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水谷藝術「家政體,呂易倫個展」
分享 | 瀏覽數: 581
|

水谷藝術「家政體,呂易倫個展」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9年10月11日 17時51分

  家族的歷史總是過於複雜,讓人難以用簡易的方式來述說,而對於祖輩的記憶有時是需要伴隨著空間與物品來對比,對比的向度可能是由自身作為起點,才能往不同時間維度去觀察,在這個過程中,即便是自身家族記憶,都會面對記憶的紀實性疑問,因為只有那些被光照的記憶才能被呼召到敘事中;在這次的展覽中,藝術家同時呈現殘存的物體與再現記憶的可能,透過繪畫與攝影的對比來呈現,我們看到的可能不只是晚輩懷想的位置,也包括對歷史中家與政是如何被存留的提問。

  101日至27日,水谷藝術舉辦「家政體,呂易倫個展」,從地下室開始共四層樓的展場,展出作品形式包括攝影、油畫、霓虹燈與空間裝置等,從一樓的展場開始,我們就看到藝術家的意圖,一張看似再現家庭合照的油畫,而後面展場則是物品與家屋角落的照片,從這些照片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這是個閒置已久的家屋,彷彿帶著觀眾一起冒險踏查,在一個時光彷彿被保留的空間中尋寶,找尋的或許不是有現實價值的物品,而是證明過去時光存在的證據。

  然而與這個一樓敘事起點相對的是地下室與二、三樓,地下室依賴幽微的霓虹燈光照明,有趣的是在這裡是只有霓虹燈、繪畫與一個藝術家製造的家屋角落,這個家屋角落明確的再現出具有時代性的裝潢,並且利用架高來凸顯出此家屋角落的"再現",簡單講,利用地下室的幽微性格,我們可以猜測藝術家以此來討論的並非真實,可能是在面對真實下的幽微感性。

  而在二、三樓,我們又回到了照片與繪畫的對比,只是更有趣的是,在這裡的繪畫在再現的表現上更為模糊,相對於對面照片的文件記錄性格,繪畫畫面所呈現的模糊讓人陷入一種遲疑,這是真實的嗎?那張女孩與老虎的照片,是台灣早期常見的風景區泥塑老虎還是家族口傳記憶中的某種魔幻寫實?那張女孩們圍坐著擔架上的人,是學校的某種醫護課程練習,還是某些家族記憶中說不出口的,諸如二二八或是白色恐怖等,這些其實我們都不知道。

  但就是這些觀眾所無法確知的,相對於那些具有文獻性格的照片,才能較為完整的回應出對歷史家屋的記憶,畢竟作為當事者的家族,不太可能只有文獻式的微妙感知,但是事件本身可能又過於紛擾而無法確定,透過繪畫與攝影的兩種不同再現性格,藝術家凸顯的是關於記憶的兩個不同面向,或許不糾結於事件本身,回應記憶與歷史的關係,才是藝術家試圖拉出回應過去的距離起點,這可能也是藝術介入議題的進路之一。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