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 瀏覽數: 1403
|

之間

Author: 許家峰, 2017年12月22日 18時28分

評論的展演: 「比較深的灰」-陳松志個展

時間:2017.10.28-2017.12.17
地點:弔詭畫廊

這是弔詭畫廊重新擴建空間後的第一個展覽,個人很喜歡藝術家陳松志在空間的安排上,激起觀者的五感感受,尤其在氣味的處理上,即使就單一的氣味整個層次感隨著五個展區的移動漫沿開來,好像正在拆封一系列細緻限量的;藏書或經典電影套組時,散發出來的味道,並逐一地細細品嚐各自風味;而這篇我會把作品用畫廊的左右兩棟做為區分,其中會多描述展中較難控製的氣味如何被操作,以及部份觸、聽覺所營造的空間\想像氛微。 

緊貼不放的氣味與華麗的懸浮粒

一推開展館大門,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挾帶鹹食物的氣味,那是爆米花的味道(個人覺得較像多力多滋迷漫在一樓展區裡,我們一行人光在)《散場》這作品上就花了不少時間,除了討論什麼氣味、來源外,也在想為何這氣味可以如此的穩定,過去自己也觀賞幾個帶有氣味的展,除非作品本身材料有強烈的氣味外,不然要在空間中維持一種不該出現的氣味是很大的難題,我想地毯發揮了很大功能,除了改變場域氣氛,觀者也可從行進的步伐感受轉場的區分,而因地毯本身就有厚度,只要在上面噴灑特製的香精油,氣味由下往上升,直接進入觀眾的鼻腔裡,這樣利用氣味讓觀眾藉由空間的裝置與味道引領\聯想至某場景\意境,但也因我們處在這展區有些久那味道不斷地在充斥在整個鼻腔裡,開始有些不舒服、有些焦躁,即使我們移動到二、三樓展區甚至離開展館,依稀還可以聞到那一絲的爆米花味,猶如糾纏不散的鬼魅緊追著我們的腳步不放。

三樓《無題2017》那一地的金色細砂,我想視覺上可能映射出的光澤外,腳步踩踏的過程帶點沙沙的細聲以及有些鬆滑的觸感很有趣,但必須小心的走,畢竟塑膠材質的金蔥沙粒是輕的,很容易隨著步伐的移動而隨之飛揚,而靜佇立在展場中的三座展枱,也像是在保護什麼似的,假若地面上的金沙都飛舞起來的漫天光點也只能覆蓋在那層透明的玻璃罩上,裡面的出不來外面的進不去相互制衡著,也有如金色PM2.5懸浮粒子正伺機而動;我覺得這兩件作品有某種對應關係,前者被那無孔不入的氣味給壓迫著,後者則是為維持某狀態而相互控制\限制著,不管是強迫或限制都跟腳下的物件有著密切的關連。而二樓、《比較深的灰》作品,因是較視覺感受的,故我無法多述。

日常與沉眠

在擴建後的二、三樓新展區中,二樓的《無題-房間四(素描)》作品,個人覺得很日常片段的混合,有點像歐洲的電影,有些慵懶、緩慢,三塊不同材質像門簾般的將三張單人床圍繞住,還有幾盏亮

著小黃燈,而三張床下的收音機各傳出它們自己的頻率,一切就好像來自不同的背景的人物角色在這房間生活交錯著,而觀眾不斷的穿梭在布縵間與不停播放的收音機的聲音相互牽動著,像攪動這房間的鑰匙夾帶著觀者不同的情緒狀態進入,讓整個房間\空間像似在呼吸般地活著。

最後三樓《倒裝的語句》是我最喜歡的作品,聽完友人解說空間的配置後,內心是有些愁悵,感覺曾經在房間裡的人都進入永眠般,但有意思的是本來吊在天花板的造型燈倒放在地面上,像是一朵發光的花,三塊直立斜靠牆邊的木板,像似三張床被反著擺,連帶著床單(被套)也反著過來,很像三塊墓碑,有些淒涼,但又因都是從地面向上發展感覺也象徵什麼新的寓意似的,也許像被按下暫停鍵的時空狀態,等待下一次播放鍵的再開啟。

那時候我已在內心找到了力量,使我能目睹不幸而漠然處之,克制自己的感情,那時候我已開始懂得目睹破壞和不幸的景象有多麼美。摘自《過於喧囂的孤獨》赫拉巴爾 

喜歡「比較深的灰」展在弔詭空間上的展陳配置,原來的三層樓空間像三首短詩般層層覆蓋,情緒隨著那不安份的因子既是靜謐又隨時可被撩撥;而身處在擴建後的二層樓,像似沉浸在一部長篇小說或電影中,空間裡的物件既獨立又相互呼應著,每一物件似有它的故事在進行著,可以彼此交織延伸發展情節,也隨著消逝塵埃落定後,等待下一次的甦醒。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最新留言
上紅牆

2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