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百年春之祭還能變出什麼花樣--新點子微舞作
分享 | 瀏覽數: 406
|

百年春之祭還能變出什麼花樣--新點子微舞作

Author: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8年08月16日 01時33分

評論的展演: 2018新點子舞展《微舞作 - 林素蓮、劉彥成、劉冠詳》

兩廳院新點子舞展請來三位新世代編舞家劉冠詳、劉彥成與林素蓮,以《春之祭》為發想,各自創作出三個微舞作:《酷刑姿勢練習》、《垃圾》與《小姐免驚》。

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的音樂節拍分明,非常適合舞蹈,但太過強烈的節奏與獨特的風格,當舞蹈本身沒有相對的強度時,很難與之抗衡,更別提如何駕馭超越,加上音樂之外,曲目的解說具象,那部落儀式性的獻祭,言簡意賅的曲目象徵,關於長老、少女、群眾,關於大地、祖先與死亡等的意象鮮明,也因此成為編舞家們愛恨交加的挑戰。


劉冠詳《酷刑姿勢練習》圖版提供|國家兩廳院 攝影|李佳曄 

但三支微舞作並沒有要正面交鋒,不但連作品命名,《春之祭》的音樂都沒用,各自以天馬行空的創意來解構《春之祭》,各自捕捉元素來加以發揮。劉冠詳《酷刑姿勢練習》,是這次最好的拆解示範,最貼近《春之祭》的創作,開始的序曲以極為狂暴的工業風音樂,來向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致敬,以各種詭譎動作,男性化的動作強加於女體身上,手縛在後、抓頭髮、雙手擺動腹部向前,或是以抖動來處理抽搐,呈現那種入魔的瘋癲狀態等等,也完全符合了獻祭少女的被迫,而這批女舞者們的高超肢體表現,也讓整體的演出增色不少。


林素蓮《小姐免驚》圖版提供|國家兩廳院  攝影|李佳曄

林素蓮的《小姐免驚》,從作品名稱就對「獻祭少女」體現了關懷,卻如揚法布爾作品豐富的戲劇性與視覺上的混亂,以更加緊湊的的節奏,多到令人眼花的道具物件,讓整個演出滿到不可收拾。三位舞蹈素人與一位女舞者的組合,是素連擅長的材料,全裸男以極慢動作「跑」進舞台,其他三人在旁簇擁協助他逐一穿上襪子內褲衣服等,開始的五分鐘就充滿新意讓觀眾屏氣凝神,再來以大量的物件,不斷變化的布景,六零年代搖滾樂手的歌曲,卻創造出伍百「小姐免驚」絕無冷場從頭嗨到尾的台式熱鬧。視覺上的混亂如同李銘宸過去幾個作品《Rest in Peace》《Dear All》《戀曲2010》《#》塞滿演出空間的混亂感;在肢體上如何讓素人有舞者般的整齊、雙人三人群體的節拍,如何讓舞者穿梭於素人間建立起整體的最佳動態,是素連在編舞上的強項。


劉彥成《垃圾》圖版提供|國家兩廳院  攝影|李佳曄

雖然《小姐免驚》在視覺上有著李銘宸的風格,但李銘宸真正操刀的反而是劉彥成的《垃圾》,卻一反過往作品中混亂的大量物件,這個名為《垃圾》的作品卻是乾乾淨淨,簡潔的木棧板堆積出空間上的層次。「垃圾」要如何與春之祭產生共鳴?劉彥成企圖以肢體找出二元對立之間幽微的可能與存在,從垃圾的有用與無用,到犧牲的價值有用還是無用,動作上呈現出東方與西方,進與退之間,穿鞋與不穿鞋之間的拿捏,夜深人靜的音樂,戲劇性的動作,行在水窮處的靈光乍現,以動作上的突梯來創造荒謬,也許是彥成對《春之祭》中春天與死亡間的荒謬,找到平衡與解套的幽默方式。

不直接挑戰「春之祭」音樂的策略讓三個微舞作有了更寬廣自由的創作空間,但少了靈魂主體史特拉汶斯基的音樂,還是有著幾分失魂落魄。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