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魏欣妍「與我散步(在光州)」
分享 | 瀏覽數: 915
|

魏欣妍「與我散步(在光州)」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20年08月24日 17時32分

評論的展演: 出訪藝術家聯展—「找尋呼吸的路徑」

  從日本、台北到韓國,魏欣妍持續「與我散步」系列作品,透過與在地人士的散步對話,在那些在地民眾分享的私密路線與故事中,藝術家重疊傳播關於地域的個人理解。這當中或有扭曲,但是回應到說故事的起初,也回應藝術創作的「再現」概念,藉由藝術家與在地人兩人共同構成的私人對話時光,去經驗並理解微政治的個人敘事與處境。

  731日到830日,台北國際藝術村舉辦出訪藝術家聯展「尋找呼吸的路徑」,其中魏欣妍展出2019出訪韓國光州市立美術館(Gwangju Museum of Art時延續數年來的「與我散步」系列作,展出光州版本,展出以藝術家現場與觀眾互動為主,在展場有十六個花朵,代表不同的散步對象,觀眾透過選擇花朵後,藝術家帶領觀眾走到相關的現成物旁,開始將台北的觀眾視為是光州的散步者並進行對話。

  去年魏欣妍已經在海桐藝術中心招集數位藝術家以「與我散步」的概念進行延伸創作並展出,該展以「隱形風景」為名,顯現出在都市中散步的時空微小變化的對話形成那些不為人知的內心風景,但也顯現出魏欣妍在面對行為藝術如何再現給觀眾時的挑戰,且嘗試以不同的方式回應。

  在這次的展覽中,魏欣妍透過將觀眾視為當事者的方式,再現兩人的對話關係,而這個再現的最後卻會被魏欣妍結尾的一句「以上純屬虛構」又推翻。但是真的是如此嗎?以筆者為例,所抽到的空間是坐在窗沿上躲在窗簾下,同時展場也有著藝術家個人對這些在地散步者的記憶相關現成物,觀眾在空間與現成物的氛圍下,被藝術家圈進當初「與我散步」的對話關係中。但是觀眾清楚知道我們只是COSPLAY著,藝術家在對話中甚至也會拋出問題,而觀眾在扮演角色的過程中也被迫要回應著。在這同時我們也理解了,我們的回應必然非寫實,必然無法回應到當初的事實,而這整個對話顯然就一定會有虛構的部分,但是藝術家本人在此與觀眾建立的關係卻又那麼的真實。

  透過異質同構的方式,讓觀眾理解傳播與再現的本質,這也正是行為藝術以人為媒介的重點之一。這樣的說故事相對於文字或影像紀錄來說,更強調的是對話關係內「見人說人話」的傳播差異,而觀眾的角色扮演經驗在再現層次上,準確的經歷了這個對話關係,而非那個不斷漂移的故事文本。於是我們明白整個展場只是一個劇場,這些對話內容或許可以隱約的漂移到光州事件,也可以是一個優閒的午後時光,重點也可以隨人飄移,藝術家只是強迫的將人拉進關係內體驗這一切,體驗藝術的可能性。

 

相關評論

亞細亞的穿越、繞圈與散步─關於「找尋呼吸的路徑」 --- 高俊宏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