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微光 堅定不滅閃爍溫暖
分享 | 瀏覽數: 546
|

微光 堅定不滅閃爍溫暖

Author: [ 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19年12月23日 11時25分

評論的展演: 河床劇團《無眠夜的微光》

圖一、河床-無眠夜的微光-2-攝影:郭文泰

《無眠夜的微光》      攝影|郭文泰     照片提供|河床劇團

忘掉角色吧。走進劇場,走進導演創造出來的世界,這場戲劇演出,是一個接著一個流動的畫面...河床劇團的作品從來不是要以線性故事說服你。郭文泰的「意象劇場」創造出來的畫面,有時彷彿喚起夢境,觀眾會因為深受感覺,誤以為熟悉,恍惚中以為似曾相識。有時不免要問,他打造一格又一格的畫面,其實是他的多媒材影像創作。不設定角色,被問到可能影射劇情,他會直接否認,但又不置可否的歡迎觀眾帶進個人經驗,對戲裡人物的動作各自做出詮釋;他還會就同一畫面,收集不同人的不一樣情節解釋,然後神秘微笑。 

《無眠夜的微光》直接以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黑色牆面為舞台背景,舞台設計僅設幾個接連並融入背景牆面的黑色盒體,讓演員進出舞台多了些層次變化。舞台左側一個像刑具的機械設備,演出時讓演員的雙腿隨檯面的轉折彎曲,讓人感受肢體與空間的不同對應關係;右側一座高起來的平台,現場運用攝影機同步讓觀眾看到平躺台上演員的身體,停格的動作讓人感覺她處於漂浮狀態。舞台上同步影像再處理不足為奇,但《無眠夜的微光》戲裡這個段落實在聳動,帶領我們以最近距離的觀看方式看一張年輕女孩的臉,進入她內裡看柔軟的部份(嘴裡),再看她無邪的表情,任由再度侵入,親密感令人怦然心動,同時又帶著不安。攝錄鏡頭接著反轉,看到持鏡頭者(入侵者)的臉,沒有表情的冷靜美麗的臉,投射在舞台中央的看板右半邊。冷持續在左半邊發生,莫名伸出一隻手,接著還遞過一把刀,稍早就顯現的冷酷染血的手這時取過刀的意象令人心中一凜。 

作品以季默(Hans Zimmer)星際效應電影配樂為文本,戲的開頭,輕靈的音符下,隨著演員一時讓人無法抓住脈絡的行進,使得整體基調浮動不安。不同段落間,演員在舞台上的流動性流暢輕盈。氣球道具在充分充氣後,演員在裡面的光影戲,用極小的移動製造極大的視覺效果,淘氣又夢幻。

導演設計為身著黑襯衫的演員噴上白漆,要製造演員在白色底層舞台消失的效果,也是一個夢幻手法,無奈現實材料(白色保護板、襯衫、噴漆)難一次到位。 

這齣戲今夏排練時,全團人情緒沉浸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氣氛中。戲裡一面黑旗大張旋轉,先只是線條反映光影的質感,接著是大旗布面揮動咻咻咻的聲音,不免帶出悲壯感的情緒。郭文泰難得在戲裡安排具象的動作,幾個演員做出齊一的軍事動作,面對短時間內時局的震盪,及我們身處其間的局勢,令人不得不隨之心情沈重。

舞台只有黑色和白色,使服裝成為重要的色彩焦點。服裝設計走復古風,達到模糊時代界線的效果,讓舞台場景可出現在任何時代。不過我總覺得,可以放進多一點個性。

這齣沒有台詞的戲,演員大多時候臉部表情平靜,黑白舞台空間不時透出不安感,但演員間的互動,透露人與人之間存在善意;尾聲,隨著音樂裡伴隨的詩句(不要溫順的走入那長夜...憤怒吧,憤怒對抗那光的逝去),演員們齊哼起歌,舞台上方放下一條繩索,提示通往他方,及生命更多的可能性,滿室微光閃爍溫暖。

《無眠夜的微光》      攝影|陳怡瑄     照片提供|河床劇團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最新留言
上紅牆

2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