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Man’s Talk,的以上與未滿
分享 | 瀏覽數: 255
|

Man’s Talk,的以上與未滿

Author: 許家峰, 2018年10月22日 21時45分

評論的展演: 2018「站」藝術節-中年大叔《中年大叔的話唬爛》

時間:2018.10.20 pm7:30

地點:建軍跨域基地

 

「音樂以上戲劇未滿」大概是我對這個作品的第一個界定方向。雖在售票系統中這節目歸屬於音樂類型,但了解導演羅永昌想打破對音樂與戲劇的限制故我才用這八字來形容。以音樂作為敍事的動作,各自帶入自身所面對的生活故事進而生產出大於音樂表演的作品。就演出型式雖非新創特異,但這種不怎規矩的規矩,反倒讓表演者的表現更加輕鬆或者說没什麼包袱,相對的觀眾在觀賞的過程中自然就會覺得放鬆。身為主要以聽覺導向的視障觀眾,這篇主要會以「音樂聲響」與「文本架構」兩大方向做為回應。

演員均有專業的樂手背景,想當然爾在整個節目的音樂表現上有它強勢的地方。首先在觀眾進場樂的選曲上就令我印象深刻,雖說我進場時已經很接近演出了,但可以從這些演奏曲目中清楚的將節目的基調給明確的定調。至少我在聆聽這些曲風時讓我直覺鏗鏘分明卻不張牙燥進,沉穩卻非緩慢,記得演後演員們說著末場觀眾在等待開場前的寧靜氛微,我在想也許當晚有許多俱相同身份的觀眾被這音樂給吸引了,身體輕鬆內心卻不斷地小轉圈。

而在演奏樂器的技術上自然没有話說,然而讓我耳朵驚艷的是團隊自備的音響設備bose l1讓整個聽覺提高好大的層次聽現場演奏/唱最怕就是聽到混濁的聲音,好的器材設備加乘整體聽覺的完整度,雖個人對音響器材不甚了解,但很謝謝團隊的用心。不過個人也覺得若場地空間再稍大一些聽覺效果會更加舒適。而選唱歌曲的年代多數從九零中期到一零年間為主,我想這也是我們最青春也是正為了夢想打拼的時間點,在這些經典歌詞中,部分修改一些字句,讓每一首歌直指詮釋演唱者所要表達或帶出的寓意,不過由於當晚鍵盤手的耳mic似乎貼的太遠了,獨唱還好,在合音時可明顯感覺到畫外音感,也許他有感覺到或者他的音色本就高亢輕亮再加上觀眾進距離的關係,我是覺得還蠻有瑕庛美感的。

接著來聊《中年大叔的話唬爛》文本,雖說話唬爛有閒聊說大話之意,但若只是各自表態,那就容易模糊焦點真淪為一場無需費神的閒聊。演員林昭智、蔡耀德和羅永昌各背負家庭、事業與感情的困境,然而在文本敍事架構中没有更充份的補強與轉折,各自顯得輕浮,少了一點可被掛在心頭的重量。也許減短一些歌唱時間,平均三者困境的佔比,凝聚強化在某一個困境的點上,藉由一個點去圈住三種處境,讓文本的走向更俱重點。

當觀眾進入劇場時第一個迎面而來的是咖啡撲鼻香氣,然後聽見演員林昭智招呼著大家喝咖啡指引坐位,感覺可能是互動式的演出型式,但結果並没有明顯的互動;而咖啡吧枱區也僅在開場與結束時被運用到,演員的表演也全部集中在樂器週圍,感覺演員身體與空間相互限制著,就音樂詮釋上是集中焦點所在,然而要讓演員的表現再提拉出來時勢必要在多些著墨,所以導演在舞台調度與演出走位上應可再多些動作設計,讓整體視聽覺場面更俱流動感。

雖說演出的背景是取材生活的一部份,可能大家專注各自台詞反而生活感的口語被削弱許多,太多國語對白淡化許多潛在的力量。演出焦點多圍繞在羅永昌身上,雖能理解經驗值的考量,也許二位演員技巧層面尚需磨鍊,但本能的直率真實也是最寶貴的,所以個人覺得在這作品上他們倒恰如其份,只是認真的台詞太少了。

最後仔細留意2018「站」藝術節的四檔演出,在節目內容上似乎可感受到單位在型式的安排下了一些功夫,這類微型創作表演是很值得去關注的,它很輕鬆又帶點小實驗性,很規矩只是偶不按牌理出,好比這檔《中年大叔的話唬爛》的演出型式在南部相較少的,娛樂性足若內容再微調一下,相信更能吸引不同層的觀眾參與,也期待高雄繼續有好玩、有趣的作品產出。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