊走在「魔術」與「能力」間,也很直接的反映在「好看」與「不好看」之間,究竟戲劇與魔術間的合作能走到哪裡,可能要回過頭來反省戲劇的部分,「新人類計畫」的概念先行,先以戲劇訂製好了架構,論述了未來能力的開法與喚醒,再填入各種演出來證明「能力」,但演出究竟有沒有辦法將「能力」凌駕於「魔術」之上,或是魔術、神話、歷史事件只有異國風情般的點到為止,這些都是戲劇性上可以再加強的部分,或是可以串場來分攤掉周瑞祥的LOADING。

新人類II-2

《新人類計劃:園遊會》演出劇照        攝影|羅慕昕        圖片提供|新人類計劃

相關評論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想像力不是免費的東西 --- 魏琬容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 打碎框架重生 [特約評論人] 何定照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