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100000000瓶油
分享 | 瀏覽數: 205
|

100000000瓶油

Author: 許家峰, 2016年07月18日 17時35分

評論的展演: 《等我一億年》─周世雄個展

時間:2016.06.04-2016.07.24

地點:台北市立美術館地下樓E展覽室

 

其實我還蠻喜歡這個展的,除了石油這個素材外,最主要的是它的氣味與燈光的使用,另外直白的展覽論述對我這樣外行的觀眾有某種程度的吸引力,最後團隊所推出的宣傳影像到紀念商品,雖說需有力的背景支撐著才行,但「一瓶油」這紀念品的行銷手法的確很打動我。

 

沉重與薄輕

一進展場空間,有一種沉悶的氣息,感覺鼻間輕蓋著一層若有似無的羽絨被,羽毛像似刺穿了被套騷著我鼻子,石油的氣味不似氣油那般刺激,卻帶著厚沉的窒息感逛了一段時間開始覺得有些不好受,一種缺氧的感覺,眼睛也有些癢癢的,像似空氣被緩緩地抽出,身體像被輕輕的擠壓並持續著委縮感;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論述,藝術家或工作團隊用一種非常白話文的口吻敍述著創作概念,聽著友人唸著相關論述,太過生活化的語言反倒少了幾分驚喜,藝術家的作品相對地大幅且俱有相對性的重量,搭配著論述文字,我覺得有些失衡的狀態,再者藝術家一直強調出生台灣,石油與家族間的關係,但就作品的呈現上我實在讀不出有什麼關連性(當然每個人的解讀角度不同),我也在想這樣直白的論述可能對更多來觀賞作品的民眾來說相對輕鬆,只不過生活化的語言配上有些距離的石油,這之間的連結藝術家與其團隊更要多用點心去著墨。

 

光影距離

因知道藝術家的作品幾近使用有機玻璃框,所以特別請友人幫我注意一下燈光可能投射的顏色與位置,就顏色與角度對我來說並没有特別之處,尤其是角度,想說都如此的工程了,燈光的投射應可以更加多元變化才是,但全是由上往下照射,唉...,我不死心又問友人那燈光的數量呢,他又開始逐一地數著每個作品上方的燈具,發現除了〈母親〉這作品只有兩盞投射燈外,其餘的作品都多過餘兩盞燈,我相信這是藝術家特意的安排,至於為何只有兩盞投射燈,我個人朝向缺席去解讀著;另一件大型機械裝置作品〈無盡的長廊〉,三件鏡面的拱門造型與一台有機玻璃製且注滿石油的小車不停地前後來回移動著,我在想肉眼所見的三座拱門的距離與相互折射延伸出的距離,是否反應家族的關係?而只能前後移動的小車是否又意謂另一單方面的情感躊躇狀態?…嗯;〈一億年〉作品,俱友人形容其外型像是一只西式棺材(也是全場未封蓋的作品),我想令人沉悶的氣味來自這,我在想之所以未封蓋是否對應著另一件作品〈永不乾涸的泳池〉,一種等待枯榮的守候。

 

一瓶油

你可以說是限量紀念商品,但是否也像是變象的紀念收藏,不管用怎樣的呈現,「一瓶油」的確是另一形式的收藏概念,也是很好的藝術投資延伸,不過石油換機油啊,雖有考量燈光投射時的反射光澤,但我還是覺得相較使用機油,石油不僅是作品的延伸,其價值好像都比機油來的有限量紀念義意(純屬個人想法),不過這樣的行銷手法,還得賴藝術家或其工作團隊背後給力的資本才對,碎唸那麼多,我還是很喜歡這「一瓶油」的行銷概念啊。

 

使用石油作為創作的素材實為少見,但還是得說作品與論述都給人太過單一面向了,像是照著寬窄不一的黑色鏡子,我個人覺得除了石油外,我實在難以從這些大小寬窄不一的框框裡得到更多訊息,但畢竟石油創作是獨特的,期盼藝術家未來在創作上帶來更俱深度的挑戰與呈現。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