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心象變形,邊界無重力⟪穿越真實的邊界⟫
分享 | 瀏覽數: 272
|

心象變形,邊界無重力⟪穿越真實的邊界⟫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元棠, 2021年04月21日 21時52分

評論的展演: 2021 NTT-TIFA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穿越真實的邊界》

 演出: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

觀賞地點:台中國家歌劇院 中劇院

觀賞時間:110年4月17日

穿越真實的邊界-1

 《穿越真實的邊界》演出劇照       攝影|陳又維       圖片提供|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本劇自六個角色分別描述了當代社會中,人們內在堆積的恐懼和壓力,或許來自資訊的流量爆炸,或許來自外界社會眼光,或許是對亡者的愧疚思念,甚或是女性身體生育的原始想望......藉由人與偶的操作對應,體現他者與自我之間的距離,在朗讀與詩意的畫面形成中,轉化為細緻的,綿密的,對於孤獨寧靜的渴望,非線性劇情,台上的人們無強烈關聯,而在此起彼落的訴說/朗讀間,與大肆開放的後台景觀,後台人員前後穿梭著於現場樂手的即時演奏/唱,與科技運用,AR擴增實境......種種帶有後戲劇劇場特徵的劇場作品,逐一將扭曲變形的心象,藉怪物紛陳,本劇的節目單提到,此台灣德國之兩國共製作品,自「山海經妖怪台灣誌想像的動物等東西方經典神怪著作汲取靈感」,於此古今對應,怪物讓當代現實中種種無以名狀得以被命名、成形,是不是因此,我們得認識壓抑的自我,並能克服那莫名的恐懼?

觀眾進場之間,台上的演員逐一將頭伸入一透明材質,懸吊著如水母般,而他們的臉即時投影,在台上圓形的幕上變形,描述著一段一段像夢境般的故事。德國導演Frank Soehnle在螢幕中說著祖父的故事,啟動本劇「真實」的基調,藉「文字轉語音產生器」的機械性和語義誤讀,揭開本劇開放性的詮釋空間,敞開的後台,黑衣技術人員前後穿梭,清潔工逐漸入戲,看見生活與戲劇的界線逐漸模糊,身旁的兒童觀眾問:清潔工是被故意安排上台的嗎?還是他也是演員?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當「邊界」刻意被模糊,其實,我們再也分不清,真實與虛構,現實與夢境,於此點出「邊界」被穿越之後,將內在翻轉而出的空間。

以回收物件製成紛亂造型的怪物偶,其「物性」與質感非固定的形體,尤其是塑膠袋的透明感和輕薄,那鬼魂妖怪的想像,操偶師靈活的展現懸絲偶動態,且懸掛上方的似水母形狀之透明物件,舞台在藍紫調燈光氤氳中,有著沈靜神秘氛圍。演員描述間,生活逸出的怪物魂魄,來自在外太空受孕的女太空人,另一人正懷念一位山難過世友人,以及一個苦於沒有反抗他人侵略性慾望眼光的人,與看似滿足於工作的清潔員.....襯以山形舞台裝置裡,電視節目主持人於即時影像裡變形的臉,此科技應用在此也指出生活資訊科技的變形,襯以經典內文之朗讀,本劇進一步將當代人的內在怪物顯現,可知怪物並無時限,昔在、今在。

穿越真實的邊界-2

 《穿越真實的邊界》演出劇照       攝影|陳又維       圖片提供|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當女太空人跟想像的小孩說話,我一邊想著,那孕育的,是什麼?不禁聯想到經典電影異形Aliens》中,人體變異狀態,這母親也有若每個體內孕育著「怪物」的人,這孕育隱喻,是意念的膨脹,是訊息過量無法消化的積累,或是「異化」的過程,此「怪物性」成為映照社會的鏡子。

尾聲,眾演員大聲宣告「我很抱歉」,宣洩內在敏感不舒適之處,舞台上的山形最後翻轉過來,內部充滿了垃圾,眾人/偶於垃圾狂歡中舞動,來自於「垃圾」回收材質的偶,終歸其中,而人呢?在垃圾中他們如原始部落歡呼著,其中逐漸的變異將往哪個方向?社會眼光無所不在的暴力,無形的宰制著內在,是否也孕育著新的怪物?

本劇深沉的提問,藉舞台正反、前後的「邊界」,螢幕前後,媒體語言與現實之間,以至在地球內外.....邊界晃動無定向的朝向無重力飛去,悲傷,詩意而美麗。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