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自由參與《義家藝館3.0》
分享 | 瀏覽數: 169
|

自由參與《義家藝館3.0》

Author: 陳儀芬, 2019年05月31日 22時15分

評論的展演: 《義家藝館3.0》

自由參與《義家藝館3.0》

參觀地點時間:台北榮譽國民之家May 18, 2019

作者:陳儀芬(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文化資產與藝術創新博士班)

 

https://2019824.webnode.tw/

 

站在行人磚道上,他問:「1、2、3是什麼?」,

有人回答:「自由日啊?」。

也有人回答:「1、2、3木頭人!」

展覽是從提問開始的,你可以「自由參與」。

那麼,「自由是什麼?」他問。

「可以跟自己愛的人在一起。」我開心地想著,那剛通過的同婚法案。

「可以每天罵政府. . .」有人回答。

他說:「所以我被人民志願軍徵招來打仗,我就可以罵政府,這是自由嗎?」

 

許多人沈默了,「自由」其實很懸疑。

 

如果必須選擇,「你要回到苦難的親人身邊,還是去他們說的那個自由的台灣?」. . . . . . . 有一張神秘的宣傳單在流傳,說是如何能成為自由人的辦法。

 

接著,我們每人握著一張船票,聽著海濤聲,到了那邊。那邊敲著「自由鐘」喊著:「反共鬥志、歷久彌堅」,那邊熱烈歡迎我們:「自由之可貴. . .」。有一位觀眾自願扮演敲響鐘聲的角色,他分享了:「心中莫名激動」的感想。

「不知為何想哭」;「好像已經達到目的」,其他人說著。

  

以互動戲劇為開端,《義家藝館》的策展企圖顯然是去開發對歷史與自由反思的可能路徑。當然,「歷史」的定義在這個階段,對展覽來說就非常重要。於是,策展人吳岱融打開了那一間原只對國內外政要貴賓開放的「家史館」領著觀眾進去。

 

 

館內整齊地陳列了當年與「反共義士」們相關的報導與「投奔自由」等紀錄。我們看到了沒有南韓在場的〈朝鮮停戰協定簽署〉、據稱是獻給蔣經國先生的血旗,還有義士們表達決心的刺青紋身照等等片。更有在印度中立俘虜營中為升國旗而發生流血衝突事件的示意油繪。而另一幅「回台灣」或是「去大陸」,這樣具語義矛盾的油畫也在其中。

 

  

 

 

原來,在1953年他們被囚於當時是中立國的印度軍事基地,依照聯軍、印度和中共三方協議,有六個月的時間做出選擇,為了成為一個完全的自由人,必須在180天內明志/明智。原來,123自由人的發想,來自一張「鼓勵投奔自由」的宣傳單,策展人詢問大家意見:「這是由哪個陣營製作?」多數人的直覺是:「國民黨政府」。然而,當策展人從展櫃下方打開櫥門,從充滿霉味的小空間拿出韓文版時,大家驚呼著:「難道是南韓做的?」——「聯合國製作,並翻譯成各國語言」策展人解答。「完全的自由人」=a completely free man,美式翻譯體中文,我早該想到的!

 

我在館內流連忘返,太多珍貴資料了。因為「忠義山莊」本身就是一個博物館,「家史館」正是博物館中的博物館。當我匆匆趕到下一個創作展出地點,也許錯過了什麼,但對我來說,這正說明了互動參與式藝術裡所允許的「自由(不)參與」。然而,緩緩回首在1953年還是青年的他們,有「自由」不選擇嗎?生命,有別的選擇嗎?

 

自由的議題再度在展中出現,題為「自由的國度」的幾幅畫,質疑了不連貫的階梯走廊,對高齡者不友善的活動空間,這樣有自由嗎?身體的垂老衰敗限縮了自由嗎?在尚未失去意識之前,可以自由決定生命結束的方式嗎?

 

  

 

自由,是個「有限時空」概念,永遠只能在某種規訓裡實踐。在這個到處都是監視器,怕你發生什麼事情卻又沒有足夠人手照顧你的空間,我似乎看到自己即將隨著時光漸漸消失的生命尊嚴。也許,藝術是自由的想像國度,是對於自由的渴望與實踐,藝術可能提供了溢出規範與框架之外自由能量。於是,我在Art Cooks的小小空間裡,為台灣的異國同性戀人許下了可以合法結婚的願望。現下許願小布條之為共同創作,以及過去《義家藝館》1.0、2.0計畫成果展現報告,我在筆記簿上寫下了藝術進駐榮院後的差別——「五年前的自殺率較高」。

 

  

 

 

最後的動態展示發生在宿舍頂樓,有一位郭伯伯在那兒為自己安排了一個看電視、聽音樂的空間,雖然我對創作者以鄧麗君的「獨上西樓」為配樂覺得莫名又無趣,但那違章建築式的居住模式卻震撼了我,誰規定怎麼「住」,「住」哪裡才對?

其實,我們早就失去「怎麼」住的自由。更因為經過那陰暗,終年沒有冷暖氣的宿舍長廊,瞄著每個房間門牌上不同的姓名與沒有變動的護理人員。1、2、3我成了木頭人,久久不能自已。

 

自由參與的《義家藝館》3.0,提出了對「自由」許多面向的參與。是個兼顧創作與教育的策展思考,也是一個參與式藝術的徹底實踐——互動式的展演、移動式的展品、共同觀察共同創作與不斷提問的開放式教學法,一本open ending的小說。持續問著:選擇就是自由的展現?歷史紀錄的圖文可以再現「自由」?空間對於自由的影響?藝術創作擁有完全的自由?自由與法治的辯證呢?終於,山城開始下起雨來。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