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一種開架式的排列組合與慾望選擇
分享 | 瀏覽數: 241
|

一種開架式的排列組合與慾望選擇

Author: 許家峰, 2016年04月18日 22時08分

評論的展演: 「王姿婷個展-鉛筆不識字」

展期:2016.03.12-2016.04.16

地點:就在藝術空間

 

「鉛筆不識字」,起先是這個展名吸引著我,在我還没有讀取相關展覽資料前,以為這是一個可能跟文字有關的創作,果真跟我想像的完全不同;不知大家有無逛過台北後火車站一帶的手工材料行,過去有幾次選購經驗,去年也因朋友創作關係再次前往該店舖,這些琳郎滿目,整齊地掛滿牆面或排列在櫃子上,每一個物件看似獨立,但經組合後便成了一件小巧的飾品或華麗的點綴裝飾,這是我欣賞完這展後第一聯想到的畫面,同時回想著當時為何要去材料行的動機與期待。

 

由於作品數量對我來說有點多,故我選擇幾件作品回應,一進展場的大門時,耳邊一直傳來嘩啦嘩啦的沖水聲,那是全場惟一非平面的裝置作品「客制伴侶」,很像似一、二歲孩童玩耍的橡膠小泳池中裝了一個小噴頭很可愛,面對此作品的右手邊是「下雨天的約會」,這作品也是全場惟一有清楚描繪到人的畫作,一位戴著墨鏡的男性臉部特寫,映在鏡片上的是一座噴水池,我很喜歡這鏡面反射出的畫面寓意,是觀看也是一種內心的投射也許是期待下一秒慾望的爆發?接著旁邊有幅小小的作品「背後擁抱」,聽友人講述應是從「下雨天的約會」畫中的一個局部色塊延伸而出,帶著光澤的暗灰色,是否意謂著另一段無法被看見的情感關係呢?再回到面對「客制伴侶」這裝置作品位置,左手邊是「一堂插花課」,在這畫作裡排列著數個靜物素描的小插畫,從友人的講述裡應類似素描課堂上的紀錄,我個人倒覺得是一段段的感情的對照。

 

「穿洋裝的女人」,是惟一一件有標示人物的作品名,但畫中卻像是一個空景,經轉述,畫面裡可能是咖啡廳裡的座位一角,從筆下所描繪的折痕,應該是有個形體坐在這個座位上,我覺得這作品蠻有意思的,我自己從兩個方向去解讀,一是暫時的離席,女人藉由被使用過的皺痕來提醒赴約的男人她曾出現過?二是不存在的存在,也許在女人某段的關係裡,自己被迫或自願地隱藏起來,而這些遺留下痕跡,卻又不得不去面對的過程?或者可能是第三條預擬的故事線...。

 

此次展中還有幾件作品是透過擠壓下的胚布所產生的皺折或打穿成孔的作品,「第一次親密接觸」作品兩點被刻意拉捏出來的突出點,感覺很似胸線位置,襯著作品名,有一種私密的害羞感;「多餘的三公分」,則是兩支平放的叉子被布給覆蓋著,呈現出一處的突出處,是否意謂兩人想改變某種生活狀況?「完美寄出的一封信」從作品上的孔洞來推測完美,是否表示一種已閱讀狀態(可能的認可) ?「不善言語」、「在水裡呼吸」兩件作品都有著明顯地折皺處,這幾件作品對我來說有著明確的內在投射,且相對的具體呈現,透過柔軟的質地堆擠成一種有血肉般的情緒狀態,我個人喜歡這樣的情感表現。

 

由於視力關係,這樣純粹的畫面對我和導聆者有著一種敍述上的障礙,不過友人則盡力仔細地逐一講解每幅作品內所繪的物件,我覺得像是一種零碎的生活紀實,承如展覽介紹簡介文述…她的鉛筆不為書寫文字而是作為開啟一切想像的開端與過程的記錄,捕捉來自生活中種種細微的痕跡與情緒,構成畫布上各式帶有符號性的抽象線條與物件。….;又如我第一段的陳述,把它與手工材料行作為連結,進入材料行的目的為何?在這眾多的選擇下,每件單品是否為情感的象徵與選擇?而在這些看似不相干的物件重新排列組合的過程中又是期待些什麼?最後面對完成品的後續開放性的結局,又可能是再次的交錯循環著?

 

之所以會觀注此展,我想我對筆觸有著莫名的情感,不管是塗、堆、刻、畫…等技法,個人覺得每一筆親自執行的動作,或多或少反應\期待某一塊內在的狀態,每一下筆的動作都是一種修練與重整,誠實的呈現創作者當下的歷程紀錄;「鉛筆不識字」,展場內吊掛於牆上的作品皆以無內框的胚布為基底,,我覺得有種未完待續之感,加上「客制伴侶」像似為此展量身訂作的角色或配樂裝置,那小噴水池不間斷地流水聲,讓我腦海中的畫面不停地轉動著,個人覺得流水聲適時地翻攪出內在慾望流動的浪花。

 

在我某段的關係中,情人曾送我過一個p牌的MP3,它夾帶著一條螢光銀的長吊帶,後來這台小MP3如同我和他的關係無法修復,捨棄,但那條帶著雷色貼紙般光澤的長吊帶,也換了個新主人數位相機,我想情感有如一條時間的長河不停地流逝著,伴著記憶所徒留下的單品小物件堆裡,可能因某段關係再次組合重現,或者積累到一個程度,等著被清空。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