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從《蓬萊》看「偶」的巧思
分享 | 瀏覽數: 394
|

從《蓬萊》看「偶」的巧思

Author: 陳宗斈, 2018年03月22日 15時54分

評論的展演: 南北管神話音樂劇《蓬萊》

觀賞日期:2018.3.4
圖版提供:拾念劇集 
攝影:Mile End Photography

2018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 超神話二部曲《蓬萊》

這部戲第一個讓人注意到的特色就是每個演員的頭上都頂著一個大大的面具,除了刑天,因為這個角色是沒有頭顱的。由此可推斷,在戲中,面具才是頭顱,而不是演員的臉。這樣的設計十分有趣,鑒於面具頂在頭上,演員就給了我一種跳大神的感覺,讓我有好像正坐在廟宇的樓梯間看戲的感覺。而仔細思考這種面具設計除了藝術效果的實際效益,會發現一個重點。由於蓬萊一人分飾多角,這種面具可以替演員省下化妝的時間,真是巧思。


  整齣戲我最喜歡的段落是雲鬼回憶整個偷心的過程。這個段落的設計特別有意思。軒轅與女媧兩個角色共用一個戲偶。軒轅的面具在戲偶外,而女媧的面具在戲偶內。有趣的點來了,這個戲偶是可以翻面的,一面是一個角色,而戲偶一翻,由於角色不一樣了,就這麼直接進入了新的一幕,戲偶一翻,就是全新一幕的開始,給我一種回憶翻飛的感覺。在回憶中,空間與時間是其次,組成回憶最重要的部分是人與事件,而且腦中的回憶是不斷閃動的,不停切換的,這種翻人偶的手法恰恰把這種感覺體現得頗到位,十分有趣。

相關評論

化繁為簡的美學,自一連綿的敘事──《蓬萊》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作者/白斐嵐]

開創傳統曲藝新路的「南北管神話音樂劇」《蓬萊》 --- 郭強生

令人驚喜的南北管音樂劇《蓬萊》 --- 陳惠湄

神無心的世界:觀賞南北管音樂劇《蓬萊》 陳宜彣

透過不同音樂的使用刻畫出兩樣世界:蓬萊 賴琬妮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