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沈潛後的作品 : 田孝慈—《清醒夢Lucid Dream 》
分享 | 瀏覽數: 323
|

沈潛後的作品 : 田孝慈—《清醒夢Lucid Dream 》

Author: [特約評論人]鄒之牧, 2019年10月23日 11時06分

評論的展演: 2019舞蹈秋天 田孝慈、鄭皓、蘇品文《微舞作》

還是想要說一下田孝慈;她的《清醒夢》,說的是擺盪在表面陳述和內心隱遁之間,如同她一貫的作品潛藏,如同她一開始行走在觀眾席間一席蓬蓬公主裝,背後不關襟的裸背和不修飾的日常內褲。這部作品,充斥的是原本排練助理/後演變成共同演出人的王甯製造的孩子式的不成文的噪音;這個一開始的聲部,奠定了全作的基調,即是一種不管人又看似格格不入,實則又渴望活在自己裡面不受打擾的、令人心疼的脆弱與與世無爭。

於是,一切隱遁的、看似無厘頭的隱喻、設計、曖昧迎刃而解,成了一連串華麗的、頑皮的、閃爍的展現與猜謎遊戲!她的自由是無人能及的;從早期學生作品的隱喻到後來分三次發展出的《洞》系列的黑暗,田孝慈在舞台上展現的華麗、自由,游刃有餘,和自己的如魚得水(在創作上的歡暢),是無人有的而深具感應力的!我很有幸從一開始就得以目睹、書寫這一位原本是周書毅群舞班底的習舞人的創作軌跡,也欣見創作者在本次節目單上將歷年來的創作羅列,算是一次創作分水嶺上的自我回顧。我在演後首讀節目單,才發現此刻她也在思索要繼續作夢(創作)還是選擇清醒?在《洞》系列的巨大成功之後,也作為《洞》之後三年的首個作品,我只想對她說:創作藝術的斑斕是很誘人,重要的是自我人生的成長,祝福她!

田孝慈 清醒夢劇照02

田孝慈《清醒夢》     照片提供|國家兩廳院  攝影|李欣哲

這個因勢利導、將錯就錯順勢而為的王甯的加入,使得原本田孝慈的自我省察少了自溺的的危機;王甯的「辣」使得田孝慈的欲說還羞更加動人;兩人的情誼、開展,使得田孝慈「清醒」的一面更顯說服力、更具吸引力。長期共事的戲劇人李銘宸的戲劇構作(類dramaturge的功能吧),運籌帷幄,在雙人互動間的巧妙生成和主敘事的引導線上,應有其貢獻。

一開始Disco球體閃爍出銀光瀰漫了全場,揭諸了作品playful, 些微叛逆的姿態,也一如公主服,散放著些孩子式的童真與嚮往。也因此,當田孝慈如當年《莖》的突兀青蔥造型,以天鵝頭套身出場時,配上「天鵝湖」的音樂,說的不單是當下的嘲諷趣味,也是她一逕對幽默、對捉狹(如當年無處不在的偶)的堅持。

「門」很重要;兩扇擺明了假的、象徵的門左右一開一闔,提供了王甯與田孝慈的動線,許多時,也提供了隱遁的可能和斷句的餘韻。王甯以至田孝慈發出的咿呀似辨又未可知的怪聲,有時供應著濃烈的線索:如「小明、爸爸、噁心哩、浴缸裡放內褲」…。然又一閃而過,如總是被輕忽的童言童語。王甯與田孝慈的雙人舞的肢體卻絕對、奮力,情緒清晰、不容閃讀。王甯其間一度脫下長褲,如孩子似會有的挑釁,然一秒卻又穿上,回視,表情裡有著奇妙的動機。田孝慈時,音樂一度盛大,升高至童話式的救贖。田一度豪掰地狂舞,一瞬又偏頭作端莊淺笑。情緒的游走,內容的意義,令人尋味。

然田孝慈並非盡皆嗜黑的,這個包覆她兩頰的高聳鵝頭乍看像修女服的清高及僵硬趣味,以至當她踱到門邊,在風扇關閉的剎那擺個無上的pose、一切凍結,觀眾是會忍俊不禁的!這便是田孝慈,永遠不忘一個good laugh~!但天鵝頭放至tutu間盪呀盪也有著它的隱喻。田孝慈便在這麼一個由GOBO投影打出、有著假到不行的門的make-believe的花花世界中,顧盼、巧笑焉然、行走,擺盪在和悅跟自我之間。其間有太多的東西。終於她抹了臉一把,如終於facing the self,背著觀眾,離去。王甯上來,看看門內,本還想拉她出來似的,終先跟了進去。

田孝慈 清醒夢劇照01

田孝慈《清醒夢》     照片提供|國家兩廳院  攝影|李欣哲

感謝整個作品並沒有謝幕;只是撿場上來為下一場撤去門板…。四下安靜。稍許鋼琴曲出,靜靜如「天鵝湖」的另一個版本。頭上的燈光架亮起,幽微處,見有一蓬蓬裙似在那兒隱隱晃動…。燈亮,觀眾鼓掌。

感謝田孝慈一直以來的作品,安慰了許多心靈。創作不容易,尤其對年輕的發表者,有時是沈重的負擔。這個作品同時也令人想到她這些年在舞蹈之餘徜徉在戲劇的養分和養成。藝術是多面的,雖然我亟欲看到她更多良好的舞蹈作品,她極具舞台元素的才華!我還是決定leave it to her.

 

田孝慈- 清醒夢Lucid Dream

兩廳院2019舞蹈秋天:「微舞作」

實驗劇場

2019/10/12(六) 2:30 pm

相關評論

在集體恐懼的時代 他們獨自跳舞《微舞作》 吳怡萱

就這樣,量子力學救了我—《觸底的形色》 --- 魏琬容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