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為什麼要跳舞?---反面穿舞蹈劇場《穿過》
分享 | 瀏覽數: 914
|

為什麼要跳舞?---反面穿舞蹈劇場《穿過》

Author: [2017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7年01月27日 15時19分


圖版提供|反面穿舞蹈劇場

2016年的耶誕夜,在北投THE LAB SPACE實演場,觀看了反面穿舞蹈劇場(Inside Out Dance Theatre),演出的第一號作品一號作品《穿過》。

這個由三小段舞作組合而成的作品,其實發展於半年前的藝穗節,當時的節目叫做《洋蔥》,是由兩位大男生一起跳的。後來受邀到深圳藝穗節的演出,促成了這場演出《穿過》。 

藝穗節時就對這個團體充滿好奇,兩個大男生都非科班,一個西班牙文系畢業後去西班牙學佛朗明哥,一個是電腦工程師,跳的卻是現代舞,為了藝穗的演出,加班後的通宵排練。受邀去深圳藝穗時,電腦工程師無法兼顧而退出,變成一男一女的演出組合。這次創團的《穿過》,第一支作品與藝穗節時的第一支相同,只是由兩個男生換成一男一女,再加上兩段新編,每段長度約為20分鐘。

我不打算談論舞作的細節,而想談談創作的初衷,看他們的表演,給了我很多想法,他們的身體能力相對於專業舞者,其實相去甚遠,但對現代舞的表現方式,卻一點也不生澀,他們用有限的肢體能力卻變化出了各種創意與可能,他們的確有許多想法想要傳達,也都精準傳達出來。

看他們的演出,讓我想起了曾經對現代主義的著迷,為什麼喜歡現代主義,杜象的小便斗,觀念大於技巧,讓藝術不再置於殿堂,給了所有人希望,藝術不再遙不可及,只要有想法,人人都有希望成為藝術家,至於成不成功,那是另一件事,起碼給人大眾一個希望,一個接近藝術的契機。

觀看這個演出,讓我回到了喜歡舞蹈的初衷,原來肢體可以如此敘說甜美可愛,可以反省當代生活,可以展現活潑創意,不會去挑剔那身體的不足,反而讓人專注於那辛苦排練後的流暢,他們不會去挑戰自己的不足,反而是逼出自己的極限能做到哪,他們不是從動作出發,而是先有了想說話想創作的動機,在看看自己能怎麼傳達怎麼表現,一個人兩個人能變化出哪些可能。 

如同古典音樂一般,我們一開始聽的就是磅礡的交響曲,怎麼會聽得懂?是不是該從彼得與狼、動物狂歡節,一步一步去理解樂器的特質,節拍旋律,怎麼組合曲式程式,才有辦法慢慢進入大一點的室內樂甚至是交響曲。而對於舞蹈,我們一開始接觸的就是史詩般的雲門,少了像「傳球樂」這般的入門作品,少了循序漸進的管道,少了對肢體可能的趣味與想像。而《穿過》這樣作品的出現,剛好彌補了現在舞蹈圈所缺乏的演出類型,引領觀眾跨越那困難重重的鴻溝,尋找舞蹈最初的感動。

演出完後約訪了兩人,果然他們是先有想法,想要表達的與呈現的主軸,再來發展動作,當然也沒那麼的絕對,他們喜歡的舞團是Peeping Tom,是有角色的舞蹈劇場。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