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文明 意志的延伸
分享 | 瀏覽數: 50
|

文明 意志的延伸

Author: 王雅芙, 2020年01月11日 23時21分

評論的展演: 馴國—吳權倫個展

「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這句話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但對狗來說「成為人類最好的朋友」,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呢?在吳權倫的〈馴養〉與《馴國》的展 覽當中,狗是人類最親近的物種,但在人類數萬年的馴養及培育下,開始逐漸 失去在大自然野外獨自生存的能力,而成為了展覽指出的→人類「文明意志的延伸」。展場播映的錄像作品《狗匠》,更直接揭露這個系列作品的主題:狗的 品種就如同陶瓷,皆是人為形塑。品種的誕生、命名、發展,甚至是消逝,與當時的社會思想、價值、信念、人們意志的發展,息息相關密不可分。 在吳權倫的解說下我發現他不讚賞也不推崇這個人類取代天擇、主宰物種演化的力量,他反而帶著些許哀傷的情緒。對於人類改變物種與世界力量的憂心與反思,是「馴國」真正的主題。「馴國」所作的反省,其實也是這個時代的一種 文明意志的展現、更是這個時代精神的一個表徵。 更進一步說明,「文明意志的延伸」畫龍點睛式地提點出「馴國」系列作品的宗 旨。「馴國」所談的是一個特定的文明意志(時代精神),就是當代的「國族主 義、國家威權主義」。在作品《馴國—迦南犬(貝都因牧羊犬)、喬治亞牧羊犬、加泰隆尼亞牧羊犬》裡,吳權倫闡述這三種犬種如何因為三個地區的國族 主義作用下而被建構為國族認同符號;作品《純種—四種狼犬》,敘述德國狼犬 如何因為地緣政治、因為人們製造差異以建構認同的需求,而被進一步劃分為 四種類型。《當收藏成為育種—台灣/德國》的收藏展示則回到台灣脈絡,從台灣與歐洲兩地產製的狼犬陶瓷之間的差異,可以回溯當年台灣的政經與社會局 勢。 此外我很震驚展台上的狼犬撲滿是吳權倫從國內蒐集而來的,覺得他收集這個 也挺不容易的呀~在我看到這個時突然想起我小時候,去夜市玩套圈圈時的獎 品,老實說其實我怕狗,所以其實對這個展覽沒有很大的興趣,但是透過他的 介紹了解很多當時候的背景、歷史時代的產物。「狼犬」的形象也有特定的歷史軌跡,二戰結束,中國國民黨承接了殖民統治權,接受大部分的軍犬。服務於 軍警單位的德國狼犬也獲得威嚴、權階、富有的形象,並受到接受威權體制民眾的喜愛。所以不論是德國狼犬品種的建構、台灣德國狼犬的陶瓷撲滿在台灣 的流行,皆受到當年的國族主義、威權主義等思潮與價值的影響,這些是文明 意志的延伸、時代精神的再現。 如果說狗的品種如同陶瓷,而狗的品種又是文明意志的延伸。那人類的藝術創 作自然就是文明意志的延伸與再現。我覺得就像是以前遠古時期的壁畫、動物 骨配飾、天然顏料的使用、木作、服飾,到銅器的發明與相對應的工藝品至燒 陶等,每一時期的藝術創作均呼應那時期的物質使用與相關技術演進。因為藝 術創作從來不只是單純的個人欣賞娛樂或情感抒發,它更是表現當下社群群體 意志與精神的展現。 不僅如此,我看了這些的工藝品,發現陶瓷如何塑造動物,與品味和文化脈絡 有相關連結。印象深刻的是綠色狼犬陶瓷,是法國製作的,眼睛、顏色、舌頭的細節度很精細,作品呈現著當時候的設計背景文化,造型 細節處理的方式,以及狗的雕 刻也有很不一樣的展現方式, 喜歡趴下來的姿勢,當然各國都不一樣,可以看出西歐的展現動作是比較拘謹的。

相關評論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我們生產的是什麼?還可以怎麼生產?需要製造(藝術)嗎? --- 高俊宏

戰爭、德國狼犬與國族的險路:兼談吳權倫的〈馴養〉與《馴國》 --- 鄭文琦

從「愛」出發,看吳權倫《馴國》 葉晞

不再自然了,可人們似乎更愛著 范珍瑜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