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炙熱又冷冽的人生劇場—《塵漠的凝視》
分享 | 瀏覽數: 129
|

炙熱又冷冽的人生劇場—《塵漠的凝視》

Author: 許芷榕, 2018年12月04日 11時37分

評論的展演: 《塵漠的凝視》

此舞作靈感來自於姚淑芬曾經獨自前往新疆大漠,身為一個離開家鄉的流浪者獨自在一望無際的大漠中,她感受到這個自在讓自己與大自然融為一體,並有回到家的感覺。姚淑芬希望藉由這次的舞作,希望把這份感動用比較像是電影的方式帶進劇場讓觀眾感受。

 

舞作一開始便是有點類似公路電影的開場,投影幕上的主角在隧道公路上展開一段旅程,通過隧道迎面而來的是一片大漠,進而帶入滿地沙石塵土的舞臺,上舞臺卻有如城市般的燈管燈,燈管與荒土的舞臺佈景,呈現出荒原與都市的強烈對比。儘管姚淑芬認為到了一定的年紀再談情感的主題就有點不好意思,但人與人之間甚至在整個社會中,情感還是避免不了的,舞作也從一雙花色的高跟鞋帶出男女情感的繫絆,就好像兩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因為某種緣分成為彼此最親密的人。

 

舞作總共只有四位舞者,三男一女,其中飾演主要角色流浪者的呂柏勳其實是位導演,而他在舞作中應該比較算是演員而不是舞者;兩位男舞者可說是流浪者映照出來的心境與意象,較內心狀態的表現,與流浪者的沈默平靜狀態做對比;女舞者則是一種情感的泉源、都市的虛幻。整支舞作的起承轉合隨著流浪者的情緒、移動和狀態在變化,從舞者與他的互動,再加上與影像即時的互動,除了帶出一種虛與實的交錯感,也帶出了流浪者的情感:孤獨與渴望。

 

我們都需要解渴、需要水、需要做一些極盡所能的事來達到自己所需要的:大口喝啤酒、頭頂冰塊,就好似隱喻人的生活與慾望。接著舞者開始有一些較滑稽的肢體,流浪者也像喝醉一樣,在舞臺上走走倒倒,好似訴說人生偶爾也會有迷失方向之時。流浪者倒在舞臺上,女舞者與男舞者近全裸之身在燈管區呈現肢體交纏的雙人舞。

 

舞作接近尾聲,女舞者披上鮮豔的紅色外衣,走向紅色梯子,此時一片片花瓣紛紛飄落,與躺在地上落魄的流浪者呈現鮮明的對比,流浪者也更顯得孤寂萬分。女舞者慢慢走向流浪者,兩個看似獨立的個體卻又有了交集,而兩位男舞者在後方不斷的重複的摔倒又爬起,呈現出流浪者面對情感的內心掙扎與奮力一搏的心。

 

舞作尾聲,投影幕降下,出現與開頭呼應的影像,就好像看了一部人生劇場,反映在你我的真實生活上,像是電影般但又不失舞蹈的可看性,若能像電影般有更明顯的起承轉合,應會更能打動觀眾的心。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