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聽聞他們的背叛
分享 | 瀏覽數: 740
|

聽聞他們的背叛

Author: 許家峰, 2017年05月20日 00時25分

評論的展演: 嬉劇集回歸計畫《背叛》

時間:2017.05.14 下午場

地點:衛武營281展演場

團隊:嬉劇集

 

通常遇到團隊重新演繹經典劇本時,我會特別留意他們在相關文宣的露出論述\宣傳詞,好比此次嬉劇集他們強調忠於原著與嶄新閱讀等字眼,雖說哈洛.品特這位英國劇作家的經典劇作《背叛》,就年代歷史來說離我們算很近,但對絶多數的觀眾來說文本中的設定還是遠了些,所以如何忠於且嶄新,實為艱鉅挑戰;整齣作品的調性很有八、九十年代的歐洲文藝電影的味道,個人覺得雖緩慢優雅但後勁不足,錯綜略顯凌亂。

 

背叛中的背叛中的背叛…

三位主要角色艾瑪、傑利與羅伯,雖是在講男女主角是如何背叛自己的婚姻,其背後盤根錯結地交織著,又可以向內發展角色彼此悠遠的關係脈絡,另從彼此的對話裡不停提及的名字,這些不在場的角色是一種可能是過去式的情感,可能是正在進行式的新寄託;好比開場,艾瑪與傑利的對談,聊彼此的家庭成員,可能的印象,最後傑利從艾瑪的言行中推敲她可能的新歡凱西,而艾瑪也告訴傑利她不只想正式切斷這段婚外情並向她的先生羅伯坦承這段關係;然而不單單是男女之間的情感,還有男性之間的友誼,羅伯、傑利與凱西先後因艾瑪的關係,直接\間接地背叛彼此間的友誼;還有更遠些,關於三位男性友人間的夢想,那些對於文學、詩歌的理想,在出社會後,一個個背道而馳,那也是一種背叛;個人覺得在關係的處理尚没更細膩的去扣住這些零碎卻很重要的線索,少了這些種種的堆疊,也因如此最後的崩壞的震撼\張力没被突顯出來。

 

日常如何荒誕

通常在荒誕派的劇作中,最外顯表現的莫過於日常生活台詞的重覆性,這也可從開場艾瑪與傑利的對話中可見一二,倆人不停地再問對方過的好嗎以及重覆提及的名字,語言的重覆性可能會涵蓋某種寓意或狀態,個人聽演員在演繹語意的表達上有些疑惑,尤其李昕庭在飾艾瑪一角,她在聲音的表現上情緒較為單一,字尾刻意的壓音且拉長都讓角色達到一種抽離感(有點像機器人狀態),反觀二位男演員的演繹角色很生活化,讓男女在對峙場面上有種荒謬的衝突感。

 

被弱化的女性

在諸多《背叛》作品的相關論述中都會提到品特對於女性的關注,此次演出,在艾瑪種種言行舉止,都表明她是一位正在跳脫傳統良婦形象,邁向蕩婦之路(背棄傳統婦道),然而我無法嗅到艾瑪的騷勁,也無法感受到她玩弄男性的心機\手腕,反倒被兩大男性陰影籠罩著,如果艾瑪(女性)是主要的導火線,那麼這條引信對我來說可能太薄弱了,不足點燃這炸藥。不過我絶大部份都是憑藉聽覺詮釋表演加上陪同者敍述動作指示,也許明眼觀眾對於艾瑪這角色外在的演繹所帶出的寓意,有不同於我的差異吧。

 

南部少見的文藝風格

如開場所述,個人覺得這齣戲對我來說有八、九十年代歐洲文藝電影的味道,可以感受到作品的優雅與內斂的氣息,導演謝鴻廷把整齣戲的調性處理的很好,但也因外國文本與緩慢的調性,對南部觀眾來說可能是一大考驗,另我個人對開閉幕場的場上設計有些疑惑,開場與結束時四位演員都在舞台的一側排排坐,看似一種呼應,如果開場是一種面對,那麼結束時或許是一種宣判,但就角色的關係上,明明是主要三位演員,飾演服務生僅出現一幕的演員被安排與三位角色坐一起,讓我眉頭皺了好多下;舞台設計是開二面觀眾席,就像夾心餅乾一樣,兩邊長排的觀眾席夾著長形舞台,雖我無法從視覺上感受到其設計安排,但卻可以從演員的聲音表現上感受到演員與舞台關係中的流動\層次,不過這也要在没有mic的狀態下,所以內心是很謝謝他們這樣安排,不過換場真的有些久;我個人很喜歡賴韋宏這次的音樂,當然一方面我對弦樂情有獨鍾,另一方面他使用拉弦樂器做為貫穿整齣戲的主要旋律,大提琴時而低吟時而急切,我覺得音樂的加入讓整個作品的時間感與情境氛微更加確立,此次音樂下的點都是在每幕最後的一句話後做為轉場的襯樂,另最後一幕結束時所下的音樂,很像強大的音波,感覺椅子、整個劇場都在震動著,不過這個震撼並不是由戲向觀眾延伸出來的,對我來說純粹是音樂的震撼力。

 

最後來聊聊演員吧,先來說李昕庭(飾艾瑪),雖然前述我好像講了不少她壞話,但她真的很突出,突出的是她在角色詮釋上給予了艾瑪一個鮮明的個性,這種狀態有點像內斂的神經質,雖從聲音表現上我仍無法感受到艾瑪在面對不同男性間所應對展現的姿態,但她在這齣戲的表現上,角色的某種辨識度有被提拉出來;黃琦勝(飾羅伯),我喜歡她在這戲中所散發出來的冷調,話語間的鋒利度非常快速、俐落且挾帶著威迫感,由其在羅伯揭發了艾瑪與傑利間的情事,講話的節奏與力度都很精彩,不過下一場與傑利在餐廳的那幕就顯得過度地張揚,最後一幕出場時關鍵的一句話並没說清楚,有些可惜;周聖博(飾傑利),剛觀賞完時,心中覺得他的穩定性還蠻高的,經過幾天的沉澱與整理後,發現他在這角色上少了一點個性,就舞台上傑利背叛了他的好友與妻子,另一方面又猜疑艾瑪與凱西的關係,甚至他妻子與女性友人的關係等等,顯然這個傑利太過溫和了;三位演員各有迷人之處,不過在詮釋這文本時,角色本身的成熟度背景與社會歷鍊等,還是略少幾分味道。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