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對白斐嵐評論《譯譜者》的評論
分享 | 瀏覽數: 233
|

對白斐嵐評論《譯譜者》的評論

Author: 謝杰廷, 2019年07月28日 08時31分

評論的展演: 《譯譜者》

https://talks.taishinart.org.tw/juries/bfl/2019072002

感謝白婓嵐對《譯譜者》lecture-performance的評論,評論或許能觸發討論,讓一個複雜的問題,在更顯複雜時,卻又更顯清楚。我對評論的評論是:「譯譜者」想要對抗的就是「譜」只是從屬於所謂的背後「一整套知識/藝術/精神的體系」而需要後者的支撐這樣的論點。對我而言,反而是後者必須要有前者的支撐。「譜」自身就已是一個宇宙,已是對所記的事物一個先前的理解。確實,譜的「不記」不就表示不重要,然而,這仍需要觀察整個文化去看「譜」的記與不記。我認為,在漢傳統,是譜的「不記」才讓與出了建立在力動感知上的節奏;在西方,譜的「不記」,卻只是成就了一個讓現場的——音樂或舞蹈——演出成為一個不能觸及的「存有」(這一個「存有」卻又讓人著迷得有了以為這就是「精神」、就是「essence/essentia /esse」的「錯覺」),並讓「譜」只成為次等的、暗示著死亡的事物,就像是一個需要精神「支撐」的身體…。考量到19th起西方藝術音樂記譜越見「精準」的發展,以及他們想在節奏的規則(就像是meter)上繼續探問音樂的節奏感與力動卻又陷入越見「迷亂」而「無措」的談論,西方藝術音樂記譜的「不記」,實在很難說能和漢傳統音樂記譜裡的「不記」,也就是因為對傳統音樂家太過重要而不需要記的「不記」做比對….。

最後,比起問「譜上所寫的是否能被演出」,對我而言,譜最迷人的反而就是:「譜就是能寫出不能被演出的另一個宇宙」,而「譯譜者」或許就是想要去「演出譜上所寫出的一個不能被演出的宇宙」。「譜」——就像是「譯譜者」為lectrue-performance所寫的譜——自身就已是一個宇宙。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