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頌揚多元差異
分享 | 瀏覽數: 541
|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頌揚多元差異

Author: [特約評論人] 何定照, 2021年05月12日 14時17分

評論的展演: 布拉瑞揚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

觀看時間:4月23日周五雲門劇場晚場

沒有害怕-1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演出照片        攝影|劉振祥        圖片提供|布拉瑞揚舞團

從2016年《漂亮漂亮》以來,布拉瑞揚舞團屢以讓舞者接近即興的有機演出讓觀眾驚喜,也走出舞團風格。編舞家布拉瑞揚基於尊重、凸顯舞者個體,讓舞作每回演出都不一樣,固然有走鋼索般風險;但在舞團似乎已培育出共同DNA與默契下,不但從未失手,在新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還進一步把風險暴露給觀眾看,恰恰貼近舞作主題與舞團5周年心境:好與壞,成功與風險都在其中,因為成長就是這樣。

舞作前半,舞者們如同布拉瑞揚所說的舞作靈感起源,像阿美族都蘭部落12歲到18歲的年齡階級「巴卡路耐」一樣,在教練監督、鼓勵下不停跑跳。舞者如此重複的跑跳,自然是比擬「巴卡路耐」訓練過程,每一折返循環也不時變換姿勢,既為舞台呈現添加趣味,也象徵「巴卡路耐」在訓練中的緩緩成長。

過程中,身材較豐腴的舞者孔柏元(嘟嘟)如同過去在舞團每齣舞作中,跑速總微微跟不上其他舞者,動作也較難到位。這既一如過往呈現他個人乃至舞團強調展現真實自我的特色,在這齣舞作中,更象徵「巴卡路耐」們在一致訓練下的多樣面貌。

要到舞作進入舞者獨秀段落,觀眾才可能更明白前段漫長跑跳的重要,正如「巴卡路耐」如何在看似沒有真正學習的多年體力活間,悄悄質變。當舞者高旻辰穿上高跟鞋,自信昂揚、滿場飛躍,舞團在此不著痕跡地頌揚了多元性別氣質;孔柏元則在教練嚴格但親近的陪伴要求下,用各式超限體能訓練展現過人毅力,一段極快速雙手舞蹈乃至全身靈活舞動尤讓人驚艷,說明不論胖瘦、不論什麼樣的身體,都有其珍貴與魅力。在這同時,舞者也像過去舞作中常道出個人經歷般,回應教練詢問家庭狀況「媽媽不在了」,「會繼續努力」,舞者個人史、舞團前進史與「巴卡路耐」成長史恍然交錯。

沒有太陽-2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演出照片        攝影|劉振祥        圖片提供|布拉瑞揚舞團

這也正是《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最迷人之處。當同樣歷經各種風雨勞苦,許多傳統訓練不論在舞界、軍隊乃至各種組織,目標都在展現最高標的一致性,男性更可能只訴求陽剛氣質,不在框框內的就遭排除鄙棄,布拉瑞揚舞團卻用實際的肉身舞蹈,告訴觀眾歷經同樣訓練下,每個個體都有自己的方式展現成果,而其差異與多元都值得同樣的鎂光燈與頌揚。舞團如此幾乎是個人自傳式的身體力行,讓人彷彿看到遠方的「巴卡路耐」,應該也是這樣。

爾後,舞作進入狂歡,舞者們在真實水中滑行翻滾,舞出各種當代面貌,阿輝的吉他演奏一路伴隨。而在舞作從呈現舞者從訓練到成長、到自在自得的過程中,全身阿美族服的舞者朱雨航始終繞行舞台周邊,節奏穩定前行,猶如樂曲中悄然支撐起整個架構的大提琴低音,也是鼓勵不論「巴卡路耐」或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的文化支柱。

同樣有趣的是,在雲門劇場周五首演場謝幕後,布拉瑞揚坦白此次演出種種意外:舞者許培根受傷,他的獨舞段落因此只能捨棄;阿輝演奏其中一段拍子錯了,舞者差點沒法跳。這也再次說明布拉瑞揚舞團難能可貴的誠實:如同布拉瑞揚所說,他們的舞作從不只是虛構演出,他的舞者是在台上做自己。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們的誠實從不只是直白,而是在淬鍊、深思、自我消化又超越後的溫柔與坦蕩。

當許多作品得用盡力氣,打上字幕、大白話說明各種理念或宗旨,布拉瑞揚舞團始終只用身體舞、用話語說出大海表面種種,就奇妙地讓人都懂得海平面下的洶湧,這或許得是發自內心、親身經歷的多年體會,以及因此能跳出來當局外人的藝術控制力,才能做到。沒有諄諄教條,卻能啟發思緒,沒有長篇解說,卻能詩般療癒,布拉瑞揚舞團再次展現其最動人的地方。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