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空軍三重一村24號眷舍的《孤單合奏》
分享 | 瀏覽數: 363
|

空軍三重一村24號眷舍的《孤單合奏》

Author: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9年08月01日 01時29分

評論的展演: 《孤單合奏》

圖版提供|賴翠霜舞創劇場     攝影|賴翠霜

 

賴翠霜舞創劇場於六月底,在空軍三重一村24號眷舍,推出了短作合集《孤單合奏》,由三位舞者與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共同依地創作。

這場演出充分地利用了這個眷舍的空間。這個被保存下來的眷村,距離捷運三重台北橋站約一公里,靠淡水河環快旁,整個社區經過保存整理,目前成為新北市眷村文化園區,還有幾間尚未完全整理開放,24號眷舍是其中之一。這是一棟兩層樓的獨棟洋房,演出散落在室內兩層樓的空間之中,觀眾隨著演出而遊走觀賞。三組的演出有著工整的安排,每一組都利用了室內的兩個不同空間,因為是在眷舍,依附的物件道具幾乎都很「家庭」,有梳妝台、有沙發、方桌,冰箱、平台等。

第一組《滴鐽滴鐽-Tik Tok》的舞者是江亞倫,她選擇了二樓兩處暗黑的室內空間,運用了流行的直播網路社群來達成「孤單合奏」的命題,第一個空間是象徵私密內在的房間,藝術家陳韻如用了Mapping的投影技術,讓不同影像在橫樑、在不同的階梯上,各自成像,豐富了網路或內在世界的多樣與迷惘。但到了第二個空間才真正見識到陳韻如的功力,一盞燈下的機械互動裝置,滴答滴答的上下震動,滿舞台的咖啡渣,有了泥土的錯覺與味道上的包覆,舞者江亞倫展現出在受限空間中的極大可能。

圖版提供|賴翠霜舞創劇場     攝影|賴翠霜


第二個作品《唯!你好》同樣在二樓,舞者黃齡玉與音樂家黃昭郡的共同演出,不同於舞者與視覺藝術家的合作模式,黃昭郡不僅是現場伴奏同時還參與了舞蹈的演出,她們選擇了光線明亮有著窗戶的空間,下午的場次陽光灑落,戶外綠色大樹也了最好的背景,同時也運用到上樓的樓梯與窗邊的小陽台。戴著面具撐傘淋雨上樓的出場,顯得相當華麗,像是成瀨巳喜男「上樓梯的女人」,扣除中阮與吉他的伴奏,沙發的空間與方桌空間的兩地肢體,都由兩人雙人舞來達成,因為音樂家非專業舞者,彼此在肢體的協調與搭配上非常和諧,沙發上的纏綿互動,或是方桌上的翻滾,有著性別意識上的好看與迷人。

第三個作品則由獨舞者楊琇如與視覺藝術家陳瀚恩,共同合作的《單身公寓》選在一樓的兩個空間,第一個空間楊琇如躺在一個白色方形平台上,上方投影讓影像的螞蟻爬上她的軀體,有著如同達利與布紐爾的超現實氛圍,第二個空間則是整場最鏡框舞台的呈現,牆上的投影是藝術家陳瀚恩的旅行日誌,楊琇如極具個人特色的獨舞,以孤單來承載豐富的情感。

三個依地的創作,風格各自不同,卻像是有著完整的企畫,在特定的形式規範下變奏,玩出各自的視覺感,像是將類似新人新視野這樣的平台透過企畫包裝成一套完整節目的概念,可以當作一個主軸各自發展的沈浸式劇場,不單單是三個獨立的短作。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