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公主的十面相
分享 | 瀏覽數: 572
|

公主的十面相

Author: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9年04月03日 03時05分

評論的展演: 《公主的十面相》

圖版提供|複象公場     攝影|楊宸溥


在長弓鐵皮屋舞蹈劇場呈現的《公主的十面相》,有著很大的反諷,「公主」有既定成俗的形象,但在鐵皮屋中穿著公主裝,拿著雞毛撢子水桶拖把的公主們,到底是強化了落難公主的可憐,還是入境隨俗的能屈能伸?其實並不重要,節目還沒開始,9個穿著標準迪士尼白雪公主藍衣黃裙紅披風的舞者們魚貫出場,打掃著演出場地,就已經有著強烈的視覺衝突感,加上開演前伴隨著觀眾入場的音樂是台灣本土的洗腦賣藥廣告:三支雨傘、還沒退伍的阿榮、廣東目XX、有三種的斯斯、等等的常民文化,還沒開演前就先打破公主的形象,以及本土廠商大戰國際品牌的戲碼,流行文化與復古元素等等對立與衝突的存在。

整個作品有幾個瞬間讓我想起彼得格林納威,《淹死老公》一邊跳繩一邊屬著星星的小女孩。曬著被單從1到2,日曆從4到8,電視螢幕裡頭出現的9,格林納威的百科偏執序列,十面向,九位女舞者,一位父權角色,一隻寵物豬,散成各種符碼隱身至作品之中。

在鳳飛飛的「心肝寶貝」的歌聲中,勾起懷舊氛圍,小女孩與單親父親的角色建構了起來,運用劇場導演的手法,讓所有舞者同時詮釋(重複、加強)同一個小女孩的倒垃圾事件,驅動了整個作品的視覺強度與水平高度。小女孩之外的舞者有著幾乎統一的穿著,白上衣、卡其灰褲子、吊帶或領帶,模糊了性別,卻展現了舞者身體的柔軟與多變性,或是在「Candy land」中御宅族或是MV的快速節奏,或是將街舞地板動作拆解以現代舞形式展現,再加上物件的運用,將舞台搞得像是楊法布爾或是李銘宸《#》般的混亂(相較起來這齣其實乾淨多了,其實還可以更亂些)。

圖版提供|複象公場     攝影|楊宸溥


不像有些編舞家企圖向戲劇靠攏,搞得舞蹈不舞蹈、戲劇部分又無聊乏味,張雅為用了當代劇場導演的熱門手法放進她的舞蹈創作中。各具意義的音樂挑選也為作品滲入尾韻,數字符號本身就具備了結構與神秘,留下許多疑問,不見的三五六七,是以其他型態呈現?是我們沒看到還是有著特別意義的隱藏或缺席?以這樣的結構或段落,可以是有想法,也可以是遮醜,將不擅長不流順的部分藏拙,但也沒有這麼簡單,解構後的重新拼貼,拼貼的好將成為神作,拼貼不好遠不如沒解構,一念之間猶如天堂與地獄,至少《公主的十面相》在這部分是成功達陣。

在長弓舞蹈劇場呈現的另一個驚喜是,鐵捲門入口處停了一輛白色轎車,演出快靠近尾聲時,有一度開啟了汽車車燈作為側光照明,要是能發動車子往舞台表演區開進來一點點,覺得會有畫龍點睛、白馬王子的效果,而這也是在其他劇場很難達成的部分,但很可惜的只有開了車燈,但這樣的空間中的確有其特殊性,可以想像若場景是在奢華豪宅、或是斷垣殘壁,場域絕對帶來不同的想像。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