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主動與被動地 」&「像,閃光,攝像機」-林猷柔、 致穎雙個展
分享 | 瀏覽數: 701
|

「主動與被動地 」&「像,閃光,攝像機」-林猷柔、 致穎雙個展

Author: [2016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7年01月27日 02時54分

  越來越多年輕藝術家開始爭取國外駐村的機會,相對於單純的展覽,駐村有更多與當地互動的機會,在台北國際藝術村則是展出兩位年輕家國外住村的成果,藝術家將在國外駐村時所創作的作品在台灣再度展現給國人分享,或許也是試著從另一個角度觀看藝術與異鄉的可能。

  113日至211日,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展出「主動與被動地 」&「像,閃光,攝像機」-林猷柔、 致穎雙個展,林猷柔展出的是在紐西蘭駐村時的戶外裝置與相關紀錄,致穎展出的則是紐西蘭與韓國駐村時的影像裝置等作品。

  致穎的「像,閃光,攝像機」主要討論的是攝影中"被攝者"被奪取的視角,從<像>一作可以看到,藝術家呈現被攝者在生活照中閃躲被拍攝時用手遮臉的情境,透過傳統幻燈機換片的聲音,彷彿按下快門的聲音,而觀眾在透明布幕上方塊銀幕上看到的影像,彷彿自己是透過觀景窗的拍攝者,正強迫對方拍攝著,從入門這件開始凸顯了展覽中"觀看視點"的主題;而<攝像機(36)>與<攝像機(16)>分別呈現1936年柏林奧運時,韓裔選手被拍攝時遭德國導演遮擋殖民國日本國旗的事件與去年台裔藝人周子瑜公開道歉事件,作者呈現的是這些被拍攝者被拍攝時的視角,在這些複雜的國際政治文化背景下,被攝者有時被視為某種象徵而以影像的方式流傳,然而對當事者當下來說可能則是另一種他人無法理解的情境,當然藝術家的詮釋也只能是種翻轉象徵的可能,永遠不會有真相,但是也正是這種翻轉,凸顯的是影像流動過程中,同時被限縮與繁殖的詮釋。

   林猷柔的「主動與被動地 」則是以台灣攤販上常見的驅趕蚊蟲塑膠水袋結合水晶燈的概念,原本試圖提升都市戶外空間的價值,但是該作的美感在紐西蘭的戶外反因自然美好的環境"被"提升;不過在本次的展覽中,可能是限於在戶內展出的原因,這件塑膠水晶燈反而是以文件的方式展出,殊為可惜。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