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關於身體、關於女性、關於自己的《少女須知(後)》
分享 | 瀏覽數: 117
|

關於身體、關於女性、關於自己的《少女須知(後)》

Author: 林彤盈, 2021年01月17日 19時21分

評論的展演: 2020臺北藝穗節 蘇品文《少女須知(後)》

“相信你的身體,關於對與錯,它的直覺反應更勝大腦。”-露琵・考爾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場表演,場域位在大稻埕內的思劇場,一個內斂卻充滿創造力的地方,一進到二樓首先看到表演者赤裸上半身躺在地板上,她似乎已經進入忘我無他的境界,當觀眾魚貫入場時大家馬上從興奮的情緒中收斂起來,似乎這個場域的氣氛應該是私密且安靜的,也因為空間是自由入座,所以大家可以選擇舒服的地方觀賞表演,而我是第一次看表演所以不敢和表演者有太近距離的接觸,包含眼神,所以我和我妹選擇到二樓成為我們在這場表演的容身之處。

時間一到穿著黑色工作褲的蘇品文坐了起來,拿起梳子開始梳馬尾,有點粗暴、有點隨性,好像有著一種淡淡的對比,穿著中性(甚至有點男性意象),對比梳著頭髮綁起辮子的行爲,為這場女性主義的表演揭開序幕,看表演之前知道這是一場為期十年用一本名為《少女須知》的書,以及女性主義串連起來的計畫,但不知道一開始的方式就是這麼直接(裸體、嚴肅、直搗黃龍的挑戰性別這件事),讓我在一開始就被蘇品文的氣場震撼到。

一本放到現代看不合時宜到有點搞笑的書籍《少女須知》擺在桌上,在《後》的這場表演扮演了食譜的角色(之前從網路的資料來看這本書又變成禮儀的典範等等),食譜之於大眾是怎樣的概念?是一種需要把材米油鹽醬醋茶精細處理的量化行為,蘇品文的角色及是這場烹飪的大廚,在家庭中擔任這項要角的通常是母親、女性,蘇品文似乎想樣打破這樣的框架,她在表演一場屬於她的烹飪的獨角戲,忘了說,當她翻閱《少女須知》時,耳機內的音樂大聲到讓我們也約略聽到(我在二樓),而她準備處理食材去時,沒有刀子、沒有輔助工具,徒手將木耳、香菇、橄欖等食材捏爆、拍碎,並且全部丟到電鍋裡,隨著電鍋的蒸氣四溢蘇品文爬到桌上並以半跪半趴的姿勢讓身體感受蒸汽,她隨著蒸汽和音樂律動,一開始的含蓄、享受到後面伴隨著呻吟、悶哼,讓觀眾的情緒也越來越不舒服、越來越尖銳,因為我的視角是在屁股那一面,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從她的律動、她的聲音甚至顫抖的方式都是讓我感到痛苦的,好像一開始是要傳達女性對於性的快感(又忘了說,當她爬到桌上時已經是全裸的狀態)是能自己控制的,但越到後來又好像不是那麼單純的一件事,似乎是要控訴什麼,還是要等著一股從身體爆發出來的壓抑能量?

當我以為會有在進一步抒發的什麼時,蘇品文平復情緒調整呼吸爬下桌子,把衣服穿上,耳機拿下來,下台一鞠躬,整齣戲陡然劃下一個句點,我一下子無法收回情緒,等大家拍手歡呼時,我才從剛剛的表演中回神到現實中,當下對於這場表演我只有一個想法:太有能量了!用身體去呈現這種外在的純粹的裸加上內在的一種複雜的情緒和枷鎖,疊加在一起的強度,真的很驚人。

於我而言這也是一場回家後才能細細回味細節的表演,例如「裸」在這場表演的必要性,原本我認為裸是一種噱頭,這件事情的必要性好像是要刻意強調平等,可是結束之後我反思,因為當時表演的環境營造就像在家裡一樣,所以裸不裸這件事似乎不是那麼重要,而是要回歸到觀眾本身對於裸這件事情的看法,裸體挑戰的不只是表演者更是關者,因為大部分的人尤其是男性,在凝視一位女性的裸體時應該是不安的(不管是對異性戀還是同性戀都是),基於文化、風俗、身份等等因素都會影響到觀看這場表演的體驗,我們是在「你必須把衣服穿好,不要隨便露腿、露胸,這是在保護你」的諄諄教導之下大成人的,所以對於第一次就看到那麼衝擊的表演除了不適應之外,更多的是激發了我對於整場表演的反思,她對於身體、界限的挑戰以及坦蕩面對慾望這件事在她的演繹之下成為了生活的一種方式,甚至在處理「被凝視」這個議題上也有新的詮釋即見解,在後續的座談會和工作坊中提到:「裸體不需要用很艱難的理論或學術去去談論,轉而用直接的方式去感受和察覺,你將會發現,身體和自己的連結是很自由的。」

相關評論

裸體午餐 細微生活處挑戰性意識 --- 羅苑韶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