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溫柔與勇氣的光輝⟪愛唱歌的小熊⟫
分享 | 瀏覽數: 554
|

溫柔與勇氣的光輝⟪愛唱歌的小熊⟫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元棠, 2020年12月02日 09時03分

評論的展演: 夾腳拖劇團《愛唱歌的小熊》台中場

演出:夾腳拖劇團

時間:1091127  19:30

地點: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舞蹈排練室

愛唱歌-1

《愛唱歌的小熊》演出照片       攝影|陳又瑄       圖片提供|夾腳拖劇團

本劇改編自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先生的生命故事,未看戲之前,筆者好奇的是,兒童劇將如何呈現那命運不得自主的年代,故事呈現人物的悲憤壓抑之外,演出如何兼顧美感,且能讓孩子體會?愛唱歌的小熊先是以繪本出版面世(本劇編導吳易蓁著作),接著於2019年由夾腳拖劇團製作首演,以此內容製作兒童劇,國內少見。

觀眾席與舞台沒有分別,大家席地而坐,黑膠地板上,有幾個白色大小不一的呼拉圈,四周有樹和蘋果環繞,小觀眾坐得舒服,四位演員行走觀眾之間,環繞與距離感也都適當 ; 故事簡單易懂,森林中愛唱歌,愛吃蜂蜜的熊「Lala」(譚天飾),與好朋友「Jowe」(何安妘飾)等動物,共同快樂地生活著,但兔子侍衛(錢君銜飾)的出現,奉國王命令不准他們唱歌,而抓走了Lala,關在島上,在那裏動物們必須做苦工,「Lala」認識了勇敢的「Dodo」(陳佳豪飾),對抗侍衛因此被處決,而幾經波折,「Lala」得以被釋放。

演出與真實事件得以保持距離,但在兩相對應之間,確實感受到令人窒息的時代氣氛,由動物角色可愛的外貌與個性,處理事件中的生死悲切,以反覆,與非語言的語言,形成讓大小觀眾都能理解的語境,演員的口技、小丑肢體等等,在動作與聲響上編排豐富,在沒有第四面牆的假設下,時時與觀眾互動,於是觀眾作為旁觀者,也是在事件中的目擊者、參與者,例如當持有紅蘿蔔的兔子侍衛,規訓動物的過程,也讓觀眾隨口令動作,其實也有了權威者規訓觀眾的隱喻。 

愛唱歌-2

《愛唱歌的小熊》演出照片       攝影|陳又瑄       圖片提供|夾腳拖劇團

在劇場中以動作與簡潔的佈景,生成時代景觀,讓觀眾身歷其境,像是演員舉起輕柔的布成了浪,越過觀眾頭頂 ; 以及綠島那洞穴與光的畫面,和抬頭仰望星星排列,則看見思念的人......這些詩意的體會,重拾那痛苦低吟,時代磨碎的靈魂,而成為未來放膽歌唱的契機 ;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偶戲的調度,例如熊到了島上,運用偶與操偶演員之轉換,代言的轉化空間,大小畫面的轉換,如滿場行走的演員飾演之動物角色,轉為小型的偶在桌子舞台表現當時政治犯日常工作的勞苦,透過簡易的假設,即可產生許多想像,讓觀眾穿梭其中,這也是本劇在默劇肢體與擬語言的設計中,絲毫不譁眾取寵,而是深刻細膩的調性,將這般沈重議題,得以兼具娛樂與內在探問,唯在擬語言的設計上,反覆略有疲勞,或許也可考慮再減少「敘述」的目的,讓畫面生成更為完整。 

看這部戲時,屢屢想起德國哲學家班雅明在書寫柏林童年的情景,其在逃亡漂泊之際,寫下了童年的「零時」,人生際遇與藝術表現之間的昇華即在此。觀賞本劇後,筆者發覺,在場大小觀眾能在其中看出不同層次,而獲得感動,其清新、謹慎而不流於理所當然,藉由動物角色將歷史尋出另一層的人性光輝,傳遞這個島嶼曾有的白色恐怖氛圍,與得來不易的民主,演出清新溫柔,情感真切沉靜,質感內斂飽滿,使人回味再三。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