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距。離-----第14屆台新藝術獎大展
分享 | 瀏覽數: 380
|

距。離-----第14屆台新藝術獎大展

Author: 十二少, 2016年07月09日 01時13分

評論的展演: 第14屆台新藝術獎大展

日前深夜的公視表演廳播放了國立國光劇團去年在國家戲劇院首演的《十八羅漢圖》,向來不在電視螢幕上,重新觀看我曾劇場內看過的表演,《十八羅漢圖》讓我破例的原因,它是一部值得再三玩味的作品。

今年第14屆台新藝術獎大展,《十八羅漢圖》是五件得獎展出的作品之一特別的是本次的展出有三個作品是屬於表演藝術類的創作如果又把李明維與他的關係:參與的藝術這次在北師美術館選件展出的作品算進來看只有地下室許哲瑜的作品是純屬視覺藝術的了。因此我非常好奇,曾經在國家戲劇院演出《十八羅漢圖》,能在美術館的空間內如何被展演?作為劇場作品的《十八羅漢圖》與美術館內的《十八羅漢圖》,是如何「似假還真」或「似


圖版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彭一航

我以為如此的劇場作品大多會選擇輪播當時的現場錄影無奈是長達兩個半小時的演出,美術館內的觀眾很難好好專心地「站著」看完即使在劇場內舒舒服服地坐著欣賞,也偶有出神的機會。美術館內的《十八羅漢圖》避開表演藝術以時間來鋪陳的展演,改以多媒體投影的方式凌空瀉下的絹軸垂到長桌再落到地面,依序從桌面上如序曲般的影像,到長卷盡頭魏海敏的獨唱,再到長桌左右的雙向投影作為虛實對照最後再回到盡頭師徒兩人的對唱。

美術館的《十八羅漢圖》展出形式大大裁減了原作的故事劇情,只剩下「景虛情實」的概念對一個曾經看過現場演出的觀眾來說很容易腦補其留白,但如果是沒有看過演出的一般觀眾如同我欣賞身體氣象館長夜漫漫路迢迢或是杵音文化藝術團牆上。痕的感覺很容易產生距離。對我來說這個經驗非常有趣我不禁想問:一個藝術作品它的形式與內容是否真的沒有距離?又若同樣的內容,換了形式是否就是另一個作品?在我這次的觀展經驗中,我同時有著這兩種的交替經驗對我來說,《長夜漫漫路迢迢》牆上。痕可以是獨立的作品《十八羅漢圖》卻同時有著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好像又不像那個劇場內的《十八羅漢圖》,這樣的「距離」,產生了新的觀看作品的角度,這種「距離」的創造,帶給了觀眾「疏離」後的新鮮感。

美術館的時間是永恆或超越時空,而劇場的時間性則是即時當下。在劇場內看演出,如同欣賞放火的過程,在美術館內看展覽,如同欣賞一顆又一顆結晶。當代美術館將展覽視為一種新型態的藝術創作之際,引進表演藝術作品的展示實驗,兩者「時間感」的衝突與矛盾在碰撞後,展示的思考如何處理時間與空間-一種動態與靜態的時間擺?例如:以時間作為感知的元素,藉以雕塑空間、定義空間,能否有新的美感經驗從觀眾的身體感中誕生展場空間的營造,引導觀眾的參觀動線與方式,建立作品與人的互動行為,在一次又一次的參觀,重複的每即時當下,從短暫的關係延續為恆常的身體經驗;又或者透過片段的錄像於空間中安置,任觀眾自由穿梭其中,片段的總合雖不等同於原作,卻重組了原作,產生原作豐富的詮釋與解讀,其意義在於,觀眾才是這些有機組合的主體

無論如何,不管是劇場還是美術館,始終要呈現的還是「人」這是我參觀第14屆台新藝術獎大展的最大收穫,這些作品不管曾經在哪空間展演過因緣際會同時聚集在一起,物理的距離已經沒有意義,而是相互呼應後的化學變化。抑或是:

 

晨曦與彩霞的距離

虛與實的距離

真與假的距離

劇場美術館的距離

藝術與社會的距離

作品與觀眾的距離

……

 

一件事情大概很清楚距離存在往往通往思考或批判的道路,也是一種觀看的方式。因為距離,所以空間時間的縫隙,乘載著你我無限的想像力有大無限的創造力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