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非虛構情節——歡迎來到新世界鐘錶眼鏡行》
分享 | 瀏覽數: 493
|

《非虛構情節——歡迎來到新世界鐘錶眼鏡行》

Author: 王怡心, 2019年02月17日 14時02分

評論的展演: 《非虛構情節——歡迎來到新世界鐘錶眼鏡行》

       耳熟的展覽名稱容易讓人聯想到安德森導演的電影《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在電影之中,宛如文學般不同於其他電影的敘事方式令人印象深刻,而《非虛構情節——歡迎來到新世界鐘錶眼鏡行》也是如此。從踏入展間走向2樓的展場開始,不寬敞的樓梯兩側掛了有些年代的廣告,比如曾經紅極一時的鄭秀文及年輕的劉嘉玲開著紅色敞篷跑車,手上戴著閃亮的手錶,僅管現在看來過時,但可以想像在當時肯定是令人嚮往的商品符號。

       新世界鐘錶眼鏡行是一家位於臺中市豐原區的老店,自民國46開業以來已有63個年頭,展覽海報及門票上,《非虛構情節——歡迎來到新世界鐘錶眼鏡行》的英文譯為“Memories of a clocksmith’s daughter. ”意味著本展覽將由新世界鐘錶眼鏡行的張峰鈴師傅女兒為主要敘事者,告訴觀眾這間經營超過一甲子的老鐘表行的家人日常、被稱為「台灣錢淹腳目」但如今不復存在的七八零年代、精緻的鐘錶工藝、必須拜師當學徒三年四個月才能出師然後用「一生懸命」的精神一輩子投入的職人精神、等等逐漸凋零的故事。

       除了展覽中主要敘事者,從鐘表師傅的女兒——張雅琪角度書寫在鐘錶行成長的記憶,舉凡半夜突然響起的鬧鐘迫使家人在茫茫鐘海中尋覓、小時候經常幫忙顧店,看著父親出門將客人挑定的時鐘寫上紅色喜氣的文字以及時髦媽媽及舊時閣樓老鼠搶走大表哥手上雞腿的故事。展場中還有一區用文字簡單記錄了不同家鐘錶行老闆或店員的口述歷史,這些鐘錶行在時代的潮流下也同樣走向無人傳承技藝的命運。除了文字及照片呈現,展場也備有耳機及錄音,觀眾可以聽到張峰鈴師傅用閩南語,很有溫度地說著自己的故事以及女兒張雅琪的口白。在展場的另一頭,約莫十分鐘的影像中可以看到張峰鈴師傅邊戴著鐘錶單眼放大鏡修理細膩機械邊接受訪問的樣子、家人們坐在沙發上七嘴八舌的介紹鐘錶行來龍去脈。對觀眾而言,這個展覽是由許多的敘事者同時在述說鐘錶行的故事,因此有些故事會反覆換句話說地出現,不同敘事者會相互重疊又補充著彼此遺漏的部分。除了人以外,展場中的器物包含修理鐘錶用的鑷子、酒精燈、絕版的手錶、需要上發條的老式時鐘等等,本身也同時無語地述說著自己的故事。

《非虛構情節——歡迎來到新世界鐘錶眼鏡行》展場物件/王怡心拍攝。

       與鐘錶息息相關的「時間」按照常理該是中性、線性的,然而如同張雅琪的文字「從出生後,我們就一直在用不同的方式學習與時間相處,有時候希望快轉、有時暫停、有時慢速、也常希望倒轉。」、「後來智慧型手機出現後,習慣看手機上的時間更是方便;但看著電腦與手機上的時間,我好像逐漸失去時間感…當偶爾回到新世界鐘錶行,時間才隨時在你身邊、然而從小到大仍在滾滾潮流中屹立著的錶行卻又讓人有時間暫停的感覺…」、「有時候我總想,即使繼續走,時針與分針仍會回到原點,然後再繼續往下走…」,展場角落有一區的文字寫著自己的小女兒在鐘錶店和父親相處的經驗與自己在鐘錶店長大的記憶重疊著,這樣重疊、指針回到原點循環著走的時間讓我聯想到藝術家尤瑪‧達陸在《初心.頂真:當代工藝展》中呈現泰雅族女子與織布相對應的一生,由家中女性長輩準備的襁褓布開始、幼年時開始學習編織、婚前的嫁衣到婚後打理家人的衣物、要離開前為自己織好最後裹身的布料,不同於工廠製的線性布料,泰雅族織布機所織就的環形布料如同環形的生命觀,也如同鐘錶的時針與分針會不斷回到原點,是不斷的循環及演進。

       觀者在展場中觀看文字及擺件時如同聽到不同的敘述者此起彼落的喃喃自語,時而還有牆上的掛鐘整點報時的插入。這些文字、老照片、器物都在再現過去的記憶,如同德希達說,記憶總是需要符號去喚起不存在之物。( Memory always therefore already needs signs in order to recall the non-present, with which is necessarily in relation… ) (Dissemination, 109/135)而這些在場與不在場都是同時存在的。然而鐘錶店隨著時代的轉變而凋零如同一些生活周邊平時會經過但沒特別原因不會踏進的店鋪,而這些店鋪就隨著時代逐漸生長及凋謝退場。在經濟起飛的年代,大家都想存一筆錢買支錶或鐘送給重要的人作為心意與祝福,一個月能售出一百支錶到如今隨著戴錶習慣的人減少,即便手錶出問題也傾向送回原廠修理,鐘錶行的記憶及技藝都逐漸逝去。展覽中的呈現,特別是錄像中的家人口述,像極了地方互相傳來傳去的地方故事,對聽眾來說好像似曾相似、有些細節聽了也記不得,然而對某些人來說是珍藏的重要記憶。

       有些影評會形容《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是一部講述「失去」的故事,時代一直在走,可是有些回憶會永駐,僅管電影是虛構的世界,然而其中許多元素來自導演旅行的所見所聞。展覽《非虛構情節——歡迎來到新世界鐘錶眼鏡行》中的「非虛構情節」意指這一切皆是真實、非虛構的故事,然而我們都無法阻止時代的變化,如同鐘錶只要缺了一個小零件就再也無法繼續行走,最後想以張雅琪在展場中寫的兩句話作為結語:

「時光流逝很公平,總會留下前進痕跡,或許這是我著迷於新世界鐘錶眼鏡行的原因之一。」「時間很公平,不管你的年齡性別,每個人擁有的時間都一樣,有人用得多、有人覺得不夠用;我想,我只是想要盡量記得這些曾經。」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