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蝕物鏈-我們正侵蝕著自己
分享 | 瀏覽數: 113
|

蝕物鏈-我們正侵蝕著自己

Author: Bella, 2021年01月15日 21時11分

評論的展演: 軟硬倍事 陳彥斌 Fangas Nayaw《蝕物鏈》

一切都是從死亡開始。

 

在五感逐漸脫離自身之後「聽覺」不斷的擴張,四周的一切將會變得尖銳、清晰可見,在這個鏈鎖的過程中,最終,還是回到了人類的身上。

 

在走進黑暗的小房間內之後,每個人都坐在椅子上圍繞著餐桌,然而在這個餐桌上,聲音成了我們唯一的知覺,自白、哭泣、切割、追查宛如幽靈般地在我們身旁飄盪而揮之不去,在堆疊的聲音與幻影中一起意外的食安事件浮現出來,聲音在耳朵裡滾動著,一層又一層地包覆著感知,人性、生態、經濟、政治堆起了層層地權力的鏈鎖,而聲音是唯一能連結彼此的鏈鎖,在主觀與客觀立場之間如同羅生門般的劇場,人類正侵蝕著食物,而如今,食物也在侵蝕著我們。

 

《蝕物鏈》以聲音做為數位科技媒介,運用Ambisonic(環繞聲音技術) 建構聲音劇場。揭示了「人」與「社會」「自然」三者間緊密聯繫、擾動的關係,食安問題意味著人類與社會自然體系間的破裂關係,它並不是社會的漏洞,而是整個體系下的惡果,桌盤上的豔麗的食物,在聲光中掩蓋著他們的毒素,在食物鏈不斷循環的過程,最終還是回到了我們的肚子。

 

第二個場域充斥著廣告標語與喧囂的聲音,電視新聞與廣告洗腦著我們,穿梭著名人的聲音,如同數位科技狂潮席捲著我們,而我們被淹沒在資訊狂潮之下,資訊在我們社會中無所遁形,隨意穿梭著我們的身體與社會之間,久而久之人民成為了空洞的木偶,遵循著權力者的話語…如同食物一般…任人宰割

我們可能就是那隻雞,桌盤上的那隻雞、我們口中的那隻雞、最後的出現的那隻雞。關於雞的描述,從雞的形象到雞的食物各式各樣的描述,分解了「雞」這個這詞彙,第二場域的體驗之中,是參與式的體驗經驗,在一段吵雜的廣告、名人的宣告過後,讓我們說出對於「雞」這個生物的描述,活生生的雞從他的口、耳、眼、鼻、雞冠、顏色,經過加工最後來到我們的餐桌上成為各式各樣的料理,從自然界中經過經濟、社會層層的權力鏈結來到我們面前,而身為人類的我們,又與餐桌上那隻雞無異,生活中總是充滿了各種聲音,人們容易聽信廣告買商品、相信政治人物的宣言,話語就如同權力般的指引著我們的方向,在經過一連串的話語洗腦過後,我們會更沉浸於當下的體驗,在不知不覺中服從話語的權利嗎?

 

下一個場域是由物件與聲音所建構的,一群顛三倒四的物件,刺眼的霓虹燈、倒塌的大型刊版上寫著幸福的字眼、成堆的娃娃群與落魄的住家環境,看似毫無關聯的物件奪走了視線的焦點,擺置了看似犯罪現場般的黃色立牌,眾人在其中漫遊,選取場地聽取聲音。

就像是在廢墟中飄盪的幽靈。我們所及的一切都是他人所遺留下來的殘骸,以視覺以及聲音去進入場域中,彷彿人活生生地坐在我們旁邊執行著他們的生活,這些錯綜複雜的聲音好似穿越了時間與空間,也成為了死亡遺留的最後遺跡,物件看似無關卻又關聯,似乎告訴著我們所有事情都是環環相扣的,聲音就這樣穿透了過去現在與未來。

 

最後一個場域有一隻活生生的雞,旁邊掛著四個笑話,讓人們票選出最有趣的,似乎在人類的話語中有充滿著食物鏈,當我們在描述雞以及雞的食物時,在這個話語-權力的當下,也產生的鏈鎖,利用消費他者來取得權力,食物鏈不僅僅發生在物種、生態系之中,更是發生在我們社會中。

 

《蝕物鏈》連結了生態系以及人類社會,以食安問題作為導線,發現一切的源頭就是我們人類,人類在創造權力的當下也在毀滅自我,而聲音成為了無形中跨越人類社會與生態界線的角色,當環境的一切竟溶解於聲音之中,便成為了透明的,話語於是宰制了權力,成為了侵蝕的他者,以及彌留下來的痕跡。

相關評論

蝕物鏈 用聲音提醒健忘 --- 吳欣蕙

「蝕」人性也 --- 林思嘉

ㄕㄥ ㄩˊㄑㄧ ㄆㄧㄢˋ中潰,饋,貴的哀愁:陳彥斌 & C-Lab《蝕物鏈》 --- 王寶祥

飛蚊症、閃光幻視、幻聽 --- 黃大旺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