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就在藝術空間:「細細物、座西、吧、管仔、102、垂線、遠方」方偉文個展
分享 | 瀏覽數: 316
|

就在藝術空間:「細細物、座西、吧、管仔、102、垂線、遠方」方偉文個展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高森信男, 2021年03月25日 19時42分

評論的展演: 《細細物、座西、吧、管仔、102、垂線、遠方》方偉文個展

書寫方偉文的創作是困難的,困難之處在於藝術家採取了某種有機的策略來佈局其創作方法,導致了方偉文的作品總是難以輕易描述。但在此種無以名狀的創作方式之中,方偉文的作品卻又總是如此明確;更重要的是,其作品透過符號的再現,營造出一種迷人的氣氛。

爬梳早期描述方偉文的文章,譬如李維菁撰寫的〈藉鄉愁書寫生命的旅行筆記〉一文中,便透過藝術家的汶萊出身,來描述其認同的困惑以及縈繞不去的超現實式鄉愁。方偉文於2018年入圍新加坡Asia Pacific Breweries Foundation Signature Art Prize的作品,確實已經可以窺視藝術家眼中,那座充滿異國情調的童年景觀:方偉文的立體作品令曾造訪過汶萊的人,立刻想起透過欄杆及板材所搭建的水上村(Kampong Ayer)。

展場一景(就在藝術提供)

但此種鄉愁式的擬真背後,卻因為置入了更多的現成物及符號,而產生了某種解構的張力。在方偉文為作品及展場所營造的閒適氣氛背後,我們似乎又可任意捕捉到因為精確的符號而構成的神祕感。藝術家處理符號的方法,根據其自述,是帶有過往閱讀漫畫經驗般的,將某種漫畫式的角色加以組合成無以名狀的敘事。

在此次個展中,我們可以發現牆上展出的平面(?)作品,除了畫框造型本身經過剪裁之外,畫面本身的呈現,即延展出某種立體空間的向度。反過來說,地上的裝置(姑且稱之為『水上村』)卻巧妙地融入了猶如插畫一般的符號:藝術家方偉文於此反而利用立體裝置作品,再現了某種繪畫作品的特質。

展場一景(就在藝術提供)

因此,我們可以說方偉文的創作不僅圍繞在其自身的經驗及記憶之上,藉此創造出某種連通過去與未來的孔洞;藝術家同時透過更加自由的手法,在繪畫、現成物及裝置之間自由的「書寫」。方偉文的「書寫」雖然總是不經意的勾勒出鄉愁的輪廓,但他從未被鄉愁的符號及敘事所囿。根據旁人的描述,藝術家在布展的過程中呈現出一種自由的狀態,甚至在開展之後也允許作品的變化及素材的增減。也許正是這種自由性,自然而然地便營造出筆者所謂的「書寫」特質。

而這種自由度,亦來自於藝術家本人的生活及創作方式。以比較浪漫化的方式來描述方偉文,若說藝術家的認同、童年、鄉愁、疏離等因素建構出了一座記憶的王國,即便藝術家被囚禁於該王國之中。但在這座由過去與未來疊合而成的王國之中,方偉文是這座王國想當然耳的國王,他既是囚徒、亦是自由的創世者。

展場一景(就在藝術提供)

***
「細細物、座西、吧、管仔、102、垂線、遠方」方偉文個展
地點:台北就在藝術空間
時間:2020年2月27日至4月3日

相關評論

物的倫理學:關於方偉文的野生宇宙 --- 王聖閎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