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緣起不滅,死生相隨的愛《倩女・幽魂》
分享 | 瀏覽數: 104
|

緣起不滅,死生相隨的愛《倩女・幽魂》

Author: 賴怡瑄, 2019年01月06日 22時13分

評論的展演: 香港舞蹈團《倩女・幽魂》

說起對倩女幽魂的印象,大家第一時刻無不想起徐克1987年拍攝的電影,幾個關鍵字瞬間湧上心頭:小倩、燕赤霞、蘭若寺、人鬼疏途……小倩輕巧飛舞、與甯采臣的甜蜜相戀、與樹妖人魔大戰等經典畫面也一一浮現。膾炙人口故事將再次重演,且是以舞台劇的方式,再次呈現於觀眾面前,筆者帶著興奮與期待的心情,迎接由香港舞蹈團帶來的《倩女・幽魂》。

  首先在翻譯上,藝術總監楊雲濤以法語L‘Amour Immortel作註解,意思是「不朽的愛」,有別於電影中社會敗壞等政治隱喻情節及最後的人鬼疏途,藝術總監楊雲濤更強調的是小倩與甯采臣兩人之間的愛戀,最終雖仍消逝,但過程的美好卻永恆存於彼此心底。展演核心將徐克《倩女幽魂》的電影版本搬上舞台,以舞台劇的形式表現。整齣劇分成「初見」、「痴戀」、「殊途」、「情幻」四幕,再各延伸出兩個舞段。舞者以不同質地的肢體動作表現出角色的個性與張力,或利用芭蕾舞中啞劇的手勢及簡單易懂的日常生活動作,代替劇中角色的對話。劇中也有許多象徵性的符號及隱喻出現,如:電影中輕盈飛舞的小倩,在劇中身穿白色長紗,在濃濃白霧中相互牽引共舞,給人一種輕飄的幽魂形象。但這長白紗最後佈滿蘭若寺,似乎也代表著無法擺脫的命運枷鎖,采臣在布幔中東翻西找,最後仍舊無法挽回小倩的命,人鬼終究不能在一起。電影中人魔大戰,樹妖自由伸縮的藤蔓,在舞作片段〈人魔・戰〉中導演以黑色鬆緊帶呈現,綑綁於舞者妖間的鬆緊帶,因應舞者的彈跳、高低舞動,有所延伸、縮短,再運用藍色燈光營造詭譎氣氛,製造出樹妖魔力高深莫測之態。又或是在〈孟蘭・亂〉中,奇異的紙紮人、採高蹺者一出,搭配昏暗的燈光,強烈的視覺印象進入腦中,立刻讓人與臺灣的七月普渡做上連結,給人一種不寒而慄之感。最後對於結局的處理,導演用一道紅光從舞台後方投置觀眾席,小倩朝著紅光奔去,最終消逝無蹤,似乎也象徵著黎明的到來,采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倩消逝其中,恍如夢醒時分,我們抓不住美好事物的流逝,任憑他消散空中,卻也給了我們應當珍惜當下,把握美好之感悟。

  《倩女˙幽魂》節目在開頭與中間幾段過場處,選用投影情節方式,將觀眾迅速帶入劇情,抑或是小倩出場時,熟悉的〈黎明不要來〉音符響起,觀眾腦海中便浮現熟悉的畫面,諸如此類的手法,與觀眾產生極大的互文關係。但也因為過於熟悉,若舞台上出現的場景或畫面安排,太跳脫於電影中的情節畫面或氛圍,便會使觀眾產生些微的落差感。最後結尾場上一片寂靜之時,張國榮經典倩女幽魂一出,搭配無聲的黑白電影剪輯片段,無疑是導演像徐克致敬之意,瞬間將在場觀眾拉回1987年,一場新舊交融、經典與再現的《倩女・幽魂》,在熱烈的掌聲中畫下句點。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