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自然光影,形體曖昧「帕拉斯提克:彭譯毅個展」
分享 | 瀏覽數: 199
|

自然光影,形體曖昧「帕拉斯提克:彭譯毅個展」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元棠, 2019年12月05日 10時24分

評論的展演: 帕拉斯提克:彭譯毅個展

展期自今年11月23日至明年1月5日,於大象藝術空間館展出,彭議毅個展「帕啦斯提克」原文來自於英文Plastic,即是其展出油畫中的塑料靜物之意,各式寶特瓶,或灰階或具色彩,相互排列成靜物,除一律皆為塑料外,皆看來毫無緣由,也無傳統靜物擺設中的默契,例如物件彼此具有關連性,相互可呼應一特定假設情境等等。然彭議毅將寶特瓶與塑膠罐等,放置畫面中心,反覆描繪間,轉譯塑料的質地形體,讓靜物浮現自身。

彭ii 

繪畫是孤獨的,是自我與對象物之間的反覆對談,抑或回聲 ; 展場白色牆面上,日記一張一張綿延著,與油畫穿插一同展出,顯現思考和繪畫構成的身體行動,靜物作品建構了時空,觀者進而身處於他的日記空間。如彭議毅自陳,在一開始即設想畫作與日記共同展出的狀態,因此繪畫的同時,養成了寫作日記的習慣,雖是自我對話,仍另有目的和對象的書寫,有時是記錄瑣事,有時記錄遭遇瓶頸的過程,有時直接與每日面對的對象物「帕拉斯提克」對話,文字揭露的方式和選擇同等於繪畫的選擇。文字遠觀則成線條組成,另一種具韻律感的畫面,其中的字體隨著當時書寫狀況改變,塗改使畫面看來輕鬆,具有空氣感,這畫面單在視覺中,牽引出另一種觀看,而細讀文字,則受作者語氣牽引,文字傳達彷若返回工作室中,彭議毅獨自工作的身影、感知狀態與情緒,觀者透過文字的敘事感染聲響氣味與光線,進入當時的空間,感受,使得觀者也處在其情緒之中,具體化了作者與靜物間的觀看,來回折返的對映,而這對映即存在於作者所提的「自然光」,亦即日常,以光滲入現代生活的自然,在此大量生產的物件中,相互表示了現實的永恆性。

彭議毅於此個展的系列畫作皆依自然光繪畫,讓創作生活作息規律,自然光在塑料輕而薄的質感間,讓光影曖昧游移,而塑料的物理性,容易取得與不會朽壞之特質,經由慎重的一再繪製塑料這樣「便宜」靜物的行動,一反傳統認知繪畫的意圖,而繪畫的質地,超出塑膠物件的原形,隨著光影方向安排,或是晃動的恍惚動態,單就塑料之大小高矮不一的瓶型,在皆以灰色調繪製的系列圖中,彭議毅另以切分清晰的上下畫面,表現靜物所處空間,而又以油畫堆疊肌理模糊前後裡外的空間,近觀成點現面抽象構成,遠觀方有立體感。另一彩色系列,靜物的身分則更加曖昧,除去塑料原本的標籤,單就其「身形」與內容物色彩描寫,讓觀者有如見到生活熟悉物件,卻又因無標籤且略變形之故,逐漸顯得陌生無法為之命名,凝斂的油彩非虛擬重現藝術家觀看的二維空間,而在繪畫行動間讓畫面呈現的時間感,使人聯想一如義大利畫家喬治莫蘭迪,那般看待靜物,在繪畫中反覆沉思冥想,長久注視尋常之物,則物件成為意義的載體。彭議毅和「帕啦斯提克」對話,在難以確切,完全捕捉的光影之中,像是隨即逃逝的時間,藉由緩慢重複的自我剖析,整理了其自習畫至今的創作路徑,或就指出更純粹的方向。

pii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