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冬日裡的風物詩 《築詩.逐詩》新古典室內樂團「文學音樂劇場」
分享 | 瀏覽數: 166
|

冬日裡的風物詩 《築詩.逐詩》新古典室內樂團「文學音樂劇場」

Author: 羅俊穎, 2019年01月18日 01時12分

評論的展演: 《築詩.逐詩》新古典室內樂團「文學音樂劇場」

《築詩.逐詩》新古典室內樂團「文學音樂劇場」

2019年1月6日 台北國家戲劇院

 

一如演出單位所提供的節目冊中所寫到的:「詩意想像的空間概念」,新古典室內樂團在這場演出中所帶來的是一場詩意盎然、充滿想像的盛宴。

演出的內容相當飽滿,貫徹「文學音樂劇場」的概念,將詩在劇場的可能性做了十分有創意的發揮。整個演出以25首詩作所構成,以朗誦、音樂、歌舞、戲劇、空間、視覺的各種方式呈現出詩的立體面向,並輔以從這些多面向所延伸出的想像,帶有濃厚的文青氣質。

25首詩作分別來自曾貴海與江自得兩位醫生詩人的作品,風格都屬恬淡清新,情感非常真摯。難能可貴的是其中有8首是曾貴海以客語寫成,充滿道地風味,即便有部分觀眾需要字幕才能了解字意,但藉由其獨特的音韻腔調,也能感受婉轉典雅的客語文學之美。而作曲家劉聖賢則非常貼切地詮釋了這25詩,曲風流暢自然,不受鄉土歌謠的影響而自創新聲,毫不矯柔做作,合唱曲更是精彩。以做爲舞台音樂來說,觀眾的接受度顯然相當高。

全劇由年輕但劇場經驗豐富的吳維緯擔任導演。每一首詩都做了周到的考量,妥善地安置了樂團、合唱、歌手、舞者的相關位置,同時安排了開場的情景預設及一次中場休息。然而有趣的是,在觀賞過程中,隨著一首首的詩篇流瀉,觀眾逐漸發現似乎無法單純以「劇」來形容這部作品(席間隱約聽聞觀眾開始討論誰是男女主角,開始尋找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事實上這25首詩原本並無密切關連,因此若以尊重詩為主體的前提下,可以看出導演並沒有灑出狗血為戲而戲、為效果而效果,而僅設定了幾個想像中的人物,朦朧、似有若無地傳達著各種情緒。歌手、合唱、舞者之間的走位互動,也可以看出導演細膩的巧思。的確,它不太像一般的戲,它不敘述故事,而或許我們可定義它是齣詩的演繹。

美中不足的是在聽覺上過度仰賴擴音麥克風。以台北國家戲劇院的音響效果來說,百分之百擴音無法精確傳達出音量強弱的變化,或多或少降低了聲音的細膩和敏銳度。這或許是配合北中南巡演場地的條件,所不得不然的選擇。

新古典室內樂團藝術總監陳欣宜是個整合能力非凡的製作人。詩文的選擇有品味,不落俗套並有想法,將各個環節統合在一起,堅守詩意抒情的風格不討巧媚俗,得到的演出結果因此非常完整。這樣大型跨領域的展演型態也是少見而困難的,況且本身還必須擔任指揮,每場一同上台演出兩個多小時。所以說這樣認真的團體是值得以票房鼓勵的。

這場令人耳目一新的創意製作,在軟硬體方方面面都端出了最有誠意的佳肴,表現出色。現階段新古典室內樂團這種新概念的演出可說已築出了初步的成功,至於未來的成熟蛻變及發展動向,也令人關注與期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