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一盞燈,一忘形
分享 | 瀏覽數: 74
|

一盞燈,一忘形

Author: Mantis Lee, 2019年06月23日 02時57分

評論的展演: 2019TIFA 驫舞劇場 蘇威嘉《自由步-一盞燈的景身》

 一盞燈,一忘形

李昆翰

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暨表演藝術碩士班

2019 3/30 中正紀念堂5號出口

  

驫舞劇場《自由步-一盞燈的景身》演出地點位於兩廳院藝文廣場,

由於是戶外演出,我們可以很輕易地拿出手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除了拍照以外,大多主要的精神都在舞者的身體律動上。

而就在一盞燈下,而民眾在城市的某盞燈下與舞者相遇﹔曼妙的身軀彷彿注入了天地間的能量﹔藉由伸展和捲縮,和燈光在軀體上留下的陰影,形成了“自由步”現場整個主體的結構十分簡單,堪稱極簡,一盞燈與一位舞者,舞者使用身體的純粹就像空氣在空氣的狹縫中流動一般。

舞者的身體處在一個特殊的時間裡頭,因為現場的聲音沒有被定型;沒有節拍沒有提示,身體在未知的時間裡流動,當舞者身處不同的環境(音樂)之下,開始改變使用身體的型態,或纏、或擺,以現場的溫度、光線、地景、或者圍繞在四周的我們做為創作的材料,然後隨著音樂的低鳴扭動身軀,沒有故事情節,只有舞者情緒的堆疊,律動時而柔美、緩慢,時而加快節奏、剛而有力。配合燈光聚焦,光影在舞者身體及五官留下陰影,形成一種光與暗的強烈對比。

雲門2的羅曼菲老師曾經說過:「看舞蹈就像聽一首歌讓旋律和節奏去感染,

你不用刻意解說那些反而會錯失該看到的你必須放棄尋找它的意義。

舞蹈是很直覺的,看舞蹈要放鬆試著感受純粹的線條力與美的張力,看表演要能掌握精神層面的溝通,尤其舞蹈這一種雙向溝通,同樣一支舞每個人背景不一樣、年齡不一樣,感受就應該不一樣,如果能被感染到一個畫面一輩子都無法忘記那就是最難能可貴的。」

我覺得這段話是這場演出最好的解說,所有意義都是由人去定義的,可是並非萬物都需要附加的,意義它也是可以很「純粹」的沒有攙雜任何東西真正體現事物的本質,而這種本質往往都能打動人心,而我就是深深被打動的其中一位觀眾。

相關評論

《自由步》到底自由在哪? --- 魏琬容

《從一盞燈的景身》到聲洄 許家峰

城市中的獨處空間《自由步-一盞燈的景身》 朱珊珊

《自由步 - 一盞燈的景身》 薛宇軒

希望之光《自由步-一盞燈的景身》 陳王湘瑜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