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高美館:歐布澤宇宙(方彥翔策展)
分享 | 瀏覽數: 401
|

高美館:歐布澤宇宙(方彥翔策展)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高森信男, 2021年02月28日 16時41分

評論的展演: 歐布澤宇宙

高美館於2018年引進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裸」時,便曾邀請時任館內策展人柯念樸策畫「靈魂的墓穴、神廟、機器與自我」。「靈魂的墓穴」一展便呈現了高美館自日治時期現代美術至解嚴後當代藝術之中,關於「裸畫」或「裸體議題」的典藏作品。該策略不僅藉此讓參觀「國際大展」的觀眾得以同時瀏覽台灣的「對照組」,並活化典藏品的議題性之外,高美館同時也有意識的藉此培養館內優秀策展人才。延續此策略,為了對應「黑盒-幻魅於形 : 湯尼.奧斯勒」大展,高美館推出了由館內策展人方彥翔所策劃的「歐布澤宇宙」予以回應。

蘇匯宇,未來的衝擊,2019。展覽裝置現場。

蘇匯宇,未來的衝擊,2019。展覽裝置現場。(高美館提供)

相對於湯尼.奧斯勒的作品圍繞在影像的幻魅性格,方彥翔所策畫的「歐布澤宇宙」則反而以「歐布澤」(Object)來討論影像所乘載的物件,並以此作為一種敘事上的策略。在本展之中展出的許多作品,皆圍繞著針對物件的敘述及延展。舉例來說,吳其育於2008年創作的系列作品,以45奈米晶圓作為某種調侃的物件;韓國藝術家金雅瑛(Ayoung Kim)的作品《孔隙谷2:搗蛋鬼的陰謀》則是圍繞著相貌類似於愚人金的奇異礦物;袁廣鳴此次展出的《預言》(2014)則是直接以實體的「物件」來回應這則關於物件與媒體之間的命題。

張騰遠,任務十七 - 踏正步男子,2009。展覽裝置現場。(高美館提供)

當然筆者在觀看本展時,仍舊有些許困惑:譬如許淑真及章光和的作品呈現出面向自然想像的切面,而洪素珍2007年創作的《眼中人》實則回歸至錄像/影像創作中關於視角及被攝者/凝視者之間互動關係所衍伸的古典命題。確實對於多數美術館而言,在面對典藏作品的鋪陳及再現時,勢必會面對敘述邏輯上的困局。美術館的典藏作品會隨著收藏時代的差異而產生不同的判準,然而若要避免掉「集錦式」的展覽鋪陳,勢必在論述的難度上亦會有所提升。此展的另外一個挑戰或許是:相對於「靈魂的墓穴」一展,「歐布澤宇宙」所使用的空間更為「遼闊」,該展完整使用了104、105展間的挑高空間及其二樓迴廊。這樣的空間確實不利於媒體作品的展陳,策展人事實上已盡了最大的努力來平衡作品與空間之間的關係。

章光和,2010植物誌二,2010。展覽現場。(高美館提供)

但若回到該展當初的趣旨:創造與湯尼.奧斯勒得以對話的本土/亞洲脈絡,則從空間的角度來看,難免令人覺得兩個展覽的空間使用處境反差過大。至於這樣的策略是優點還是缺點,則是見仁見智。不過筆者還是必須強調,此種策略確實開啟某種面向觀眾的態度及論述的空間,從「靈魂的墓穴」至「歐布澤宇宙」,該兩展所處理的不僅是典藏的問題,亦已深入展覽書寫的幾道基本習題。

***
「歐布澤宇宙」
策展人:方彥翔
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一、二樓
時間:2021年1月23日至5月9日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