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有關革命中那孤寂的力量-第18屆表演藝術獎:王世偉《群眾》
分享 | 瀏覽數: 365
|

有關革命中那孤寂的力量-第18屆表演藝術獎:王世偉《群眾》

Author: 轉載自 今藝術&投資雜誌 2020 七月號 第334期, 2020年07月14日 17時54分

文│嚴瀟瀟 
圖版提供│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18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獎得主王世偉的《群眾》於「2019松菸Lab新主義」演出現場。(攝影/劉振祥)

歷經博士論文研究中對法國大革命的學術聚焦,王世偉覺察法國人對革命的省思多在集體理性的層面上發生,卻缺乏人性角度的關懷,由是萌生了以劇場創作來回應一般人對於革命的觀點與感受之想法,尤其是呈現作為個體的人,在群眾運動中的疏離、矛盾與孤寂。2016年,他與編舞家、舞者田孝慈一拍即合,於後者巴黎駐村期間完成了一件劇場作品,是為獲得本年度台新獎表演藝術獎《群眾》之前身。

讓兩位主創很快達成共識與共鳴的,是他們意識到自己無法融入政治意識太明顯的群眾運動,以及這種感受同時也具有普遍性和隱秘性。王世偉善於在創作中融合相悖卻相生的元素與概念,「群眾」之題與獨舞之表現形式,在這件於去年「松菸Lab新主藝」計畫中公演的作品裡,成為一道醒目軸線。《群眾》不涉及任何政治理念或是訴求,而以強烈的感官式部署編織出表現性身體(expressive body)的力量與軌跡。在這件讓主創(王世偉)與編舞/表演(田孝慈)、煙霧/燈光(Helmi Fita)、音效/聲場(李慈湄)平起平坐、名副其實的團隊合作作品中,貫穿全場那濃郁的煙霧、海潮般起落的聲音,以及王世偉用「momentum」(動能、動量)或「一躍而上的力量」來形容的共同力量,是他在創作之初便確立的重要元素,其概念源自他在法國與群眾運動的幾次街頭偶遇時的親身體驗,也試圖回應透過新聞或是社群媒體所看到的抗爭現場之影像。


18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獎得主王世偉的《群眾》於「2019松菸Lab新主義」演出現場。(攝影/劉振祥)

儘管展開創作與公演的時間,與香港「反送中」運動恰有重疊,但《群眾》並不以此為具體指涉,將重點置於「運動中的人」身上,卻也不排斥某些足以製造聯想性、但非象徵性的物件,譬如靜置於舞台一角、與舞者幾乎無互動的透明雨傘。距離感或稱孤獨感,是王世偉在2016年第一階段創作後進一步確認的核心和重要的美學依歸,同時存在於身體記憶、心理感受、以及作品與社會的關係之中。《群眾》同樣讓觀眾與表演場域維持若即若離的關係,雖同處一個空間、對觀眾並無任何移動限制,田孝慈也不時接觸或穿梭於觀眾之間,所傳遞的卻並非親密,而是於運動現場人之孤獨。這種巨大的張力場,誕生自《群眾》簡約而高效的表現元素及其調度的煉金術之中。

當王世偉試圖以一個勞動的身體開場,哥雅(Francisco de Goya)的一幅素描《搬運工》(Le Portefaix,1812)提供了直接靈感。整場演出也以繪畫式的觀看為第一階段,繼而打破這種觀看以進入身體感,王世偉同樣於視覺藝術汲取審美經驗,悄然部署於不易覺察的內部。在他看來,群眾並不僅意味著抗爭者,孤獨感也不只存在於持續的運動中;《群眾》所持續探索的,則是如何不被無意識的群眾機制所宰制:「現在人在現代社會中,就是不斷與系統、機制做抗爭,我們活在我們已習慣的系統和抗爭中,清醒時才發現自己跟它完全格格不入,那之後要如何與它和平共存?清醒時,不一定要爭取正義或是爭取個人價值,重要的是認識到個人的內在矛盾、如何感受到生命的觸動這件事。」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