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死亡的想像與現實
分享 | 瀏覽數: 285
|

死亡的想像與現實

Author: 陳元棠, 2017年03月09日 08時50分

評論的展演: 《島嶼浮塵・PM2.5視界》

地點: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時間:2017年1月11日-6月11日

展出藝術家:林泰州、許禹鳳、許震唐等

 

 

 

一群創作者,可以如何透過博物館之場域對社會進行積極的作為?

他們以科學教育展出形式以及社會參與的藝術作品試著將在公共空間裡的呼吸權利具象,對於空污的現實,此展的簡介文字中提到:「問題是清楚的,解決方法是複雜的。」網站上也引用李遠哲在開幕儀式致詞時說:「面對空污,如果我們的知識不能轉化到行動的話,都是空談。」可見此展以藝術形成氛圍,以空污為創作材料,組成具備藝術性的畫面,在感性間訴說現實,傳遞知識,期盼喚起眾人對景觀社會之後的醒覺,重點在於激起知識的行動。藝術創作與科學展覽共同進行,是藝術在參與社會議題上應用的展示,教育大眾的目標清晰,試圖讓pm2.5具體,有如將其擬人化,以上下裡外各角度顯現,將數據表格以物品雕塑、拼貼畫面更加貼近「現實」。在此特展中,延續2014年同在自然科學博物館所舉辦的:《南風攝影展:台西村的故事》之中無所不在的死亡氣息,空污是「現實」裡真切存在的、看不見的威脅,疾病與死亡的逼近,以藝術轉換方式出現的沈重腳步,微弱的抗議,種種人與環境的聲響在此展場中交錯參雜,影像中的天空、稻田、西海岸、工廠......無一不是我們生活中無視的證據。

 

入場的地面是一大方形白色充當螢幕(影像提供:柯金源),觀眾一入場即是有如踏進飛天魔毯一般,調整視角成俯瞰,地面上投影出陣陣黑煙,於其上踩踏步行入內,方抬頭便看見馮偉中的錄像作品《西海岸異世界》,以空拍台灣西海岸為主,當藝術成為喚醒大眾的手段,對於知的權利而言,航拍全景式的「現實」,得以掌握空污全貌,畫面中可見工廠與巨大煙囪,於影像具詩意的文字中,將其比喻成向神祇上的香,許震唐巨大的拼貼作品《我那煙塵中美麗的鼻子》,是由大大小小各汽機車的排氣孔組成人臉圖像,眼睛部分是為最大的排氣孔圖像,如此黑暗空洞的眼神,在唯一寫實的鼻子之上,俯視著進場觀眾,接著各是藝術家的作品以及科學式的數據展示。場中的裝置「我有話要說」,類似海德公園的紙箱,供給民眾自由發言,此裝置為一講台與數張小學生課桌椅,如坐在講台前,可錄影並即時擴音,同步畫面在此刻發言民眾身後的投影幕。由於參觀科博館大多是親子,民眾多已習慣科博館操作學習的方式,孩子也上講台去對著互動軟體講話,然而這些話語多是無效的,事實上,在參與式藝術展出的角度看來,這些童語(甚且有時只是兒童無意義的聲響),為現場帶來雜音的展現,在此展—一個政府與民眾的中介點,產生不可掌握的活力,更是眾聲喧嘩的狀態,而非單向的話語權。在教育展出的積極面來說,或許並非建設性的語言,然而在此展處處可見的為「未來的主人翁」操心的話語目標下,這不就是返回主人翁的自身顯現?當講台後方的投影幕穿插了學者的發言,總統蔡英文的發言,兒童的混雜「聲音」,破壞現場理性氛圍,也就更加「現實」。

 

自「人」的角度出發,如邱禹鳳的沙動畫作品《如果有一天》,從小孩的視角出發,簡單的文字與畫面,傳遞出只想繼續生活下去的心聲,其材料與議題的緊密聯想,從中看見思緒流動的即時感與手感,可說是展場中最為感性的作品,也述說了因空污的威脅,戴上雖無作用但聊以安慰的口罩,形成台灣普遍的「體貼的隔離」開始,人際間遮掩表情的隱隱隔絕。

 

自「物」的角度,則是許立儀的裝置作品《堤防 提防》,來自台西村農民的農事工具,成為現成物裝置。於2014年同在科博館展出的《南風》攝影展,主要展出攝影師許震唐與鍾聖雄對六輕對台西村造成劇烈的影響之關注,藉藝術推及抗爭改革的可能,並當時展出差事劇團於台西村與村民創作的過程,此紀實攝影以及戲劇於田野的實踐,看出人之為材料的切身現實。而在《堤防 提防》中,於牆面重複播放著「證言劇場」中的村民,訴說再也看不見海鳥的片段,是為差事劇團 2014年在科博館的證言劇場首演,並於2016年於台西村演出的《返鄉的進擊-台西村的故事》中的其中片段,此一脈絡,結合如博物館的收藏般的農具,充滿農事已經靜止的悲哀,人與環境即將死去前的掙扎。

 

林家安的錄像裝置作品《在現場》以課桌椅表明「人」—特別是未來的主人翁已經與即將在空污中的缺席,將固定的長鏡頭對準空蕩蕩的無人風景—於雲林六輕旁的橋頭國小許厝分校,以三螢幕圍繞著現場的學童課桌椅,影像中鳥飛水流的聲音傳出,觀眾面對空椅,有如受邀坐在這課桌椅中,觀看此地「不容人」的現實,而另一側的病床是人體受苦的例證,病床下的草鞋、病床上的繡花鞋有如遺物,又像是即將離開病體的靈魂。

 

黃意淳及病態美學的作品《真正重要的東西,眼睛是看不見的。》不同於其他作品與科學教育展覽於外在的現實描述,將病理學成為藝術材料進入人體內在,暗紫色的展間,以古典畫框掛著如畫作一般的肺泡切片,其畫面以紫色的色階呈現,旁有詩句以佐圖像,另一夾層空間是橄欖綠,其中擺放著一防毒面具,當觀者被如畫作般的病理圖像環繞,因空污走向毀壞的肺泡一如疾病陰沈的肖像,一系列的紫色或許就是死亡的妝容,當林泰州的紀錄片《台中火大》裡,傳出六輕抗議者以及官方、廠方話語交錯,那句憤怒:「中央與地方要負全責!」突然跳出之時,在此展中,我們對於問題和解決方法是否更加清晰了?當然展場中不乏可能的解決方案,諸如綠能等等,然最大的呼喊,依然是藉著空污帶來的死亡現實,激起民眾的覺醒與面對。

 

這是一個訊息量大的特展,對於其中的藝術與知識含量來說,展場稍擁擠了些,然科學教育展示、環境保護推廣以及以此議題為主的藝術創作,加上科技應用的即時效果,形成豐富也清晰的展出,

每件作品與展示,都將現實更拉近你我的生活中一些,也將死亡的可能帶來眼前,展場中的「我有話要說」展區,仍然等待著誰開口。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