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內在刻畫,外在鄉野《青天.願》
分享 | 瀏覽數: 268
|

內在刻畫,外在鄉野《青天.願》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元棠, 2019年07月16日 12時17分

圖版提供|長義閣掌中戲團

 

評論的展演: 《青天.願》

演出:長義閣掌中戲團

地點:彰化芬園寶藏寺

時間:2019年7月12日 19:30

本次觀賞的演出,屬於傳統藝術中心「開枝散葉系列」:重塑民間劇場節目徵集計畫的系列節目之一,來到位處彰化縣芬園鄉,屬三級古蹟的寶藏寺前廣場搭台搬演此新編布袋戲,連同周遭開闊的田地山景,夏夜涼風襲襲,開演時剛好天色全暗,月亮高掛,與台上的明月相互呼應 ; 觀眾間壓抑不住的興奮,聽見後方的爺爺欣喜的以台語跟孫子說:聽得懂嗎?真好聽阿。這樣的觀看場景,使人感到不只是復古的樂趣,而是自然的傳承美感。

由陳崇民編劇,黃喬偉導演的《青天.願》除這一場次,也在內台演出,在內外台因環境因素略有調整。廣場上,以布袋戲「台中台」的形式,後方一白幕,舞台主要以燈光在其上染上顏色變換氣氛,頗有現代風格,簡約造型的道具有著精緻的細節,如精巧的雕花屏風,顯示宮廷的華麗,顯出戲中政治計算的複雜,對比民間草屋、山與牛等等的樸拙感,也是官與民之間的內在距離 ; 角色的語言用詞古典優雅,時而結合當代思維與俚語,交替著實有趣味。故事夾雜真實虛構,以《諸羅縣志》作者周鍾瑄為主角,自其與獄卒夜半聊天,拉出故事:康熙五十三年時,周鍾瑄受派任來台為「諸羅縣令」,個性耿直,憐憫百姓,深受百姓愛戴,有了「大仔」的稱號,在這之中,仗義直言,又熱心修訂諸羅縣志,建設地方,平漢番之爭等等,於五年後,因朱一貴事件,周鍾瑄轉任臺灣縣知縣,受滿漢官員宮內鬥爭影響,以貪污罪構陷,只得離開台灣受刑。

圖版提供|長義閣掌中戲團


此新編的台灣故事,編劇藉內涵與隱喻語重心長,使人聯想對應當代台灣島內存在的矛盾,如故事中的番漢相爭,藉番漢的後代憨牛自述被排斥的心境 ; 而清朝對台灣的開墾與建設中,少有真正為台灣人著想的官員,官朝充斥貪汙、政爭與誣陷,使得建設台灣過程出現種種艱難不平,周鍾瑄只能在夢中見鬼—昔日拜把兄弟,方能抒發鬱悶。雖劇情中,對於歷史的前後交代上稍複雜冗長,然細膩鋪陳主角對台灣情感的真誠表現,如劇中台詞:百姓如能好過誰要當賊?對應清朝官員對台灣一昧壓制貶抑 ; 劇中當周鍾瑄陷入政治算計被判死刑,台灣人憨牛嘆無計可施,趕緊集合百姓,透過「城隍夜巡」,求城隍爺在燈火通明之夜看清牛鬼蛇神,還周鍾瑄清白,這時也請觀眾點亮進場時所發的小型Led燈往舞台照,將舞台上百姓發起的正義呼喊,連結到觀眾自身,對應當代,事實上「沒有人是旁觀者」。

對於外台演出來說,這戲頗為斯文,除民間打鬥場面熱鬧,描述台灣百姓抓牛片段親切活潑,以及鬼魂出現煙霧瀰漫外,並無電光石火等特效,在舞台一輪明月之下,多是人物內在掙扎的刻畫,顯得氣質沈靜,對於觀眾來說或許娛樂效果不是那麼強烈,然此新編深入台灣史料與主角思緒轉折,真情流露,實屬難得,另外戲偶設計與戲服精緻,諸如舞龍舞獅、城隍爺的轎子,再如馬、牛等等偶的設計,都有著生動的當代眼光,戲中山景草屋與人偶動物等搭配,呈現當時臺灣愉快生猛的鄉野,優美的新編樂曲與情感豐沛的聲音表演,於外台觀賞間,又能對應真實環境中遠山稻田,使得這齣呈現臺灣的布袋戲,在景觀營造以及歷史氛圍中,別有一番意義。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