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用新的肢體回味過去光景【啟】
分享 | 瀏覽數: 622
|

用新的肢體回味過去光景【啟】

Author: 李孟蓉, 2016年12月30日 17時14分

評論的展演: 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團

演出團體: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團
時間:2016年12月4日 19:30
地點:台北市城市舞台
文:李孟蓉


此次觀賞的演出是台灣體大舞團2016的新製作【啟】,傳承去年【20】的圓滿回顧,今年結合傑出校友編創,邀請黃楓華︑邱子瑋︑葛如婷︑梁宇閎︑郭乃妤及胡鑑,讓優秀的後輩有一個嶄露頭角的機會︒6支作品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關節言》與《拾光》,舞作中巧妙的身體運用、豐富的情感表達讓我回味無窮︒

【關節言】的編舞者是邱子瑋,一個擁有多元創意的編舞者,她的編舞手法很特別,讓舞者用輕鬆自在的身體質地跳舞︒一開場即是提琴聲入耳,舞者散布在舞台上,音樂激昂,舞者的動作卻只是動著身體的小關節,似留白而非留白,與強烈的音樂形成一種對比︒動作發展以關節帶動全身,不設定或規定太制式與拘束的舞步,舞者們輕鬆跳舞沉浸在音樂裡。音樂停頓,舞者也停頓,動作︑呼吸都配合著音樂,中段加入鋼琴的伴奏,輕巧的音符與舞者腳下簡單俐落的舞步相互呼應著︒第二段音樂換成爵士音樂,舞者動作的表現也換了一種風格,像是把日常生活中的動作搬到舞台上,營造了一種慵懶的氛圍︒第三段用了輕搖滾的音樂,動作比起第二段來的更有強度,但又維持輕鬆自在的態度,融入了戲劇的橋段,讓整段舞蹈多了一份詼諧有趣的感覺︒編舞者的編創風格對我來說相當新穎,給予我很不同的感受。但我認為比起在與觀眾有距離的大舞台上,更適合在貼近觀舞者的小劇場演出,很多細小的動作與身體質感也許在比較近距離的小舞台上能更展現出它的味道,也更顯張力。

【拾光】的編舞者是胡鑑,一位心思細膩的編舞者,用敘事故事的方式來編出有溫度的舞作。映入眼簾的是一排的小燈泡,整支舞作的燈光幾乎都由它們包辦,一閃一滅間,像是腦中記憶的閃爍,也帶出一種時光消逝的情感,是較少見的舞台設計。舞作前半段以好幾對的雙人舞為主,男舞者與女舞者間的互動,像是對戀人的依賴和控制,也表現出男女相處間的愉快心情,動作輕巧卻有張力。中段使用了歐美風的音樂,輕快的節奏,配上流暢的動作與路線,像是訴說著男女相處間的輕鬆自在、回憶的美好,後段換成了慢板的音樂,舞者開始有了彎腰撿拾的動作,是撿起心中遺失的東西?還是過去美好的的記憶?過往時光的碎片散落在時間的手中,女舞者將頭靠在男舞者的胸口依偎著,男舞者也輕輕靠著女舞者,互相依賴,最後牽起手搖擺著到燈光漸漸暗了。在小燈泡的一閃一滅、強弱間,記憶的跑馬燈,到了尾聲,是結束,也是開始,帶出一種開始回憶過去美好的氛圍。

這次演出整體的燈光與舞台設計有些許昏暗,也許是因為均使用電腦燈的因素,倘若多點燈光的修飾與加分,或許整場演出的品質會更好。這2支舞作,都呈現了新的編創風格,以及新的身體使用方式與質地,最後以一種懷舊美好的時光作結束,讓此次【啟】在時間性上面的傳承與創新,更具意義。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