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誰才是城市的污痕—《城市震盪:「污痕」子題區》
分享 | 瀏覽數: 304
|

誰才是城市的污痕—《城市震盪:「污痕」子題區》

Author: author name, 2020年01月13日 22時34分

評論的展演: 《城市震盪:「污痕」子題區》

「髒污所代表的,往往不在於其本身的汙性,而在於與秩序系統的牴觸。」城市作為日常生活中的主要空間,髒汙如何成為擾動主流文化的一種手段。

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2019的展覽「城市震盪」,以「複式」、「污痕」與「循環」,作為整體展覽的三個探討面向,思考如何在城市中,展開對於過去的歷史進程、當下的社會實踐,和未來發展的觀察和行動。在三個子展區中,汙痕這個名詞乍看之下有點摸不透它的主要核心,卻貫穿了整個主題。「複式」在城市運作中產生的汙痕,秩序與髒汙的牴觸而產生「循環」,汙痕以抽象的概念在社會的各種面向中展示其的百變。在此次的展覽中,策展人邀請了七位藝術家,分別以疾病、身體、身分、性別、精神與道德建構汙痕這一項特質。

其中笹川治子的作品《美麗的微笑》以錄像投影的方式記錄演員在鏡頭前微笑的模樣,在反覆的過程中,單純的動作指令衍伸出更多繁瑣的思緒,鏡頭前的微笑在指令的切換之中,換上鏡頭外苦惱的焦躁表情,而情緒蔓延的煩躁感卻平衡於鏡頭前的燦爛笑容之中。將這項作品擺在「汙痕」的主題之中是一件很大膽且有趣的事。這並不是一個能夠與主題直接聯想的作品,美麗的微笑存在著什麼樣的汙痕意義。偌大的空間、昏暗的燈光,十分鐘的投影媒介,觀者感受著從螢幕中蔓延的複雜情緒。切換自如的表情之中,那一抹微笑的真實性還存在著多少意義。而在社會運作的場域之中,微笑代表愉悅的概念是否也是一種標籤、一種刻板印象呢?另外,當自我的意識及行為能夠被他人所定義及規範,那社會運行的規則之中還存在著絕對及對錯之分嗎?

而磯村暖的作品《舞蹈課#1時尚折手舞》除了呈現實驗性的舞蹈演出對舞者日常生活的影響,折手舞的緣起變裝皇后對於城市的主流文化來說,也算是一種次文化。城市空間的下文化間主客關係,審視中的實驗及評論帶上了以假亂真的色彩,有了絕對標準下的衡量,好與壞之分,髒汙及秩序也隨之而來。選用折手舞作為實驗的媒材,不論城市中的各式人種,現實中的社會階級,能否很好的沉浸其中,延續折手舞帶來的不一樣色彩,我想也是除了除去緩慢舞蹈帶來的挑戰外,另一項值得實驗的意義。

我很喜歡說明汙痕展區裡的一句話,「髒汙如何被操演成一種自我賦權的武器」,在展區中我們可以看到策展人分別選用在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各種面向,帶著大家看見汙痕這項概念在社會中如何被定義及存在。汙痕隨著城市在時代中的變遷,可以看見當初年代的特色,無論是《溫柔魂》、《繁華美爵雙城冷》所探討的過去對於女權甚至是性別意識的思想,或是《帕斯提貨幣》裡所蘊含的,對於愛滋病患、同志及性工作者的現代意識。我們將主流、強勢的標準強化自我的權力,帶著秩序的美名成了操弄著不同文化脈絡下產物的武器。

文化隨著年代增遞其所蘊含的風華,而城市在文化的脈絡下呈現不同的面貌,透過實驗性的操弄,我們揭開歷史的面紗及現代的風景,從城市看文化,從文化看自己。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