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在集體恐懼的時代 他們獨自跳舞《微舞作》
分享 | 瀏覽數: 55
|

在集體恐懼的時代 他們獨自跳舞《微舞作》

Author: 吳怡萱, 2019年11月09日 21時08分

評論的展演: 2019舞蹈秋天 田孝慈、鄭皓、蘇品文《微舞作》

      第一部分為孝慈的《清醒夢》,一進觀眾席,聽似胡言亂語,又好像語帶意義的聲音不段從舞臺後方傳出來,過沒多久被觀眾對觀眾席後方的目光所吸引去,孝慈身穿紗料長裙洋裝,雙手托著服裝,因為服裝後面拉鍊並沒有拉上,營造出一種如夢非夢的旁觀視角,在整個由觀眾席後方走到台前的過程中,孝慈自溺於自己的世界裡,明明我們一大群觀眾呼吸著,是個活體,但在他的眼神與狀態裡彷彿大家都不存在,讓人不由自主地和他一起走進虛幻的夢裡。迅速地換完裝,回到平凡裝扮,舞蹈中有臉部的變化與張力,感受層層的糾結與無奈,另一位舞者王甯的出現,發現了他就是聲音的製造者,聲音音量、速度、語氣、內容一切都很自然地表達出來,很生動,但同時間也製造了雜亂無章的情緒,兩人之間最大關係在於兩扇門的運用,所有的進出我不認為是什麼時空的交錯,我認為比較像是與自己的來回對話,不斷輪迴,時而來來回回,時而有去無回,時而出來相互衝突,或是互相混亂,結論到底是否有沒有答案,可能只有自己知道。下一段的鵝裝展現了荒唐的一切,以舞蹈的角度,編舞者利用規格化的芭蕾動作進行幽默的改變,像是想要打破某種枷鎖的慾望,演出最終,燈光在實驗劇場上方格子鐵架上的一間小空間亮起,孝慈換上一開始的那套紗料洋裝,以前段相同的狀態注視著舞臺,再度以旁觀的角度欣賞自身,優雅的鼓掌,笑看一切,一場觀看自身的清醒夢,在虛與實之間找尋自己。

      第二部分為品文的《嗯哼》,家安與詣芩身穿便衣走出,個拋出一個性道具,同時寬柔躺在舞臺上並沒有任合動靜,開始好奇眼前看到的一切所被賦予的意義何在,思考的同時,兩位舞者手撐後壁做出男性如廁的姿態,當下最直接連結的是關於性平等,男女除了外觀的不同,生活上大概就是上廁所的方式最為差異,因此開頭以此方式先拉近兩性的距離,接著開始以不用手的方式將身上衣物脫掉,那個過程並沒有被舞蹈化,開起來既平凡又迷人,即使過程會不段重複同一動作,但心態卻如此不乏味而期待著,加上看演出前早就得知此舞作會有裸身部分,因此以這個方式將衣物脫掉給人一種不是單純在看一個演出,而是受到邀請,邀請到舞台上所發生的狀態裡。過沒多久從來都沒動過的寬柔終於清醒,利用身體重心的轉移以及寬鬆的上衣呈現一個若影若現的肉體,讓人讀到一種挑戰觀看者對裸身慾望的意味,接下來當他拖了一件衣物便屏氣凝神地將衣物拋至空中並用身體某部位接住,同樣重複了幾次,每次都能夠跟著舞者一起專注,或許這代表著對於女性主義者追求理性與平等的不易,另一邊詣芩穿上男性生殖器的內褲,看起來很新鮮的在把玩它,以及享受於此,家安則是利用塑膠陽具沈浸在高潮的幸福中,編舞者漸進式將焦點由身體帶到性,進而到慾。面對著一群注視他們的觀眾,三位舞者的狀態維持得很好,對於一些發生於私底下的行為,沒有一絲羞澀或是不安,真實的呈現舞作。最後所有人唱著生日快樂歌,打破整首舞作不變的聽覺頻率,編舞者說,裸體是一個很天經地義的事,裸體就是我們出生的第一套服裝,所以這樣似思考,一出生就擁有的財產就是身體,相較於品文在2018《少女須知》作品中探討身為女性主義,身體應該長怎樣,與《嗯哼》有著相同的符號,利用裸身來表達女人這件事,但角度由自身擴展至他人,藉由「裸表演工作坊」與表演者相互激盪,在接收創作者架構同時也嗅得出表演者各自的意識。

     第三部分為鄭皓的《觸底的形色》,以數學系的背景與思維,以學科教室裡的黑板和粉筆當作元素,更放入物理量子力學的概念,塑造出編舞自身背景與走進藝術的矛盾,他說:「就像波與粒子互不相容,卻又是塑造世界最基本的兩種物質」。一開始不規則散落在底上的粉筆如大氣層中的粉層,鄭皓在空間裡挑戰危險的傾斜,並接住動力順勢找回重心呈現漂浮感,以及利用粉筆的聲音與顏色,藉由視覺與聽覺製造出宇宙間運行的畫面感,因此在欣賞此舞作時並不會思考很多,幾乎利用感官以最直接的感受在理解台上發生的事情,感受鄭皓以科學化的物理現象來呈現面臨困境想要找到出口的過程,在不仰賴科技的情況下利用肢體找到與波和粒子對話的方式,看著鄭皓如何將黑板上不動的學科學問活起來,並帶入生命歷程,實質上對於並非歷經過相同歷程的觀者來說,要被作品觸動到確實不容易,比較像是以陪伴的角度在理解。最終大量粉筆從天而降呈現粉筆雨,立足於視覺美感與混亂中,歷經一番自我探照的衝突後,處變不驚或許是當下最好的解答。

     三位存在著各自特色的編舞者在《微舞作》中再次找尋、揭露新體悟,答案不會跟著演出劃下句點,會一直持續性地在變質,期待下一次的發酵。

相關評論

就這樣,量子力學救了我—《觸底的形色》 --- 魏琬容

沈潛後的作品 : 田孝慈—《清醒夢Lucid Dream 》 [特約評論人]鄒之牧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