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民主不需要國王 政治嘲諷戲可以這樣演
分享 | 瀏覽數: 260
|

民主不需要國王 政治嘲諷戲可以這樣演

Author: [ 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20年12月25日 21時56分

評論的展演: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人民之王》

人民之王-1

《人民之王》演出劇照      攝影|陳藝堂      照片提供|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舞台上來來去去的爆滿文字:說出來的、字幕顯示、標語、跑馬燈裡走動的、歌唱的、詠唱的,創作者要表達的何其多,身為觀眾,我聽進了多少?讀節目冊,原來導演設定本劇的副標是「集體獨白」,原來劇作家葉利尼克的文本特質是「文字轟炸」。這是葉利尼克的劇本首次在台灣演出,讓我們近身體會希臘悲劇的敘事流動,摻雜大量現實新聞事件,一種震撼體驗。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葉利尼克的劇本《邁向王道》,由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演出,導演Baboo和丹麥年輕導演Liv Helm合導,台北版劇名《人民之王》,是劇作家在川普2016年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時開始撰寫,而台北演出正好在川普競選連任失利的202012月,一種頭尾循環的巧合。戲還沒開演,舞台上可見川普肖像,工作人員反覆正掛、倒掛、暫擱一旁或移走?重演大選後膠著數周的狀態。而戲裡,不論是提到消失的文茜世界週報、或前總統的眼袋,都是還沒涼掉的熱議話題,令人好奇演出劇本的琢磨方式。劇場外劇團的工作台,劇本賣到缺貨,反映觀眾心態,普遍渴望認識原著及台版劇本的發展過程。

開場登場的女先知能預言又欲言又止,其他演員集體疊句念白,彷彿借古典戲劇的形式,但很快在道具的操作下,台上揉捻出新元素。每一演員各抱起喇叭自由轉向,主要說話的是誰呢,是喇叭音箱傳出來的、或是演員?喇叭載體傳出台詞,給了這些音箱角色地位。喇叭和演員的界線和角色競合之後又再出現。聲音的多元性在這齣充滿(各形式)文字的戲劇裡很重要,節奏在演員唱歌、rap、及詩歌讚詠當中起伏。

人民之王-2

《人民之王》演出劇照      攝影|陳藝堂      照片提供|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無聲的文本有時來得又急又快,在台、美前任總統大匯集的段落,全部劇情以字幕呈現。有些容易懂像是「最熱銷週邊商品是綠色毛帽」、「喜著紅色短褲慢跑」,有些需要稍微想一下,但字幕機下一句推著上一句不斷湧出。 

劇中多處無聲文本和有聲的撞擊,實在爆笑。暴動小貓高舉標語Let Go of My Pussy,隨後被一個「戰神」姿態的人批評:「在台北的抗議標語為什麼寫英文,這句話說來就是『放開我的B』。」有多少觀眾還記得暴動小貓團體呢?但如果跟你說,有個年輕龐克音樂團體在教堂演出,批評他們的總統,被指褻瀆,然後被判「流氓行為」有罪,很多人一定會驚呼不可思議。

莎妹這批資歷成熟演員亦嚴正、亦詼諧的演出,使得連串伸張女權、失業弱勢勞工、移工、移民他國同時戀戀台灣健保的老人、政治人物鋼鐵粉絲等等沈重議題,因穿插接龍唱歌、搖滾或饒舌、移動走馬燈或誇張的詩歌表演,讓人對任何沈重詞鋒都能哈哈大笑。

許多情節指涉真實人物,當劇情嘲諷川普時,我想到在美國大選期間,台灣是最支持川普的國家,不免懷想這齣戲是否能在川粉的心底種下質疑的因子,進一步思索我們身處世界的現況。分裂社會的對立兩造都宣稱有民意後盾,此時,民選領袖應該是捍衛民主的守護者,重要的是,領導人及執政團隊能否心存廣大人民和未來世代,而不是方便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中(或他手中);另外,人民在兩次選舉當中,除了投票,是否能行動監督政府作為,而不是將領導人投射成明君,等待德政出現...

葉利尼克2017年完成這齣劇作,90多頁獨白,充滿多樣詮釋可能,她也同意創作者刪改她的文本,歐洲已有多名導演樂於挑戰搬演。Baboo及莎妹的台北版本依循原劇作的眾聲喧嘩,令人樂見貼近時事的樣貌。來自奧地利的葉利尼克給我的啟示是,台灣一向缺政治嘲諷創作,多希望能有更多創作者去顛覆權威、揭露從眾的媚俗,不只從美術、戲劇或舞蹈,而也能從漫畫、脫口秀、政治評論或談話節目等不同媒介,多方位滾動,多給我們社會注入清新的氧氣。

人民之王-3

《人民之王》演出劇照      攝影|陳藝堂      照片提供|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