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未來之中的人性探索 《猛瑪象牙》
分享 | 瀏覽數: 227
|

未來之中的人性探索 《猛瑪象牙》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元棠, 2021年03月15日 13時07分

評論的展演: 鐵支路邊創作體第25號作品《猛獁象牙》

演出:鐵支路邊創作體

觀賞時間:110/3/6 19:30

觀賞地點:台中國家歌劇院 小劇場

猛瑪象牙

《猛瑪象牙》劇照       攝影|京贊影視       照片提供|鐵支路邊創作體 

本劇由林信宏導演,劉勇辰編劇,藉由戰爭中倖存博物館與其中角色,在時間長流中,往返展開對於文明與人性的辯證。高掛牆面的珍藏「猛瑪象牙」,象徵著人類文明的開端,萬物之靈統管世界的起頭,悉心保管的文物是殺戮的證明,在此基調之下,本劇開展頗具野心的格局,時間設定在未來,然而追溯遠古,世界進步的動力來自慾望,角色在終究毀滅的結局中抉擇,人類看似對救贖絕望卻屢次提起,推進至仿生人身處數位科技中的死後世界想像。

因戰爭而被遺棄的博物館中,忠心看守文化遺跡的博物館館長(彭瑋廷飾)收留了三位仿生人,他們各自有著不同的任務,戰爭仿生人萊卡(陳懷駿)、家事仿生人倫巴(童謹利飾)、與戀愛仿生人奈美(李筱希飾),他們暫時平安的在博物館中,懷念過去人來人往,等待人類回到博物館。博物館外是荒涼戰場,內外氣氛產生對比,以「仿生人」為主角的劇情中,士兵(鐘秋山飾)在外領軍衝鋒陷陣,對於仿生人則有如缺席隱身的造物主,卻也是具有原慾甚至獸性的破壞者,相較之下,仿生人因程式設定的限制,思考專注在任務上,而顯得純真善良,戀愛仿身人卡漫形象之女性身體物化感,在性愛場景與舞蹈中直言不諱,身為男性慾望投射之載體,強調肉體感官的發洩,也使得戀愛仿身人對於戰爭仿生人的愛慕之情,顯得崇高,追求精神性。對比了人類的複雜自私,於此想像,諷刺人性,在數位空間的潔淨永生中,提出救贖的可能指向。

仿生人因其「有限」與「故障」,而彼此幫助顯現情感,士兵多次引用聖經,於造物與受造物的兩方,引出無情毀壞的原由脈絡,兩相對比之下,顯現恩典的稀缺,在本劇直指位格於人類之上,神的缺席,在殺戮之氣間,「平安夜」的曲調,是諷刺也是渴求, 此厭棄與追尋凸顯人類自身的限制,亦即是否真能擔當為全知全能者?本劇展開的大哉問,於未來人工智能的科技哲學與道德兩難,在角色行動與自白間,推進遲滯且相互糾結;文物保存與戰爭的不可並存,是否也是人文與科技進步的互相排斥,戰爭若為進步的必須,是否能給予破壞理由?種種問句,則在結局的數位永生空間裡,暫時存放。

空間調度上,本劇多以影像思考,屢有創新畫面動態,然而實際操作上,或許也因此扁平化。末世空間氛圍的營造,因影像使用,具有小劇場視覺上的開創性,例如一開始閃現有如電影分鏡般的戰爭場面,與偶像團體的舞蹈,大型投影與動畫設計,形成獨特的空間感,在視覺上,讓觀眾感到驚奇,此「奇觀」精彩,且得以產生時空之穿梭感受。然而,現實的地心引力為難以突破的物理慣性,些許片段所欲帶出的穿越感略有限制,演員表演恰如其分,表現仿生人的情感在突破自身侷限之餘,凸顯了科技必然「漏洞」;主題弘大,劇場科技運用上具有可觀之處的演出,服裝設計可圈可點。賽博格(Cyborg)在無邊無際的未來之中,成為人類的鏡子,則更重要的是,人類在當下是否能掌握慾望,於信仰道德的約束中,是否能夠得到自由。

猛瑪象牙-2

《猛瑪象牙》劇照       攝影|京贊影視       照片提供|鐵支路邊創作體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