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 打碎框架重生
分享 | 瀏覽數: 303
|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 打碎框架重生

Author: [特約評論人] 何定照, 2020年10月28日 08時32分

評論的展演: 臺北藝術節|新人類計劃:園遊會

《新人類計劃:園遊會》演出照片     圖片提供|新人類計劃      攝影|秦大悲

當周瑞祥咬碎玻璃那刻,我感覺有什麼隨著他咬碎的聲響誕生了。那是真實與偽裝分界的碎裂;是界線抹消時迸發的奇異之美;更是如該劇脈絡呈現的,對所謂人/巫階序、「正常」界線的激越質疑與反撲。

新人類計畫第二年,周瑞祥等人宣稱為觀眾準備一場園遊會。若光如DM文宣所顯示,很容易讓人聯想《七龍珠》悟空式修煉,或李嗣涔式超能力奇觀,還好創作者以質疑獵殺女巫史的企圖,為該劇提供強大骨架,讓該作有了哲學思維與顛覆野心,更讓魔術呈現娛樂之外的可能性。

全作很大主軸是中世紀女巫「阿尼瑪」的日記。藉著要觀眾傳遞日記,念出阿尼瑪當年目睹人們如何獵殺其所宣稱的女巫,許多時候並以「魔術」未卜先知或呼應觀眾所念內容,周瑞祥試圖讓觀眾漸漸認同這些遭誣告的「女巫」。她們的無辜慘死,村民的相互猜忌,甚至阿尼瑪在何種規訓下自認女巫,都讓人心有戚戚焉。

隨著此主軸,劇中也一一表現周瑞祥所稱新人類的八項能力潛質,並邀觀眾參與,包括從體內冒出火、訓練腹部成堅硬盔甲承受他人一拳、催眠,乃至要觀眾看裸身男女模擬性行為等。藉著這些大多為魔術的手法,周瑞祥同時在問:這些是巫行嗎?是該被處死的罪或其實是更高能力?誰來決定人/巫乃至更多類別的界線與高下?人若能訓練為巫,階級豈不更高? 

英國著名人類學家瑪麗‧道格拉斯名作《潔淨與危險》中,指出在各社會文化系統中,汙穢意味違背社會規範和秩序,因為跨了不該跨越的界限,造成人們恐懼,人們也因此產生種種禁忌、儀式與對犯罪的懲罰,好維繫社會規範。這類界線二分,還往往有高下之別,有時還是源於恐懼異於己者對自己可能的損害。人類對女巫的獵殺,正是如此。

然而周瑞祥藉著邀請觀眾和他一起「吃玻璃」,巧妙扭轉了歐洲中世紀人人為自清而獵巫的黑歷史。當觀眾也吃起「玻璃」,等於認同過去被誣為巫者,不再獵巫;他們還會輕易發現,自己吃的玻璃其實是冰糖,但周瑞祥咬得嘎嘎作響的,似乎才是真玻璃--真正的巫術,或說曾被誤解為巫術的魔術。人/巫階序,在此翻轉。

誠然,《新人類計畫:園遊會》並非每個片段都經縝密思考串連,不少時候也僅像劇名所示,有如園遊會式誇耀展現。但光是藉由魔術表現出一般戲劇難以表達的強大張力與思想,並革新魔術的傳統意義,《新》的創新格局就值得喝采。未來,新人類還能怎麼發展?創作者的下個作品,很快要回答他們自己與觀眾。

新人類3 《新人類計劃:園遊會》演出照片     圖片提供|新人類計劃      攝影|秦大悲

相關評論

《新人類計畫:園遊會》想像力不是免費的東西 --- 魏琬容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