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鈴木貴彥&黃蘭雅 雙個展 」
分享 | 瀏覽數: 955
|

「鈴木貴彥&黃蘭雅 雙個展 」

Author: [2016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7年01月14日 12時22分

  雖然以雙個展為名,但是當兩位藝術家的作品放置在同個空間裡時,對觀眾來說或許是個脫離原有觀看脈絡的對比機會,而這樣的互文雖然可能並非展出者的原意,然而卻也可能展開新的刺激與討論。

  20161231日至24日,替代空間「福利社」同時展出「黃蘭雅2016個展- 異想森林 」與「鈴木貴彥 2016個展 - 內.外 + 解構檳榔攤系列 」,兩位藝術家展出的都是延續過去創作的形式,黃蘭雅以熱塑性樹酯等媒材與碎形形式巨大化內在環境,顯現為森林形式;鈴木貴彥則是除了展出過去「2.5-D」攝影模型的零件版型外,也在展覽現場製作兩件"展場模型"。

  相對於鈴木貴彥過去的「全球商店計畫」,模型後的海報上還有供GPS定位的經緯度,這次個展中藝術家提供的則是這些構組模型的零件輸出時的版型,當觀眾走進展場時,首先看到的是過去作品的零件版型,接著就是展場空間中的「展場空間模型」,這兩件名為《內.外》系列的作品,精準的再現出現場,幾乎可以說是完全的自我重複,這種自我重複取消了過去借用Google街景的對比,直接指向展覽空間本身提供的藝術合法性,而牆上的那些零件版型似乎提供了藏家在家DIY出一個藝術合法性來源。

  這種以自我重複指涉藝術空間作為合法性建構的手法似乎有些嘲諷意味,姑且不論與其過去作品再方向上的延伸與轉變,光是在同個空間展出似乎就是中招成為被嘲諷的對象,而且表面上來看,黃蘭雅的作品似乎就是某種夢幻再現,依靠藝術空間合法性而成為藝術品,然而,從黃蘭雅過去的作品來看,她的作品同時也運用了自然的真實木頭等物品,更重要的是她的作品同時也成為許多開放空間中的公共藝術,在日常的公共空間裡創造出藝術場域,可以說是把藝術帶出展場外,從這點來看,反而跟鈴木貴彥的作品互為表裡,這可能是雙個展有趣的部份。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