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 地方現場 : 行動中的身體 > #1
分享 | 瀏覽數: 115
|

< 地方現場 : 行動中的身體 > #1

Author: 吳芊逸, 2017年09月20日 12時15分

評論的展演: < 地方現場: 行動中的身體> #1


她慢慢的將它們排成一直線:茭白筍、小黃瓜、火龍果;也或許,並不能真正地稱的上是一條直線,因為排著排著,有的筍的身子總是長了些,火龍果那不規則的圓心,其實也不知道該向哪個準兒對齊。她慢慢的將它們排成一條直線,重覆的、一遍遍。有時候將某個東西挪左一些,有時候又再挪回去原來的位置。她試著排出一條筆直的線,依照它們所宣稱的直線的樣子。

觀眾不在。

如果說她總認為物件與她是同等的,那麼茭白筍、黃瓜與火龍果與她之間的關係,是否是她以外的周遭?也可能是她自身的一部分?又或者只是些陌生的相遇?也可能其實它們就只是皎白筍、小黃瓜與火龍果 — 只不過不是我們此刻所理解的那種。就像是番茄與西紅柿之間的距離,總有些空隙去容納那些尚未經驗的。

觀眾不在。

觀眾來的時侯,她殺了它們,它們也殺了她。不要說她殺了一種象徵或者ㄧ種符號,因為象徵或符號是無法被謀殺的。但茭白筍、小黃瓜與火龍果可以。於是她殺了它們:皎白筍、小黃瓜與火龍果。她切去它們的頭(也可能是腳),有的剝去外皮;被切除的部分被她排成了一條直線。這下可好了,我們現在有兩條直線了。她殺它們的時候心中是否曾經有所選擇與猶豫,但這畢竟也不是第一次了,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但如果是第一次呢?那會是什麼感覺?一切會不一樣嗎?她可能不記得了。

有人殺過小黃瓜嗎?

如果使勁握著刀柄,最後總會弄髒雙手的。

她從廉價五金雜貨商店買來幾個刷洗水槽用的那種鋼絲球,將其中一個用雙手撐開後套在頭上;鋼絲糾結生硬時不時的扎著她的臉。她拿起紅色的火龍果像是刨絲般,在被鋼絲纏繞的臉孔與頭部上摩擦,直到火龍果的汁液流淌一地爛成泥為止。然後在室內,她穿上一雙藍色的雨鞋,走上鐵樓梯低頭坐著。雨鞋中這樣的積著水。她拿出一條細長的透明管子,在其中一只雨鞋中,吹出了一些肥皂與清潔劑般的透明泡泡。

如果不是為了做料理,

她到底為了什麼殺了它們呢?

一再而再的。

關於那些肥皂泡沫。

 

-----------------------------------------

評論的展演:<地方現場: 行動中的身體>

行動日期:2017.09.09   演出者:王丹丹

行動地點:荒原藝術

主辦單位:角八打片場

協辦單位:耳邊風工作站, 荒原藝術

策展人:角八惠

 

原文與圖片連結:

http://blackbox22.wixsite.com/chienyiwu/single-post/2017/09/10/-%E5%9C%B0%E6%96%B9%E7%8F%BE%E5%A0%B4%EF%BC%9A%E8%A1%8C%E5%8B%95%E4%B8%AD%E7%9A%84%E8%BA%AB%E9%AB%94-1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