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轉載自PAR表演藝術雜誌七月號】歷史、未來、空間、觀者對話 關於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與得獎作品
分享 | 瀏覽數: 66
|

【轉載自PAR表演藝術雜誌七月號】歷史、未來、空間、觀者對話 關於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與得獎作品

Author: 文/張慧慧, 2019年07月09日 17時54分


第17屆台新藝術獎現場,觀眾共同觀賞藝術獎得主專訪影片。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第十七屆的「台新藝術獎」於五月廿五日舉行頒獎典禮,七位國內外決選委員評選出的視覺藝術獎、表演藝術獎及年度大獎,分別由蘇匯宇、周書毅與布拉瑞揚舞團奪得。「對話」是理解本屆得獎作品的關鍵字,創作者們試著與歷史、未來、空間、觀者對話,在當代看似由人與人、地區與地區之間的恐懼和騷亂所統治的時代氛圍中,試著打破將世界視為眾多分離領域所組成的窠臼,創造出一個尊重異己、理解差距、重視內在即時互聯的「當下性」的創作思考與模式。

自二○○二年啟動的「台新藝術獎」,今年邁入第十七屆,歷經全年提名、觀察、藝評一百零四件作品,由九位提名觀察人組成的評審團選出最終十五件作品(含五組視覺藝術,以及十組表演藝術作品),並於五月廿五日頒獎典禮公布由七位國內外決選委員評選出的視覺藝術獎、表演藝術獎及年度大獎等三項獎項,分別由蘇匯宇《唐朝綺麗男(邱剛健,1985)》、周書毅身體錄像展《Break&Break!無用之地》與布拉瑞揚舞團《路吶LUNA》奪得。

本屆決選委員包括耿一偉、陳泰松、于善祿、孫松榮等四位台灣代表,以及三位國際代表,包括:澳洲OzAsia藝術節總監約瑟夫.米契爾(Joseph Mitchell)、昆士蘭現代美術館當代亞洲藝術策展人魯本.基漢(Reuben Keehan)與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院長陳頌瑛(Anna CY Chan)。有趣的是,除了頒獎典禮後行之有年的「國際決審會客室」邀集三位國際代表以「台灣當代藝術、當代劇場在亞太地區的殊異、串聯與合作的契機」為題,暢談各自在藝術領域的觀察與省思之外,頒獎典禮前夕,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也特別邀集提名觀察人與十五組入圍藝術家在「滾動四連夜」中以QA直球對決,嘗試開啟更多對話的空間與可能。

魯本.基漢說:「本次入選的最後作品有些共同特點,強調性別、性慾、語言,這跟當今台灣是非常有關的重要議題——來自身體與空間、新的形式與傳統、原住民與非原住民,跨領域間的藝術家的對話,本土與當前急迫性的對話,藝術家們很急迫地回看歷史,但以善意、幽默的方式處理這些題材,要求我們不要遺忘。」

「對話」無疑是理解本屆得獎作品的關鍵字。創作者們試著與歷史、與未來、與空間、與觀者對話,在當代看似由人與人、地區與地區之間的恐懼和騷亂所統治的時代氛圍中,試著打破將世界視為眾多分離領域所組成的窠臼,創造出一個尊重異己、理解差距、重視內在即時互聯的「當下性」的創作思考與模式,約瑟夫.米契爾指出決選的三個得獎作品「呈現了當代的剪影與藝術模範,不止是台灣,在全球也是適用的」。

年度大獎

布拉瑞揚舞團《路吶LUNA》

《路吶LUNA》是布拉瑞揚舞團繼《無,或就以沈醉為名》(2017)獲第十六屆台新藝術獎年度「表演藝術獎」後,更進一步殺出重圍,突破獎項分類獲頒「年度大獎」。這也是該獎項自二○一四年轉型頒布不分類的最高額獎項「年度大獎」以來,首度由表演藝術作品摘下,同時也破了台新藝術獎開辦以來首次連續兩年頒發獎項給同一團隊的紀錄。

頒獎當日,舞團正於淡水雲門劇場演出《#是否》,由舞團行政總監林定代表受獎,「我出門前問過老師,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講,他只說,『謝謝大家,我們是一個很幸福的舞團,因為我們可以回家。』回家的路不好走,今天我們很幸運,有南投的布農族教導我們,才有這個作品。」布拉瑞揚亦於當日演出後謝幕致詞,與同場觀眾即時分享獲獎消息,「回家當然除了找自己、創作、經營舞團,並不容易,但有一群人相信你、陪著你,就不孤單。一直以來,我們都在做不容易的事情,但我們都還相信。」

二○一四年布拉瑞揚於台東成立舞團,歷經《拉歌》(2015)、《阿棲睞》(2016)、《漂亮漂亮》(2016)、《無,或就以沈醉為名》(2017)、《路吶LUNA》再到《#是否》(2019),以殊異樣貌,不斷與自我、傳統、當下對話。在藝術跨域已成常態的當代,「對話」是基本的創作方法,但對話的「對象」則可見創作者的內在追尋與作品的核心價值,由臺中國家歌劇院委託創作的《路吶LUNA》是該團首度移師田調,與南投布農族「羅娜薪傳音樂團」學習八部合音與古謠。

布拉瑞揚處理本次「跨界」是細微而謹慎的,他在台灣小小島國內進行不同部落間的共感與差異的研究與對話,是在全球化的跨國、跨域當代創作思潮中,提出學習、理解自身源頭的重要性。陳頌瑛直指本作「根植傳統,卻創造了新的語言」,同時也強調當代對亞洲「自身」的研究與理解是亞洲藝術工作者們的共同課題,「當亞洲不再是遙遠的地方,這改變了全球對亞洲的凝視,深入研究亞洲是必要的,我們必須引領對新亞洲的對話,並確立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我想問大家,藝術家們是否準被好進行對話了呢?」

約瑟夫.米契爾則進一步指出:「儘管在全球各地的作品,原民文化都是重要的元素,但在布拉瑞揚的作品中我們看到了協商,這是不同部落間的學習,是傳統文化之間的對話。轉譯、學習彼此的文化的重點是:必須保有自己,但有與他者對話的開放性,才不會失去了根本。《路吶LUNA》除了作品的成就,也讓我們看見兩個部落中的協調,這是獲得此獎項的關鍵。」


年度大獎——布拉瑞揚舞團《路吶LUNA》 (拉風影像工作室 攝)

視覺藝術獎

蘇匯宇《唐朝綺麗男(邱剛健,1985)》

蘇匯宇以複訪台灣電影的多頻道錄像《唐朝綺麗男(邱剛健,1985)》,挖掘、重建戒嚴時期的歷史,將被時代隱藏的身體、情慾、死亡的暗流重見天日,以當代觀點「補遺」一九八五年知名詩人與劇作家邱剛健首執導的長片《唐朝綺麗男》,並與歷史對話,為當下發生在每個人身上的現實賦影。

頒獎前日,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也正式上路,使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為歷史寫下新頁的同時,也使這個「補拍」作品放在當前的脈絡來看別具趣味。魯本.基漢於座談中指出,「我認為台灣的脈絡非常有啟發性,歷史發揮的力量依舊強大,但當下的力量讓人讚賞。台灣跟鄰近國家都有戒嚴的歷史存在,藝術的自由是里程碑的重點呈現,這些作品也回應了當時的掙扎及如何回應快速變化的社會狀態,我們得和解,並建立共同相處的模式。台灣有極大對話的潛力,是東亞自由的模範,作為澳洲人,我們對於台灣婚姻平權的議題非常高興,我們都在慶祝『愛最大』的實現。」

這個四頻道屏風錄像作品,是蘇匯宇對照原著劇本,凝視邱剛健電影中因審查制度等因素而未能深入著墨的段落,除了還魂被遺忘、隱蔽的台灣電影史的同時,也立體化個體多重的身分認同,彰顯複數選擇並存的可能性,蘇匯宇曾在訪談中描述原著角色:「每個人都有多重的慾望,或是相違背的人格,比如說純情的男人最後還是去嫖妓、花心的男人最後為了理想付出某一部分的犧牲、應追求精神性的和尚最後墮入女體的妄念,諸如此類。我決定把主角拆成好幾個分身放在錄像中,讓他們重複出現,但帶著某些機關或符號,讓觀眾感受到某種類似性。」

蘇匯宇在與歷史對話的同時,也試圖在更開放多元的當下,開展原作的面貌。約瑟夫.米契爾從錄像藝術的發展評述此作:「視覺藝術的錄像形式已存在五十年,但關於性別、性慾的討論好像多少有點退流行,這些相關運動是在六○年代展開,八○年代全球性的燃燒,九○年代末的影像藝術更走向商業,美術館藝廊也紛紛採用,因為非常有效。到了現在,東亞地區有了更強烈的嶄新影像藝術的表現方式,也獲得全球的肯定,特別在此時此刻更重要,因同志婚姻合法也肯定了言論自由。透過這個作品,我們能看見,傑出的藝術品不只能反映在地,也與全球呼應,也能跨越時間限制。」

表演藝術獎

周書毅身體錄像展《Break&Break!無用之地》

表演藝術獎得主周書毅的「復出」之作《Break&Break!無用之地》,也是以錄像為方法,在二○一四年休團移居台東定居後,陸續出走綠島、鹿港、香港、首爾、北京等新舊城市,以舞蹈與空間對話,透過三年(2014-2017)的構思、田野、實踐,並以錄像記錄的截選之作,算是上月中旬甫於雲門劇場與香港編舞家王榮祿重演的《無用》(2016)的系列續章。相較於《無用》是從自己身體的狀態出發,連結到環境,於台北空場策展創作《Break&Break!無用之地》則是從外在環境回到身體,與邊陲空間與內在自我進行對話。

「無用」起因於周書毅的個人生命與創作狀態的歸零與重整,「大自然中每天的變與不變,幫了我。但有時也很悲傷,像海潮不斷地來,不斷沖刷我,但過了之後,就發現自己看到的不是海,而是陽光。大自然把我原本的慾望縮小了,當我認知我是一個渺小的生命時,那堵牆也縮小了。」

把自我縮小的創作者在低潮中尋找生存方法的同時,也延續著《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2014)對城市邊緣與那些「看不見」的事物的關懷,他說:「『看不見』指的是,你看不見是誰操控這一切,這些暴力是隱形的。我好奇這個主控權與被動者的關係,圍繞這一切都關於『人權』吧,我關注存在其中,不願妥協的格格不入。」

他不願妥協地想著「藝術可不可以在城市之外的地方發生」,被他稱為「事件」的《Break&Break!無用之地》最終搶結束營運前的「空場」發生,擠身新/舊、拆/建的縫隙間,凝視消亡前的微光,「邊陲的消逝感對我來說很迷人,因為還有一點生命力,希望可以分享給大家,去關注如何珍惜自己的環境。」

長期觀察周書毅創作發展的陳頌瑛說:「書毅打動我的是,他即便在沒有資源的狀態下,依然對創作感到迫切,並有能在艱困的環境下完成的高品質作品的行動力。」約瑟夫.米契爾則指出:「在當代,我們不斷講合作,但我們不要忘了,作為獨立藝術家的視野,如何訴說自己的故事的企圖是重要的。周書毅探討東亞的環境與人造建築如何改變,也影響他的身體與身體如何回應,我相信這位藝術家想看不同環境,但他的願景也是如何利用這些環境來探索身體領域,作為一個專業訓練的舞者身體是否能在這些邊緣之地找到新的語言,走出黑盒子,進行不同的探索。說到底,這個作品結合了影像、空間、舞蹈,成功的說服了我們,聚合成強大的能量。」

 

 


視覺藝術獎——蘇匯宇《唐朝綺麗男(邱剛健,1985)》 (蘇匯宇 提供)

表演藝術獎——周書毅身體錄像展《Break&Break!無用之地》 (詹凱 攝)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