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抽象獨特的藝術饗宴 觀賞丞舞製作「B.OOM by B. DANCE 國際金獎聯合匯演」
分享 | 瀏覽數: 113
|

抽象獨特的藝術饗宴 觀賞丞舞製作「B.OOM by B. DANCE 國際金獎聯合匯演」

Author: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作者/陳惠湄], 2019年08月02日 16時20分

原文刊載於2019 8月號文化快遞「快遞藝評」,「快遞藝評」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與台北市文化局「文化快遞」合作多年,針對近期台灣表演藝術類藝文活動,提出專業評論,讓讀者看見台灣表演藝術的多面向議題與探索。

文/陳惠湄(實踐大學專任助理教授)
照片提供/丞舞製作團隊    攝影/何肇昇


Zement, the solo by Jill Crovisier @何肇昇

由臺灣青年編舞家蔡博丞成立的「丞舞製作團隊 B. Dance」主辦的第二屆國際金獎聯合匯演(第一屆為2016年),邀請在國際各大編舞大賽及藝術節備受矚目的獨立編舞家與舞者們共聚於臺灣。這兩屆活動不只停留在國際傑出現代舞的展演而已,更搭配好幾場開放給大眾體驗的大師工作坊以及深入校園的駐校工作坊,也同時開辦專業舞蹈工作坊;今年在6月28日及6月29日於臺北水源劇場首演後,也將於7月5日至7月7日巡演至馬來西亞吉隆坡。


Zement, the solo by Jill Crovisier @何肇昇

今年的創作者分別來自六個國家,演出六支20分鐘以內的小品(最短10分鐘,最長18分鐘),採一支獨舞、一支雙人舞交互穿插的方式呈現,除了蔡博丞只負責編舞、讓兩位舞者詮釋之外,其他都是編舞者親自詮釋作品。在黑暗中開場的是來自盧森堡的女性編舞家Jill Crovisier的 〞Zement, the solo〞,舞者穿著亮藍色長風衣與靴子,寂靜無聲地躺在舞臺上,邊踏步邊旋轉。這是支結構清楚的小品,開場與結尾互相呼應,都以地板動作在無聲中開始與結束。整支舞作以機械式的身體動作為軸心,中段響起巴赫(J. S.Bach)B小調彌撒曲(Mass in B minor)詠歎調〈羔羊經〉(Agnus Dei)樂聲,卻出現踢正步與步槍掃射的動作,在身體語言與如祈禱般富感情的旋律反差中,似乎祈禱著上帝憐憫自相殘殺的人類。由來自西班牙的Miguel Zomas Ballabriga與Carmen Fumero Alfonso共同創作的雙人舞作 〞⋯ERAN CASI LAS DOS〞,靈感來自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的小說《肉體學校》;大幅度外放、柔軟、流暢的身體動作,結合地板霹靂舞風(Breaking dance),男女舞者或契合或衝突,在電子聲響效果的音樂中展現高超的雙人舞技巧。緊接著在黑暗無聲中登場的是義大利籍舞者Andrea Costanzo Martini所編的獨舞 〞What happened in Torino〞,舞者裸著瘦骨嶙峋的上身,穿著皮毛短褲的造型,經常將臀部上提,踮腳從腰部折起,呈現出奇異詭譎的身體狀態,在編舞者編創的樂聲與英語旁白中,挑戰肢體的極限表現。旅居荷蘭的越南籍編舞家Tu Hoang編創的雙人舞作品 〞Trial〞,編舞者與另一位來自荷蘭的男舞者在黑暗中登場,舞作開始與結束都沒有樂聲,只偶爾搭配著由舞者口中發出、搭配動作節奏的聲音;跳躍於空中或在地板纏鬥的兩位舞者,看得出西洋古典芭蕾訓練的身體,但時而柔軟時而發勁的動作,卻也顯示出受東方的太極與武術影響的肢體;在彼此衝撞與協調中,展現出兩人的身體對話。旅居德國的葡萄牙裔編舞家Liliana Barros腳踩紅色高跟鞋,著銀色緊身褲,全裸上半身只以黑色塗抹在胸部, 一出場的身體樣態便極具衝擊性;〞NERVURE〞這獨舞創作,以瘦削到生理性別模糊的身體、誇張的臉部彩妝影射丑角的造型,以踩著細跟高跟鞋的肢體動作,呈現出生命中不舒適的狀態。壓軸的蔡博丞以希臘神話中掌管地獄之門的雙頭惡犬為靈感,由張堅志與張聖和兩位男舞者詮釋雙人舞作〞Orthrus〞。舞作的開始與結束是男舞者在寂靜中相疊的身體,表現神話中的雙頭犬,也令人想起蔡博丞從歐洲紅回臺灣的作品《浮花》中,舞者相疊所形成的身體狀態。在美國作曲家巴伯(Samuel Barber, 1910-1981)《給弦樂團的慢板》(Adagio for strings)悠揚的樂聲中,兩位舞者雖偶爾也互相抬起,但大多時候不以「輕」為表現重點,而是重心較偏於地板的動作,也看出由武術而來的影響。六支舞作在黑暗中順暢連接,在簡約中精準展現。


Zement, the solo by Jill Crovisier @何肇昇

黑盒子舞臺非常精簡,沒有投影或標榜跨領域等干擾舞作的週邊技術,也沒有喧賓奪主的音樂或語言,反而有著不少安靜無聲的片段,令人專注在舞者的身體語言呈現,在現今花俏的舞臺表演潮流中,可說是非常難得。每支舞作的舞者精準的肢體動作令人讚嘆,無需刻意加入強調國家、地區身份認同的元素,而是藉由舞作表達想法、展現出自身的獨特性,比起硬要套上制式化象徵的手法,如此抽象精準的呈現更令人感動。在嘈雜聲不斷的炎炎夏日中,這場抽象卻極具張力的表演,讓觀眾在高水準的藝術饗宴中得以稍作喘息。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