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不再自然了,可人們似乎更愛著
分享 | 瀏覽數: 246
|

不再自然了,可人們似乎更愛著

Author: 范珍瑜, 2020年01月15日 13時27分

評論的展演: 馴國—吳權倫個展

整個展覽空間看似只是一堆各式各樣形體的陶瓷狗簇擁於此。當然不僅如此。

隱藏於創作者吳權倫對陶瓷(陶瓷狗/狼犬)的品味下,大概還有更深層的意味,比如文化的脈絡,文化的差異,人與狗。

在馴國一展中創作者主要研究的是德國狼犬,他也提到自己是到柏林去請教師傅製作一些需高技術才得以燒出的陶瓷狗。在十九世紀的西方,特別是德國,有著大量的德國狼犬,而那時候飼養的狗與身分定義有著相當大之關聯性,狗的品種大多象徵著飼主甚至家族的地位,也往往能藉由狗的品種去判斷你屬於哪個地區,哪一個國家。而當時因為希特勒的納粹,他們塑造出一些事情來,其中像是關於白色德國狼犬的消逝;早期其實是存在著不少白色的狼犬,是當時在納粹主義之下國家把白色的品種剃除,第一,是因為他們認為白色的患著白化症,對此有著奇怪的迷思與恐懼,二來,他們認為白色的狼犬容易被敵方目擊,出現在戰場上反倒礙事,而當時的德國積極地認定狼犬就是軍事用途的工具;導致後來幾乎無人曉得有白色狼犬,對於狼犬的外表、印象就是固定黑色又帶些棕色的某個樣子。吳權倫在此一展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是白色陶瓷狼犬,或許某種程度上也在呼籲、反諷著什麼。

希特勒偏愛德國狼犬,據說是因為當希特勒還很貧困的時候,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把自己飼養的德國狼犬託寄在朋友家,沒想到牠竟然設法跑回到了他的身邊;從此,希特勒因而喜歡上德國狼犬這個品種,並且欣賞牠們的服從和忠誠。二十年後,一名納粹的高級將領送給希特勒一隻德國狼犬,被取名為 Blondi,希特勒非常寵愛牠,兩者如影隨行。二戰快結束時,希特勒明白自己時日不遠,因此下定決心自盡也絕不向敵方投降,而在他自盡之前,先讓其愛犬嗜毒,自己再自殺,據說當時希特勒為了Blondi的死亡非常難過。不過也有這麼一說,Blondi只是希特勒的附屬品,他並不是真的很愛牠,甚至Blondi還被認為是納粹的宣傳工具,藉著各式各樣的文宣報導,納粹為希特勒塑造出一個愛心滿滿、對動物友善的領導者形象;這樣的說法似乎也能從希特勒和Blondi的照片中看見此一可能性,關於Blondi的照片都是牠和希特勒之合照,鮮少有牠自己的獨照。而吳權倫千辛萬苦地找到了一張只有Blondi的照片,並放大,裱框,展出。

在台灣家庭即工廠的那一個年代下,對於許多人民來說陶瓷狗非藝術品,是似民生用品的東西ㅡㅡ撲滿;儘管原來應是個擺飾,但台灣人們那時相當在意實用性,若無實用性相當沒價值,於是就給它們挖了細長投幣孔(我猜有些底部應該也有挖洞,為的是方便取出錢)這一個現象挺有趣的,成了有別於其他國家的陶瓷狗的一個特徵,但反過來想,是否一切做的事情都只為了人的意識型態而去服務?這此的想法是否已被帶到真的狗的身上,就如有人認為Blondi只是為了滿足希特勒某些需求?

看起來從吳權倫這場展覽中他暗藏著這樣的警訊,特別是他在某個空間放映的路向更釋放了如此的訊息,狗已經被人類化非常嚴重了,不在自然了。再想到為何此一展覽名稱為「馴國」,也就不難理解了。然而,人類似乎愛的正是被他們馴養好的狗。

 

相關評論

戰爭、德國狼犬與國族的險路:兼談吳權倫的〈馴養〉與《馴國》 --- 鄭文琦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我們生產的是什麼?還可以怎麼生產?需要製造(藝術)嗎? --- 高俊宏

文明 意志的延伸 王雅芙

從「愛」出發,看吳權倫《馴國》 葉晞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最新留言
上紅牆

2 留言

本週熱門文章
上紅牆

2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