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愛的呈現—倉央嘉措的情與詩」
分享 | 瀏覽數: 131
|

「愛的呈現—倉央嘉措的情與詩」

Author: 梁喬雁, 2020年11月03日 23時37分

評論的展演: 「愛的呈現—倉央嘉措的情與詩」

詩與音樂的合作是一種跨界的運用,玉舞團  華團長在創作舞上做跨領域/跨文化的呈現。

回顧2019年這場表演在中山堂演出受到的好評。那是一場我錯過的舞蹈表演。當時華團長將舞作取名為「在愛裡流浪—倉央嘉措情詩」,因錯過上次演出,於是再回顧當時的收錄片段。,才注意到名稱小改成「愛的呈現—倉央嘉措的情與詩」。除了名稱不同,室內場相較於這次戶外場林家花園,林家花園的場景反而呈現出更為細膩情感,也許是在有歷史的且富有人情的林家花園,場景有如時空交織的歷歷在目。時間符碼的意涵更為強烈。

「聽聲音在哪兒出現?」……。歌手楊影悠悠地唸詩與溫暖的歌聲、不疾不徐的步伐是這場舞劇中最好的串場。每場的轉折與舞者的交織,結合東方柔情與西方的狂放,引導著觀眾進入劇場情境內。

我以謝喜納的「環境劇場」理論來作為分析,「愛的呈現—倉央嘉措的情與詩」,「劇場」使用林家花園的空間作為表演場所。而「環境劇場」理論中強調戲劇與觀眾間的互動,在這場觀眾隨著舞者在環境內走動,尾段舞作的結束再將道具與觀眾互動,也可看出些許端倪。我們是否可以界定為跨文化的表演,以服裝符碼—古裝和以詩歌唸唱及西方舞蹈呈現,兩種以上的傳統並置,可推論為是一種跨文化的表演。

這場戶外場的觀眾人數本來限定的三十人,也由於「劇場」為開放空間,因此也多了更多的挑戰。包含動線會被觀眾限制、時間因觀眾在走動路徑上而有拖延,「劇場」聲音的控制。這些因素在創作者的預估中都是需要現場做調整,實為不易的表演。

我很喜歡這次跨文化的表演,每個場景常常讓我有時空畫面輾轉變化的感覺,尤以在第二幕的對唱及舞蹈詮釋內心;當時,油然從心中的感動泛淚。這樣移地在戶外的演出與劇場內帶給的感動實不能相比。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