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老人流:演化洪流裡 人人都只是一丁點存在
分享 | 瀏覽數: 523
|

老人流:演化洪流裡 人人都只是一丁點存在

Author: [ 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20年10月05日 23時03分

評論的展演: 老人流

老人流-1

作品《老人流》      圖片提供|闖劇場       

青年創作者陸續以老年、或生病的父母為主題創作,讓我們看到年老過程獲溫柔關注的社會現象。黃懷德創團作品「老人流」點明以自己的阿公進入老年做發想,他個人編舞生涯邁入新階段之際,選擇對他來說仍陌生的人生階段做發揮。在孫輩眼中曾是英雄的阿公,放進人類演化史,就是一個常數。末尾,一群長者隨編舞家跳著一致的動作,讓我們看到,身體在時間流裡各自型塑出不同姿態,只要選定特定時刻,我們仍可齊一舞動。

黃懷德選擇獨舞作為「闖劇場」的創團演出,簡潔舞台上,他和麥克風架跳舞。道具運用很精彩,麥克風線作為切割空間的線條表現,碰撞發出的聲響作為無音調配樂;麥克風本身的形狀放進下體,又足以讓全場年輕女孩驚叫。口袋裡的硬幣掏出灑地上,可反光、可有叮叮咚咚響聲,是流失(時間、精力)、是無奈。麥克風架簡單拆卸,分掛兩手,成未來時代手臂。

開場,麥可風同時是舞者旁白的正當工具,當他甩動麥克風線,讓麥克風頭朝地碰撞、或作勢甩出風聲,他在黑色調的舞台,隨狀似麥克風發出的各種呼嘯破音做出有重音的機械動作,機械感讓舞台氛圍成銀色調。

如果不刻意為舞蹈置入故事,這樣銀色和黑色的獨語敘述調性很適合獨舞。不過,節目單上作品介紹和創作起源和發展,黃懷德一而再說明「老」是他的創作主題。他提到「心目中如同鋼鐵般的男子(阿公)已經坐臥在床,連自己起身吃飯咀嚼的力氣都沒有....」加上他在舞台上的自述,觀眾於是被引導到老人的意象。舞者在台上以下半身做支點,上身鬆開所有關節,墜地起身再墜地,我以為看到曾勇健的阿公輩如今身體變得必須依賴他人協助,而他緬懷身體的感受從隨心所欲到不能控制,他正反覆咀嚼著不解和惆悵。口袋中錢幣掉滿地,我以為看到老人失去精力,日常生活開始必須依賴他人後,口袋裡的錢幣也不重要了...因此在舞者捧起錢幣的段落,響起電子聲,我以為是援用遊戲補充生命力的概念... 

這一切的一切,在編舞家拿起麥克風進行作品解說後,必須全打破。「懷德老師」(他在台上自稱)擔心觀眾「看無」(看不懂),於是細細解釋前面已演出段落,原來他是以人類演化史,反映他對老年狀態的省思。原來吃東西的是猴子(猿人)。

我發現自己與創作者想法不一致,快速扭轉頻率調成編舞家訂定的,在後面約1/3試圖朝他的構圖前進。一種想法碰撞的狀態。但是藝術作品是否就交由觀眾詮釋,舞蹈作品不一定要安排直線故事呢?

台上的黃懷德是充滿魅力的演出者,自演化史看老年,他從猿人世紀起始,飛奔到未來世紀回看現時老人,最後乾脆請真實的年長者上台,讓我們直視接近老年的臉孔、體態、行動,回歸黃懷德所說以「輕盈之姿越過生命之重」,老年議題,他是重重提起,輕輕放下了。

老人流-2

作品《老人流》      圖片提供|闖劇場        

相關評論

我以為是小船,結果是電動馬達船的《老人流》 --- 魏琬容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