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墜落的天使》法國遺忘劇團
分享 | 瀏覽數: 72
|

《墜落的天使》法國遺忘劇團

Author: 陳依靜, 2019年11月13日 11時50分

評論的展演: 《大觀藝術節》、《墜落的天使》

演出:法國遺忘劇團

時間:2019/10/30 19:30

地點: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臺藝表演廳

大觀國際表演藝術節,法國遺忘劇團《墜落的天使》是一部悲喜劇,似乎假想了一個被機械世界剝奪了的大自然,而在那耗盡環境資源的未來,有著一面鏡子,映照出現今不穩定性。

法國「遺忘」劇團的藝術總監暨編舞家拉菲爾‧柏帖勒 ( Raphaëlle Boitel )八歲時被法國的國寶演員安妮‧法德里尼 ( Annie Fratellini )推薦,進入了國立法德里尼馬戲藝術學校 ( l’Ecole Nationale des Arts du Cirque Fratellini )學習,自幼便接觸劇場藝術,作品融合戲劇、舞蹈、音樂與馬戲,2015年憑藉《第五個喊叫》一劇奠定馬戲劇團的領導地位。善用了自己的馬戲訓練以及高空技巧,他所領導的遺忘劇團將帶到嘆完觀止的高空技巧,充滿互動元素的舞台,燈光明暗,以及音樂的堆疊出的影像世界。【1】

《墜落的天使》演出開始,全場一片漆黑搭配上陰森的音樂,慢慢地看見舞台上一位身穿黑色襯衫與黑色西裝褲的男士,音樂與動作像是從音樂盒裡出來的機器人,以僵硬而冰冷的步伐前進;開場用簡單的動作與音樂很快破題,讓觀眾立刻投入到機械世界。

舞台上方垂降一件掛著衣架的黑色西裝外套,舞者將黑色西裝穿上,下舞台走進兩位一樣穿上掛著黑色西裝外套、同樣掛有鋼索的女士,他們像是被機械所操控的人類;為了強調被機械所控制,編舞者刻意同時搭配上機械手臂與燈光,並讓機械手臂像是主導者一樣,引導著燈光的走向,而身為人的舞者反而只能跟隨的燈光移動,任由機械鋼索將他們吊掛起,舞者們沒有反抗的餘地只能繼續行走,再次扣緊主題,讓觀眾看到一個被機械所支配的世界。

舞台上行進間的人類中,共有7位舞者,每一位舞者有不同的年紀,彷彿代表了人類社會的全體。其中有一位老奶奶特別明顯,老人家想急促的走卻走不快,好似現今資訊時代的長輩,努力的想跟上時代的腳步學習使用3C產品,而燈光飛速的移動,就像時間不停的流肆。

接著編舞者開始透露出機械操控背後的黑手,原來也是人在操控人,只是操控者與被操控者的區別。當舞者們快速走動後,留下四位舞者在舞台上,兩位舞者為操控者,兩位舞者為被操控者,操控者該開始小心翼翼的操控著被操控者,後來開始對被操控者開玩笑,故意讓男士的手摸女士的屁股,故意假裝不經意的推他們,讓他們相撞在一起,當第三者出現指責他們時,卻假裝不是他們用的;這讓筆者聯想到社會新聞背後似乎總有幕後操控者,看似光鮮的色彩背後總有黑暗的一面。

機器手臂活動,搭配搖滾音樂,自由的舞動著,替代掉舞者的肢體,舞者在懸掛的鋼管上舞動著,360度的旋轉,挑戰舞者與觀眾的視覺享受,舞者在懸掛的鷹架上舞動,上方一位舞者不停的伸出手來,想將下方的老奶奶拉上去,老奶奶太老了,手伸直了還是勾不到,最後由大家一同幫忙將一位身體較為年輕健康的人類,推上了鷹架,下方的舞者們一同將水平的鷹架下壓至垂直,讓上方唯一的舞者向上爬至空中,唯一的倖存者,也是人類的未來期望。

綜合以上的觀點,在藝術發展至今,現代社會科技不斷進展,長輩們要如何跟上現代社會,不停的追趕著一切,每位舞者映照出現實社會中的人物,機械的操控,如同社會背後的黑手,你我都無法知道幕後的一切。

註釋

1、出自節目單。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本週熱門文章
上紅牆

1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